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凤倾天下:请君勿妄为 第3章 云若染郁宸出宫

第3章 云若染郁宸出宫

书名:凤倾天下:请君勿妄为
作者:舞霖铃
更新时间:2022-12-08 18:25

“你想多了。”云若染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冷道,“本公主从前不懂事,现在要和你说清,我与你,半分情愫也无!”

她上前一步,美眸含霜,周身的气度宛如天生的上位者。

“你……”江柏霖惊愕地咽了口唾沫,喉结悄然滚动了一下。

云若染从未拿捏过公主的架子,此时竟是在刹那间震慑住了江柏霖。

眼前高贵典雅不可方物的美丽少女,真的是从前那个恋爱脑废物公主吗?

云若染嘲讽地一笑,定定地道:“另外,本公主如何,与你无关,你若是再敢随意置喙,本公主便叫人打烂你的嘴!丢去长街游行示众!”

江柏霖的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就像是打翻了调色盘一般。

他憋屈得胸口烦闷:“你别后悔。”

云若染素手端起一盏茶水,凑在红唇边浅啜了一口,慢悠悠地道:“你要是没事,以后也别来了,长得这么丑,看着就烦。”

江柏霖的嘴角抽搐,虽说他没有美到掷果盈车的地步,可是京城里也有很多贵女爱慕他的容颜,云若染竟说他丑!

死女人,你会付出代价……

江柏霖毫不犹豫地走了。

蔡蔡看着江柏霖的背影,雀跃地道:“殿下,您总算是开窍了!从前不管奴婢怎么劝您,您就是不肯放弃探花郎呢!”

这个江柏霖,明明不爱殿下,却总是欲拒还迎,想从殿下身上捞到好处。

他是男子,爱吃软饭也无可厚非。

但殿下是女子,惹了一身腥臊不说,还没有得到江柏霖的真心。

忠心耿耿的蔡蔡,是真的看不过去!

云若染笑眯眯地摸了摸蔡蔡的脑袋,温和地道:“为难你一片忠诚了,作为奖励,明日我们跟皇后娘娘请安后,让娘娘准许我们一起出宫,领你去吃百味楼的蟹粉酥!”

“好啊!”蔡蔡一跪落地,兴奋地给主子磕了个头,浑然不觉自家主子已经离开很远了。

京城的大街小巷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一派富丽繁华的景象。

云若染微服出宫,只着一身低调奢华的丝绸粉缎,娇俏明媚。

跟随的暗卫已经被云若染配备上最好的毒药,轻松帮云若染挡了十几次谋杀。

得知这一切的云若染,继续悠闲自在地晃悠……

出入了几间原主的私产,云若染带蔡蔡去百味楼吃蟹粉酥。

倏然,云若染便瞧见前面的街道挤过去了许多百姓。

有百姓兴奋地讨论道:“快去东大街看呀!国师大人抓了一批最近污蔑六公主的人!”

“啥污蔑?贵人们的事儿。乱着呢,杀鸡给猴看呗!”

“对,这国师可真是个人物!皇帝的女儿都能……”

云若染暗自发笑。

先是江柏霖,又是郁宸,当她是傻子吗?

看她没死,一个个又扑上来……

那就看谁能玩到最后!

云若染移步东大街,远远看到,八头大马拉的华贵墨色车驾旁,一身玄色衣袍的郁宸从容冷静,身边坐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年男人。

“你若是招供,还能少受些苦楚。”郁宸冷冷地道。

中年男人恶狠狠地盯着郁宸,浑身的血迹衬得他眼神更是凶狠。

“你想得倒是美!我大不了便是一死,但是六公主身上的屎盆子,这辈子都别想洗干净了!”

他的嘴角蓦然流下一丝黑血。

郁宸身边的暗卫大喝出声道:“不好了!他服毒!”暗卫眼疾手快地卸下了他的下巴,但是男人口中的毒囊已经被咬破了,男人开始四肢抽搐着口吐白沫。

眼见着,就是要不成了。

郁宸皱起了眉头,神色越发冷漠寒霜。

“让我看看!”一道如同黄鹂般明艳的女声出现,随后粉色的衣香鬓影便款款而来。

“六公主来了?”郁宸微微眯起了黑眸。

云若染来不及和他叙旧,笑一笑便立刻站在了男人的身边,抓住濒死男人的手腕,一套熟稔的望闻问切。

郁宸紧紧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动作麻利,好似真的像回事。

谁都知道,六公主是个不学无术之徒,怎么可能会医术?

有意思。

云若染嘴角露出一抹笑,淡淡地道:“不过是剧毒断肠散,而已,有救!给他灌粪!”

她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把解毒的药打入男人体内。

断肠散,而已?

难道不是,凡是碰了一点点,都要断肠绝命,绝无生路可言吗?

灌粪能好使吗……

郁宸身边的随从瞪圆了一双眼睛,嘴巴也张得像是能塞进去一颗鸡蛋那么大。

这六公主,肯定是信口开河!

郁宸看着云若染自信的眼神,却突然道:“按她说的做!”

郁宸的手下立刻行动,从一旁人家那弄来了恭桶。

云若染已经和郁宸进了马车。

她可不想抛头露面,更不想看那画面。

“咳咳,咳咳咳!”

不消多时,马车外的男人猛然咳嗽了几声,恶心的要死,最终颓然地睁开了双眸,他的眸色充满了震惊。

“不可能……”他想说话,可是下巴被卸了,呜呜咽咽地只能说出连不成句子的零碎字词。

云若染隔窗戏谑地道:“有本公主在,你想死都难。”

郁宸倏然冷笑了一声,拍了拍手,沉声道:“你们都退下!”

暗卫立刻便抓住男人的衣领,带着男人迅速地离开了马车旁。

车厢内,郁宸和云若染两个人对坐。

车厢很是宽敞,但是在这一刻,云若染却觉得煞是拥挤,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眼前的男子高大瘦削,一张潋滟分明的俊脸带给人惊人的压迫力。

“国师大人,你看着我做什么?”云若染打破了这沉闷的寂静。

“唰!”

寒光乍现,郁宸竟是利落地抽出一把匕首,轻巧地抵在了云若染的喉间。

“这把匕首陪伴我多年,匕首上抹了剧毒,见血封喉。也不知道,若是这匕首划破了你的嗓子,你能自救解毒吗?”

他的声音沉沉,低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云若染瞳孔微缩,好家伙,这人还真是说动手就动手啊!

她粲然一笑:“国师大人,咱们两个关系匪浅,你想对人家做什么?你这样我真的好害怕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