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粒 第2章林之绪王小栗标记

第2章林之绪王小栗标记

书名:一粒
作者:冷山就木
更新时间:2022-12-12 16:44

林之绪原本躁郁的情绪更加糟糕了。

可是他又不会开车,没有办法做出来自己开车回去这样的事情不说,他也不在这里跟沈怡歆起争执,给沈决意留下来什么不好的印象。

好在如同沈怡歆所说的,他们住在了村主任安排的小平房里,是水泥地,而且有热水器可以冲澡。

晚饭也是村主任招待的,沈决意不过跟林之绪差了一岁半,却比他成熟了不止一丁半点儿,这些事情都是沈决意去交涉的。

虽然跟沈怡歆没有再争吵,可是林之绪还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告诉大家,他在不开心。

在第二天,自己一个人拿着游戏机,找个没人的角落一玩就是一上午,除了沈决意跟他讲话他会搭理之外,根本不理别人。

林之绪独自找到了一个安静凉快的风水宝地。

窝在这里把游戏都快打通了关。

傍晚沈决意带着沈怡歆他们过来的时候,林之绪还以为是来叫自己吃晚饭的,刚摆了脸色,就看到沈怡歆又架起了相机,“咔咔”就是两声。

“这房子,这得是文化遗产吧。”

林之绪转头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他后背倚着的这垛草堆后面是一栋木质阁楼建筑。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漆色都斑驳,甚至这栋房子的二楼阁楼看起来都是歪斜的,一副摇摇欲坠的危楼架势。

沈怡歆绕着圈给这房子拍了照,房子一片漆黑,看起来没人住。

也看着不像能住人的样子。

王小栗此刻在二楼的镂空木窗口,透过缝隙看到聚在他们家后面的一群人,被相机发出来的光闪了一下眼,又退回来。

等他揉了揉眼睛,再趴上去瞧的时候,发现那群穿着和他们村里非常不一样的三四个人,又已经离开了。

不知道明天那位倚在他们家草垛上打游戏的少年还会不会来,他还没有看完。

王小栗这一年也是十六岁,在三个月前分化成了一位oeg,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人关心。

哪怕是在这样落后的村子里,王小栗这样的没爹没娘又看起来脑子不好的结巴,也是很边缘型的存在。

比较有利的证明就是,他迄今为止,都没有在村里交到一位同龄好友。

王小栗不是生下来就是结巴的。

他上一年级,六岁的时候跟他的爸妈一起去城里,结果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就活下来他一个,目睹了父母的死亡惨状之后,足足有两年没有说过话,失声还不说,貌似还失了智。

在一年级的期末考试上数学拿了三十分,语文拿了十五分,不会说话,对外界事物的刺激也时有反应时没有。

尽管王小栗在村里人的传言中,已经是个傻子了,但是王爷爷和王奶奶还是很疼爱这个孙子。

也只有他们记得,王小栗之前是个多机灵聪明的孩子。

不过那也是王小栗在没有上小学时期,他们对他留下的印象。

当王小栗在乡村小学里的大小测验中,上到二年级,依旧没有得到过超过五十的分数时,王爷爷和王奶奶也没有对着唯一的孙子过多的管束和苛责。

甚至因为在二年级,王小栗终于从哑巴进化成了结巴这件事,王奶奶喜极而泣。

那时候王奶奶对王小栗的期许还很简单,希望他的乖孙健康长大,最好分化成一位oeg,以后不必承担这么大的压力,找一位踏实勤劳的lh结合,过安稳平凡的一生。

至于学习不学习的,不给王小栗这么大压力,这刚好转了万一压力过大,再变成之前那个傻子模样可得不偿失了。

本着这样的教育理念,王小栗成为了班里唯一一位,不做作业,老师也不会管的小孩。

本来乡里教育资源就短缺,老师更多地将目光放到了那些勤奋刻苦,爱学习,想要以此为出路,出人头地的学生身上。

而在同龄人的眼里,王小栗这样一个成年穿着脏兮兮,又矮又瘦,常年爱蹲在麦地里斗蚂蚱晒得黢黑的小豆芽菜,不仅不够有活力和强壮,那细胳膊细腿简直看起来有几分弱不禁风,在一些单调的你追我赶的男生之间的运动游戏活动里,他都不够资格参与。

更何况他还有些交流障碍,一句话要重复好多词,别人都转了下一个话题了,他还没讲完他的第一句。

小孩子有时候总不是有那么多耐心的,于是王小栗常年能够交流沟通的对象只有自己的爷爷奶奶。

王爷爷和王奶奶不能说是不疼爱王小栗,只是他们观念老旧,和王小栗交流完之后,王小栗耳濡目染的,更是和同龄人融入不进去了。

上到小学四年级上学期,王小栗还在雨天用自己考了五十九分的试卷擦自己鞋子上的泥。

这一切直到他们村里来了一位前来支教的教师,王小栗的学习成绩才开始有了好转。

那位支教老师,从来到这个学校看到王小栗第一眼,她就受不了了。

无父无母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被同学排挤,身体瘦弱,看着营养不良,衣服成天看不出来颜色,还有上不了五十分的语文成绩。

这些标签组合到一起,再看比同龄人瘦小了一圈不止的王小栗同学,直激得这位刚到乡村支教的老师同情心到达了顶峰,到了一个急需发泄的程度。

她三天两头家访,督促王小栗同学学习,课后给他补课,送给王小栗自己在城里购买来的书籍,开阔王小栗同学的眼界,希望他能走出这里,拥有更美好的人生和未来。

那位支教老师来支教的时间不算长,只有一年就离开了。

不过王小栗的学习成绩却切切实实的因此而改变了。

那位老师送给王小栗的书籍被他翻卷了边,并且似乎也真的被那位老师所描述的外面的世界所吸引,感到好奇。

王小栗就这么闷声不吭地学习,成绩很平稳地上来了。

他一开始成绩到了班级中游的时候还并未有人注意,后来一路攀升,到了初中时,他已经成为村里赫赫有名的优秀学员,年年校长亲自给他在胸前别针别上小红花。

王小栗无论何时来说,确实都是一位好奇心比较重的小孩,这也符合他的年龄特点。

所以当村里来了几位城里小孩,手里还拿这些他只在电视和书籍图片里看到过的东西的时候,他又难免被吸引了注意力。

更何况,那少年就拿着游戏机在他窗户底下打,这和伸到他脸前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确实不是林之绪伸到他脸前的,而是王小栗先把脸先伸过去的。

破旧房子低矮,王小栗住在二楼的小阁楼里,以他这样的身高都起不来身,他从这样的窗户口伸出去脑袋,就能够看清楚在下面草垛上倚坐着的林之绪手中的屏幕。

王小栗一开始也没有这样胆大,只一点点探头,林之绪抬手拢一下掉到额前的头发他都要谨慎地缩回去。

许是王小栗确实是比同龄人瘦小太多,很是没有存在感,林之绪注意力又都在手中的游戏上,所以也真的没有发现有颗脑袋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偷看。

王小栗没见过这么新奇的玩意,当天夜里还梦见了游戏里的人物。

这样的事情一回生二回熟,等到了第二天,王小栗照旧探出去脑袋。

而林之绪因为游戏就要通关了,也是忍不住激动身子坐直了些,他一坐直,肩膀就这遮挡住王小栗的视线。

王小栗注意力太集中了,身子就继续前倾。

渐渐地,他半个身子都从阁楼探了出来也恍然不觉。

就在林之绪的游戏屏幕上,通红的游戏通关的夸张字体撑**屏幕,音效声也响起来的时刻。

“砰”一声,是什么东西从他的上方撞了下来。

林之绪手中的游戏机跌落到了地上,摔得两开。

王小栗虽说是从二楼掉下来,可是到底有那么半人高的草堆做了缓冲。

于是,除了一头将林之绪的游戏机从手里撞掉了,并且吓到了人之外,王小栗只额头擦破了一小点皮,沾上了几根干草。

“什么东西!”林之绪从草堆上一跃而起,目露惊怒:“你干嘛的!”

林之绪眼瞅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泥巴小孩,又看看自己的游戏机,那可是沈决意去年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我……我…”王小栗越是急,越是说不出话。

小黑脸急的发红了,也没憋出来第二个字。

林之绪却已经缺乏耐心地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子:“我问你话呢,你听不见啊,你把我东西撞坏了!不会说对不起吗!你赔我!”

虽然同样是十六岁,林之绪比王小栗大了可不止一号,王小栗在身强力壮的林之绪面前,显得非常弱小可欺。

“松…松…”王小栗说话越发费劲了,伸手又去拽林之绪的手。

林之绪还不罢休,蹙眉往身后的阁楼上望:“你从哪掉下来?你就在这里偷看我了是吧!你好好的怎么会掉下来!”

几个争执推搡间,林之绪不知道为何,开始逐渐的身子发热,鼻息间不知为何闻到了一股非常陌生的味道。

尽管不难闻,却让他更加躁动起来:“我问你话呢!”

这句话吼出来的时候,林之绪双眼已是隐隐发红,王小栗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对方发怒的脸。

两人这个时候都未有察觉到哪里不对,直到那股oeg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

王小栗浑身发热,身子也开始发软,喉头紧缩,像是透不过来气一样,他还在以为是身前这位暴怒的少年抓他的衣领太过用力的缘故,才致使他呼吸困难。

“松……松手!”王小栗感到非常的不适,而且空气中开始弥漫开了一股浓郁到有些刺鼻的味道,那味道可以说是侵略感十足,王小栗距离对方太近,当即被这股信息素笼罩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只能眨动着已经泛红的双眼,对上对方的视线时,心里才骤然一惊。

对方瞳孔完全变了,颜色幽暗发深,眼眶都赤红一片,喉咙里喘着粗气,胸口起伏的频率也非常不正常。

等王小栗被一双手按住,压在草堆上,狠狠咬住脖子的时候,才被着猛烈的疼痛唤醒来挣扎反抗的本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