首页 四合院:傻柱的逆袭 第3章 何雨柱棒梗偷鸡

第3章 何雨柱棒梗偷鸡

书名:四合院:傻柱的逆袭
作者:五行木生火
更新时间:2022-12-07 18:31

对面,棒梗也见到何雨柱发现了他,但这家伙脸上并没有丝毫害怕,反而直接拎着酱油瓶,直接倒入自己带来的玻璃瓶中。

弄好后,棒梗还朝着何雨柱做了一个鬼脸,快速从后门跑了。

“哎哟,哪里来的小崽子?”

只听后门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掀开帘子就走了进来,对着何雨柱得意地说道:“傻柱,知道今儿个谁请我吃饭吗?厂长!”

来人正是四合院的邻居之一,跟傻柱一向不对的许大茂。

依旧是那副贱贱的表情,一边说着,一边还很得意洋洋。

瞥了一眼许大茂,何雨柱也不想和他一般见识,便笑道:“那不错,一会儿多吃点,今儿个所有饭菜都是我做的,您有福了!”

“噫?”

许大茂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他没想到何雨柱这个死对头竟然没有怼他。

这很奇怪啊!

不过,何雨柱不怼他,不代表他许大茂要放过这个傻柱。

当即哈哈一笑,嘲讽道:“傻柱啊,不是哥说你,你这辈子就是伺候别人的命,你说你要会要放电影这活,哪里还需要在这里每天闻这些油烟味儿啊?”

何雨柱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但这家伙却来劲了。

听着许大茂这有些欠揍的话,何雨柱笑了笑。

“呵呵,厂长请你吃饭?别笑掉爷的牙齿了。

你不过就是厂长找来放个电影的小角色罢了,有什么资格来爷这里耀武扬威的?

怎么,许大茂,你觉得是爷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这家伙飘了?

不和你一般见识也就算了,你狗日的再在那里贱兮兮的,信不信爷大耳光抽你?”

许大茂一听,顿时不干了,没想到,这傻柱今日这般伶牙俐齿的,说话怎么这么气人呢?

还什么是爷提不动刀了,还是自己飘了?

“我告诉你,傻柱,老子可不怕你,今儿个我高兴,就不和你小子一般见识。

走了,活该你这个傻柱这个岁数了都没媳妇儿?”

冷哼一声,许大茂就准备直接转身回去了。

“嘿,这小子,给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了啊!”

望着许大茂离开的背影,何雨柱直接给气笑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

陈秘书终于让上菜了,看着已经做好,且不断出锅的菜肴,陈秘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太香了!”

见状,何雨柱笑了笑,将最后一道菜出锅后,指着刚刚装盘剩下的菜。

“对了,陈秘书,这些菜都是刚刚装盘剩下的,我留一部分带回去,今儿个我妹妹回来,想给她改善一下伙食。

另外,菜虽然不多,不过我也给您留了一部分,您一会儿要是没喝醉,离开的时候就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稍稍热一下就可以了,如何?”

陈秘书愣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说道:“何师傅够意思,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您先忙,等有空了咱们喝点。”

何雨柱哈哈一笑,也觉得这个陈秘书有点意思。

“没问题啊!”

果然也没出陈秘书所料。

但凡是品尝过菜品的领导干部,就没有说菜差的。

哪怕是在圈子中最为挑嘴的那位,都是满口夸赞。

杨厂长感觉十分有面,急忙道:“既然这样,不如咱们请这位何师傅来见见?”

“可赶紧的,我可要看看能把这些菜做得这么好的大厨是何许人也!”旁边一个领导干部当即笑着附合道。

见状,陈秘书也是个会来事儿,立刻起身说自己去请来。

不一会儿,何雨柱跟着陈秘书走了进来,先是对着众人打了一个招呼。

杨厂长坐在主位上,看了看何雨柱,很是有面地笑着说道:“何师傅,请你过来,是想问问这些菜怎么会做得这么好,今儿个你可给我老杨挣面儿了啊,哈哈哈!”

“哈哈,厂长过誉了,就是正常家常菜,各位领导,我敬大家。”

何雨柱也笑了笑,杨厂长分明是嘚瑟,所以他也不能拆台。

一口将杯中酒喝完,便提出告辞了。

就在这时,坐杨厂长身边的一个领导笑着说道:“何师傅,且等一等。

是这样啊,这个周六晚上,我要请人吃饭,不知道能不能过去帮我做顿饭,人不多,耽搁不了太多时间!”

“周六吗?没问题,到时候您派人把地址给我,我自己过去。”

何雨柱直接答应了下来。虽然对方没提报酬,但他相信不会少了他的。

“哈哈,何师傅爽快,那就这样说定了,到时候我派车来接您!”

“好,诸位吃得开心,那我就先回去了。”

何雨柱离开后,拎其装好的饭盒,对着马华说道:“今日吃饭的人不算多,那些菜足够了,应该还会剩下一些,我已经给陈秘书打过招呼,你稍后等他们吃完后去收拾一下,有剩菜就带一些回去。

另外,那里有两份饭盒,都是装好了的,一会儿陈秘书会带一份回去,剩下的你直接带走,你家里人多,补充一下油水。”

“知道了,师傅,您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盯着。”马华很是高兴,今儿第一天拜了师傅,不仅能学到东西,还得到了师傅的照顾,美得不行。

见他答应,也知道马华是个靠谱的,何雨柱笑了笑,便直接回了家。

四合院。

刚进门,就有好几个和他打招呼。

何雨柱一一回应后,便到了中院。

院子中,秦淮茹正在洗衣服,眼睛却时不时地看着月亮门的方向。

一见到何雨柱,就直接将手中的衣服放下,便要将他手中的饭盒接过。

而且,看她脸上的笑容,似乎一点事儿都没有发生一般。

何雨柱脚步轻轻一闪,躲过秦淮茹夺饭盒的手,微笑道:“秦姐,今儿也没几个菜,况且雨水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得留着给她。

家里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现做也来不及,就不给你了,改天再说好吧?”

一听这话,秦淮茹就知道今天吃不成了,她倒是聪明,也知道不能强取,于是便委屈巴巴地说道:“今儿家里都没吃的了呢!”

以往,只要她露出这个表情,何雨柱就会心软,然后任由她拿走东西,哪怕是和何雨水一起饿着也心甘情愿。

但是,何雨柱已经不是那个舔狗了,只是笑了笑摇摇头说道:“知道您家困难,不过,这年头大家都困难。

一会儿雨水就回来了,先不和您说了!”

说着,不再理会秦淮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直接回了家中。

因为知道棒梗偷鸡,所以他今天特意没有带鸡肉回来,不过,没有鸡肉,却有鸭肉,再将馒头蒸了一下,不一会儿,就准备齐全了。

秦淮茹家中。

贾张氏看着空手而归的秦淮茹,气不打一处来,她刚刚可是看见何雨柱带了饭盒回来的。

当即很是不满地说道:“棒梗这几日都没有吃肉,傻柱既然带了东西回来,你怎么不让他拿给你呢?要是饿着我大孙子可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