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凤倾天下:请君勿妄为 第1章 云若染郁宸穿越解围

第1章 云若染郁宸穿越解围

书名:凤倾天下:请君勿妄为
作者:舞霖铃
更新时间:2022-12-08 18:25

“嗯……”

一声低吟从云若染的唇边逸出。

好难受……

云若染睁开双目,长如蝶翼的睫毛轻轻一颤,看向眼前。

古色古香的小叶紫檀床,凌乱暧昧的纱帐……

酸涩难忍的身体提醒她,方才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现在,她的身上,还趴着一个赤身的男人!

男人侧颜完美无缺,肌肉线条流畅,身材高大,朝下看去……

停!

这是啥情况?

她刚刚不是还在实验室里指导研制新型药物?

自从一年前她上任特工组长一职,不近男色已久,怎会如此?

“嘶!”云若染只觉得呼吸一窒。

一双冰凉的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云若染只觉得体内一股热流涌动,她下意识要反击……

可掐她的男人动作更快地撤离了,只见男人面色痛苦,就好似被掐的人是他一样。

云若染无语,这人很作死啊!

她一双素手钳制住男人的身体,语气中也起了杀意:“你敢掐我?”

“公主是自己找死……”男人虚汗淋漓,冷漠地盯着云若染,就像在瞧一个死人。

云若染疑惑:“什么公……”

她的话却突然停了,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一大股零碎、不属于她的记忆,纷至沓来涌入了她的脑中。

云若染慢慢地吸收着那堆回忆,愕然地瞪圆了美眸。

她穿越了!

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位公主。

面前的男人,是当朝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主郁宸。现如今青天白日,她贵为公主,却和国师缠绵……

这一切,要拜新贵探花郎江柏霖所赐。

是江柏霖约她到此。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为了查明江柏霖的罪证,刻意扮作花痴,接近江柏霖已久!

本以为天衣无缝,没想到被江柏霖摆了一道!

郁宸身中奇毒,猝然发作,

毒……谈到毒!

云若染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再是前世百毒不侵的体质,此刻她体内寒毒入侵,没有解药,她一天内小命不保!

云若染咬住了红润的下唇,她伸出手,给面前的男人把脉……

果然,这男人体内的毒是毒源!

方才又用内力催发,这男人死了也要拉她做垫背的……

云若染却突然嫣然一笑,轻轻抬起男人的下巴:“国师大人怎知本公主是找死?本公主有的是法子彻底解毒。如果国师大人不想死,就听我的,别再用内力压制,封住气冲穴……”

“解毒?呵,公主莫不是忘了。宫宴上,你我缺席,想必就快有宵小来此捉奸。不顾皇威,白日淫乱,你我都是将死之人,解毒作甚?”

云若染却恍若未闻,她忍着身体酸痛,开始给自己穿衣服,顺便给男人也穿戴整齐,还照着原主的记忆,给两人的发髻复原。

就连床铺,都收拾好了。

看着郁宸瘫坐在一旁冷眼旁观,云若染收拾完毕,也坐在一旁。

她在等……

很快,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偏殿。

“六姐姐,六姐姐在嘛?”

男孩儿穿着一身宽敞肥大的蟒袍,让人担心,下一瞬就会不小心踩在衣摆上跌倒。

“太子殿下,你来了……”云若染勾唇一笑,果然,她没有猜错。原主调查江柏霖,是皇后授意的任务,她出事,自然有人解围。

她不只要解围,还要反击!

这小团子似的男孩儿,是本朝的太子,也皇后嫡出之子。身份贵重,年方四岁。小太子迈开一双短短的小肥腿,噔噔蹬地跑了过来。

他用圆溜溜的大眼睛打量了一番面前二人,奶声奶气地道:“孔夫子有云,钴蓝挂绿不阔以共处一室!姐姐和国师,不可以共处一室!”

云若染抬手便把小太子抱在了腿上:“太子殿下所言甚是,只是,六姐姐不是和国师大人孤男寡女共处,而是在一同教你弹琴呀!”

小太子的眼珠子就像是葡萄般晶莹剔透,他眼珠子一转,点了点头,奶声奶气地道:“对呀,六姐姐说的是!”

“好,那如果有坏人问你,姐姐今天是不是一直在教你弹琴,你可要说是哦!”云若染循循善诱,伸手捏了捏小太子圆嘟嘟的脸颊。

小太子乖巧地点了点头,坚定地拖长了尾音:“好呀!”

郁宸墨色的瞳仁里神色莫辨。

外面很快传来了一个谄媚夸张的声音:“微臣在席间看见,六公主和国师大人拉拉扯扯,衣衫不整就往偏殿去了,二人似乎干柴烈火……哎!微臣真真是又怕又羞,连忙便带着皇上您来了!”

“张大人,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公主爱慕的人可是在下,难道公主是那朝三暮四之人吗?再说了,国师大人一向高洁傲岸,怎会做出如此淫乱之事!”

江柏霖不赞成的声音响起。

室内,云若染用手指压住琴弦,对着一侧的郁宸微微一笑!

郁宸却突然开口:“公主如此,是想要什么?”

云若染皱眉:“本公主什么都不要,你莫要多话!”

好戏要来了!

偏殿外面,皇帝浑身散发着寒气,透过糊窗户的明纸看去,一对璧人坐得极近,几乎是互相依偎!

垂眸碰唇的距离,还微微晃荡……

皇帝的面色黑如锅底,大理寺少卿张福兴奋地大叫道:“皇上你看!六公主果真和国师在私相授受,白日宣淫!”

“皇上驾到——”

太监尖锐的嗓音划破了宁静,旋即,偏殿的大门便被狠狠地推开。

皇帝不怒自威地负手走了进来,江柏霖脸色自若,身后跟着张福,还有一堆臣子跟在后面。

张福一瞧内里的景象,顿时脸色便白了。

茶香四溢,琴声铮铮,整洁精致的室内跪坐着一男一女,正在教导小小的孩童弹琴。

哪有什么淫乱不堪的景象?

刚刚在殿外只看见两人,是因为这个小的,实在是太矮了!

“父皇来了?给父皇请安,父皇万福!”云若染一身规整的宫装,翩跹葳蕤地跪下行礼。

小太子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也有模有样地请了安:“父皇好!父皇是来看姐姐和国师教儿臣弹琴的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