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 第2章 时初时珊珊争执

第2章 时初时珊珊争执

书名: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
作者:苏九米
更新时间:2022-12-08 18:24

黑色的轿车驶入闹市区,又逐渐来到安静的市郊,这里是寸土寸金的别墅区,而时家的别墅就位于这里。

时初摇头拒绝了司机帮忙拎行李的请求,沉默地跟在时如山夫妻二人身后,走进了富丽堂皇的房子。

温世兰一脸温和地开口道:“小初,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开不开心?”

时初淡然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点头。

家?

不过是个房子罢了。

温世兰捏了捏手指,又怜惜地说:“你这孩子,在孤儿院受苦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摸时初的脸。

时初后退一步,微微皱眉。

温世兰不自在地干笑一声。

时如山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他快速瞥了时初一眼,和温世兰四目相对,点了点头,转身快速往外走着。

时如山看过来的神情,让时初有一瞬间的恶寒。

她警惕地听着时如山的通话。

“是,是,王总,你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保证让您满意!过几天咱们见面详谈……”

时如山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初若有所思地看了温世兰一眼。

温世兰被她锐利的眼神看得不自在,尴尬地笑了两声,安排佣人将时初领到为她准备的房间去,自己则急匆匆追了出去。

这两个突然出现的男女,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时初皱眉,时如山和温世兰神神秘秘的动作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看来就算离开了孤儿院,这个家也不是可以久待的地方。

要找个合适的机会,从时家离开!

时初把小小的行李箱放在卧室角落里,即便搬进了从前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华丽大房子,她的神情仍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漠然地审视着这副新环境。

时家别墅很大,二楼都是卧房,三楼是时如山的书房和健身房,客厅连着大大的花园。时初去花园里走了两圈,接着停在了客厅里。

时珊珊回家时,便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孩正背着手,盯着客厅墙壁上的挂画专心地看着。

听到声音,女孩回头,平静地看了她一眼。

时珊珊嗤笑一声,“知道那是什么吗?四百万拍下的古董画,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土包子!”

时初打量着来人,那阴沉锐利的眼神让时珊珊觉得自己被一头野兽盯上了,喉咙发凉。

她心里的厌恶更上一层楼。

“看什么看!你这种孤儿院长大的泥腿子懂画吗?别以为来了我家就变成千金大小姐了,我警告你,时家名正言顺的女儿,只有我时珊珊!”

时初早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时如山和温世兰的女儿,只是没想到时珊珊居然是这样的性格,果然是温室里长大的,丝毫不懂得掩饰自己厌恶,跟她的父母比起来差远了!

时珊珊一通发泄,本以为会看到时初畏惧憎恨的表情,没想到女孩只是漠然地看着她,眼中泄露出丝丝的嘲讽。

这让时珊珊难以忍受,仿佛自己成了滑稽的马戏团猴子。

“还不说话,没教养的东西,你是哑巴吗?再看我挖了你的眼!”

“死哑巴,从我家滚出去!”

她气急,随手抄起手边的花瓶,想要砸向时初。

忽然,时珊珊脚下莫名其妙一滑,伴随着一声惊恐地尖叫,她的后背重重摔在了地板上,手里的花瓶脱落摔成了碎片,飞溅的碎片划破了她的胳膊。

时珊珊望着手臂上流出的鲜血,脸色苍白,惊恐害怕极了。

闻声而来的佣人见状也大惊失色,一边把时珊珊扶起来,一边立马拨通了时家司机的电话。

一通忙乱后,司机开车送时珊珊去了医院。

时初唇角微勾,时珊珊的自讨苦吃让她看了一场好戏。

她知道,时如山和温世兰接自己回家一定另有目的,伤了他们的宝贝女儿,看这两个人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什么?珊珊受伤了?”温世兰听到佣人的电话,花容失色,一边往医院赶,一边吩咐司机把时初也带来医院。

车上,温世兰在时初面前挂着的温柔体贴的面具消失无踪,阴郁地喃喃自语道:“这个扫把星……珊珊如果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时初来到vip病房时,时珊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温世兰坐在病床边,一脸疼爱地摸着她的脸,而时珊珊嘟着嘴,明显正在抱怨着什么。

看到时初出现,时珊珊立马咬牙切齿地指着她说:“贱人,你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

温世兰瞪了女儿一眼,“珊珊,怎么能对姐姐说这种话呢?”

她看向时初,故作温柔地说:“小初,无论如何你也有错,跟妹妹道个歉,今天的事就算了吧。”

“道歉当然不够!”时珊珊恶狠狠地瞪着时初,“我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都怪这个死哑巴!”她恶毒地说:“死哑巴不会说话,怎么开口道歉?不如你跪下给我磕个头,我保证不再追究你!”

时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神情轻蔑,接着转身就走。

“时初!”时珊珊气得抓起桌上的果盘,用力扔向门口。

“妈,你瞧瞧这个土包子多嚣张,根本就不把我们母女放在眼里!”

温世兰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珊珊,你受了伤,不要动气!放心,她绝对威胁不到你的位置,时家只能有你一个女儿!时初她嚣张不了多久了!”

时初心里不耐烦,这对母女让她厌烦,再留在医院纯属浪费时间。

她快步走在医院洁白的走廊上,窗台边,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妇人专注地望着窗外。

忽然,她侧头,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皱了皱眉头,转身想要离开,恰好和走到她身边的时初撞上。

老太太“呀”了一声,跌坐在地上。

一双纤长柔软的手伸到了她的眼前。

老太太扶着时初的手站了起来,非但没有责怪时初,反而慈眉善目地看着她,笑呵呵地说:“老婆子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小姑娘,真是不好意思啊。”

满头银发的老妇人神情温和慈爱,带着让人舒心的宁静书卷气。

时初对老人和孩子都生不起任何的警惕心,冰冷的眉眼也变得温和,冲着老太太露出一个不太熟练的笑容来。

老太太性格开朗健谈,抓着时初的手兴致勃勃地说着话,抱怨着医院的无聊,连个陪她聊天的人都没有。

时初专注地听着,丝毫没有不耐烦。

直到不远处传来护士的高声呼唤,老太太才叹了口气,“才出来这么一会儿,又有人来找了,这住院简直就跟坐牢一样。小姑娘,我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再见。”

时初不知该如何表现自己的善意,只好又冲着老妇人笑了笑,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医院。

老太太目睹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间,身后传来了护士不放心的叮咛:“我说,年老太太,您就不能乖乖呆在病房里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