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只要你 第2章燕澜谢韵之再遇

第2章燕澜谢韵之再遇

书名:我只要你
作者:李书锦
更新时间:2022-12-12 16:21

天黑后杨晓乐趁着夜色出门,美院研究生宿舍之破烂,楼下的路灯是从来没有亮起过的,这对喜欢在假期化浓妆穿裙子跑出去玩的杨晓乐来说简直太方便了,就算路上不小心碰到人黑灯瞎火的也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人家多半只会当他是宿舍楼里某个人的女朋友,不会多想。

杨晓乐出门后,过了一个小时燕澜也下楼去吃饭,暑假时间学校的食堂是不开放的,留校不走的学生只能自己想办法。

食堂不开燕澜就只能选择到校外去吃,找他常去的小饭馆点个小炒配大米饭。

他从大一开始,每年寒暑假都会光顾这家小店,吃得老板都和他很熟了,他进店之后只需要点个头老板就给他准备炒菜。

这个时间店里只有他一桌客人,所以他没有等多久老板就给他炒好了一份青椒猪肝,一碗大米饭和一碗冬瓜例汤被一起端上桌。

他坐在小店的角落里,店里老旧的电风扇发出吱嘎轻响,吹出聊胜于无的风,年纪不大的老板和老板娘坐在一块看电视,听声音似乎是某电视台的暑假热播剧,杨晓乐也有看所以燕澜知道。

他正听着电视剧的声音吃饭,忽然小饭馆的门外出现了几个人高马大的男孩,穿着最常见的T恤和运动裤,脚踩昂贵的球鞋,嘻嘻哈哈地走进店里,一下就把本来就不宽敞的小店挤得转个身都费劲。

燕澜连看都懒得抬头看他们一眼,不用猜都知道是隔壁体校的体育生。

他是哑巴这件事不光是在美院人尽皆知,出了美院大门,隔壁体校甚至再隔壁的理工都知道,美院有个哑巴叫燕澜。

因为他是孤儿,就算学校放假也无处可去,所以他每年寒暑假都留在宿舍,有人连着两年暑假都撞见他在这家小饭馆吃晚饭后就到美院论坛发帖,帖子起的标题还很吸睛:惊!绝美院花连续两年暑假光顾院外小炒店!

那条帖子底下最热的一条评论是杨晓乐发的,他回复:切!关你什么事?关我什么事?

那条帖子后来被杨晓乐找人举报删除了,但从那以后就偶尔会有体校和理工的人因为好奇过来这里碰碰运气,想看这个叫燕澜的哑巴长得有多好看能在美女云集的美院被称作院花。

而他们只要在这里碰见了燕澜一次,就一定会再来第二次。燕澜则是只要碰见了他们一次,之后的几天甚至十几天都不会再来。

燕澜正一边吃饭一边想着明天去超市买点泡面和面包放在宿舍,这几天不出来吃饭,突然一个穿着黑色T恤,留着利落寸头的体育生坐在他对面的凳子上,晒成小麦色的手臂就这么搭在桌沿,手臂的肌肉线条有些夸张。

寸头把左手留在燕澜桌上后就侧过半个身体和一起来的朋友聊天,好像当燕澜不存在似的。

等燕澜吃完饭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就要走,寸头忽然转过脸看他,两条粗壮的手臂比划了三个很简单的动作,而他最后一下是食指指着燕澜。

他这个动作一做完,跟他一起来的几个人忽然爆发出一阵响亮的起哄声,还带鼓掌吹口哨。

因为寸头这个手语动作的意思是:我爱你。

燕澜面无表情地看了寸头一眼,侧身绕开他们,头也不回地离开小饭馆。

结果他刚走出去没几步,寸头就追出来挡在他面前不让他走。

“燕澜,我是真的喜欢你。”

燕澜听都不想听,脚步一转就想绕开他,结果他往哪里走寸头就往哪里挡。

燕澜心烦至极,眉头紧皱,表情比平时更冷,他没有用手语和眼前的人沟通,而是做了一个最简单的肢体动作:让开!

寸头非但不让,反而还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贴近燕澜,燕澜被他逼得只能皱眉往后退。

他一后退寸头就再往前,眼神迷恋地盯在燕澜脸上,像只准备发情的野兽,“燕澜,跟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很好的。”

燕澜闻言突然停下后退的脚步,一脸为难地抬手挠了挠头,然后在寸头又惊又喜的眼神中伸出双手扶住他健壮的肱二头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抬起右腿膝盖正中寸头腿根!

这一下真是又快又准又狠,整条安静的街上骤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下一秒燕澜迅速绕过倒地不起的人拔腿就跑!像兔子一样消失在美院东门,把那声燕澜我x你大爷远远抛在脑后。

他这一招是杨晓乐教他的,讲究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要用最简单的办法让对方感受最痛的滋味,而这一招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一步就是要跑得快,千万不能被追上,以防万一杨晓乐还训练了他起跑的爆发力。

他当时的原话是:送佛送到西,教了就得教全,“断子绝孙”的威力不是开玩笑的,用了就没有退路。

燕澜深以为然,所以他拼命地往宿舍楼方向跑,一直跑到楼下了才敢停下回头看,确定没有人追过来就扑向路边的垃圾桶,把刚才吃进肚子里的晚饭全吐出来,吐得没东西可以吐了还在对着垃圾桶恶心干呕,单薄的胸膛起伏剧烈。

他几乎是刚吃完晚饭就被逼着来了个全力冲刺的长跑,涨得发疼的胃此刻强烈抗议,吐得他眼泪都冒出来了。

等他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回宿舍漱口洗脸,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杨晓乐发来的微信,写着:凯斯宾酒店15楼女厕!默默救命啊!许悉南也在!我被他发现了!

许悉南就是杨晓乐那个劈腿的hoey,两个人在一起其实还没有一个月,杨晓乐喜欢在假期的时候女装出去玩,如果遇到合眼缘的男人追求他他就会答应跟人家谈恋爱,然后等到开学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对方连他其实是男的本名叫杨晓乐都不知道。

一看到这条微信燕澜一秒都不敢耽搁,转身就跑出了宿舍楼,拔腿朝校外狂奔,往美院南门跑。

南门是美院的正大门,是最容易打车的,燕澜跑出校门就正好看到一辆空车,他急急忙忙地拉开副驾驶车门上车,在手机备忘录上打下凯斯宾酒店几个字给司机看,并要求要快!

司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发动了车子。

今晚的凯斯宾酒店因为影后姚金妮的生日会热闹得前所未有,很多十几二十来岁的女孩成堆聚集在酒店楼下,有的人还带着看演唱会时应援用的灯牌。

燕澜付完钱下车就往酒店跑,还没跑到大门就被两个安保模样的男人给拦下了。

燕澜心里越着急脸上表情就越冷,只有比划手语的动作能看出他的着急,可是在场没有一个人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反而因为他表情的冰冷心里犯嘀咕,心想这人可别是精神病,但看那张实在漂亮的五官又感觉不像。

燕澜有些急昏了头,手语比划了半天才想起来他可以用手机,于是又急忙拿出手机打开杨晓乐发来的微信给面前的安保看,打字:我的朋友在里面!她遇到麻烦了!

燕澜特别用了女字她,想要强调对方是女孩。

但安保看完了并没有什么反应,对视一眼后摇头,对燕澜道:“酒店现在是半包下来了,在姚金妮女士的生日会结束前,酒店已经暂停了入住服务,而且在此之前,酒店十层以上都已经被姚金妮女士预定用来招待来宾,你的朋友不应该在十五楼。”

言下之意就是你在撒谎。

燕澜手指紧握手机,脑子转得飞快,他在想酒店安保这么严格,那杨晓乐又是怎么混进去的?!

正当他心急如焚之际,一声老师把他叫得一愣。

燕澜转头看去,就见一身黑色西装,梳着倒钩刘海发型的谢韵之脸上表情带着两分意外地朝他走来,身后跟着三四个同样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气势强得甚至有种压迫感。

随着他们的走近,空气里还多了些似有若无的香水味。

谢韵之站在燕澜面前看了看他身后的安保,问他,“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他的问话,燕澜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遇到了会手语的人,他的手语动作突然比刚才面对安保时要沉稳镇定不少:我的朋友在酒店里向我求助,我想进去找他。

手语动作结束了还拿出手机给谢韵之看,怕他不相信。

谢韵之粗略扫了眼手机屏幕,对他点点头,“我带你进去,跟我走。”

有谢韵之帮忙,酒店安保就没有再拦着燕澜。

燕澜跟在谢韵之身边,跟着他在酒店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搭乘电梯。

电梯数字开始一格一格往上升。

谢韵之两手插兜站在电梯中间,剑眉下一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正淡淡地看着落在电梯门上的朦胧身影,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心里忍不住有些好奇,这个美术老师是不是不管对谁都一张冷漠脸?

沉默得落针可闻的电梯没过多久就停在了十五层,电梯门一开燕澜便迫不及待地侧身走出去,站在外面给谢韵之鞠了个躬表示感谢,然后转头去找女厕所。

谢韵之脑袋微微一歪,抬手阻止了秘书要按顶层键的动作,想了想就在电梯门自动关上前跟了出去,

紧跟在他身后的秘书看了眼手上的腕表忍不住提醒,“谢总,我们快迟到了。”

“一会儿给金妮解释一下就行了,她不会介意的。”

秘书闻言只好作罢。

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的燕澜并不知道谢韵之也跟了过来,他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十五层里乱走。

凯斯宾酒店是五星级酒店,每一层都大得出奇,还有从侧面延伸而出的露台能看见城市的夜景,不像是能在室内栽种的大型绿植也把公共休闲区环绕起来,有种低调的奢靡。

燕澜绕着那片让人有种空间错乱感的休闲区走了大半圈才找到厕所的指引标志。

等他跑过去一看果然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守在厕所外面,正慢条斯理地抽着一根烟。

燕澜不认识许悉南,也没见过他长什么样,杨晓乐也从来不跟他聊他在外面玩遇到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能待在凯斯宾酒店十五层的厕所外面的人除了他应该也不会有别人了。

燕澜目光警惕地看了眼靠着墙吞云吐雾的人,无视他打量的视线走进厕所里,手机拨通了杨晓乐的电话。

很快女厕所就响起了手机铃声,燕澜迅速挂断电话,屈指敲了敲门。

以他们多年室友的默契程度,杨晓乐马上就知道是他来了,女厕最里面的一扇隔间门被打开,随后一阵银色的香风冲了出来,扑到燕澜怀里。

“啊啊啊默默你终于来了!”

燕澜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手指指了指外面,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杨晓乐不高兴地嘟起涂着口红的嘴唇,“太背了!我要是知道他在这里我就不来了!”

燕澜拿起手机打字:那现在怎么办?他还在外面站着。

杨晓乐涂着淡粉眼影的美眸一眯,“我贴在你怀里出去,你假装是我哥,然后拿出最冰冷的表情吓唬他。”

燕澜有些犹豫,低头打字:这能行吗?

“不行也得行,我总不能一直躲在厕所里,刚才要不是我机灵躲进来,他早把我抓住了。”

燕澜更疑惑了: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杨晓乐:“他不承认他出轨了,也拒绝分手,要我听他解释,我听他个头!”

燕澜收起手机表情无奈,把个子比自己矮一些的杨晓乐搂进怀里,两人紧贴在一起像一个人似地走出厕所。

守在外面的许悉南一眼就看见了,他眼睛死死瞪着燕澜和他怀里的人,“娜娜,他是谁?”

杨晓乐女装在外从来不用本名,他这次用的假名就叫刘安娜。

燕澜眼神冰冷地扫了许悉南一眼,搂着杨晓乐就要走。

许悉南见状箭步上前挡住他们的去路,不仅如此他还伸手抓住了杨晓乐细白的手腕子,想把他从燕澜怀里拽出来。

杨晓乐使劲地要抽回手,男女声切换自如,用不同于男人的轻软声音,“你放开我!”

“娜娜,你别生我气,你真的误会我了,你听我给你解释……”

“不要不要我不听!”

谢韵之完全没想到,他跟着燕澜离开的方向走过来竟然会看见这么一个狗血场面,那个好像冰雪做的美术老师被夹在一对吵架的情侣中间,脸上冰冷的表情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头疼和为难。

怎么说呢,居然看着有点……可爱?

谢韵之领着秘书和助理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看着燕澜搂着一个长卷发的漂亮女孩挡着不让身前的男人靠近。

偏头问了身边的秘书一句,“天天的美术老师叫什么来着?”

“姓燕,燕国的燕,叫燕澜。”

谢韵之微一挑眉,朝那看上去关系非常混乱的三人走去,带着些磁性的嗓音低沉悦耳,“燕老师,需要帮忙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