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玩转大明 第2章 蓝斌劝诫蓝玉

第2章 蓝斌劝诫蓝玉

书名:玩转大明
作者:香煎鳕鱼
更新时间:2022-12-21 17:55

自从二月份,蓝玉远征云南回来,每当在朝廷受了气,或是因为某某事,被皇上,太子训斥后,就会拉着他喝酒。

还美名其曰是锻炼他的酒量。

如果仅仅是这也就罢了,偏偏蓝玉的酒品不好,酒一喝多,话就多。而且还无所顾忌,什么话都敢说。

知道朱元璋在朝廷所有五品大臣家里安插锦衣卫眼线的蓝斌,次次都被吓得心惊胆战,深怕蓝玉的话被锦衣卫传到朱元璋耳朵里。

引来朱元璋的雷霆震怒。

除此之外,喝多的蓝玉还喜欢以考校蓝斌武艺,而蓝斌发现来到这具身体后,不知是什么原因,身体力气是越来越大。明明只有十三四岁,力气却比成人还大。

俨然一副天生神力的架势。

他怕被蓝玉察觉到不同,以至于每次蓝玉考校武艺时,他都尽量收着力,或是不还手,导致他次次都被揍的鼻青脸肿。

慢慢的,他开始对喝酒两个字过敏。

“爹说了,你要是不去,就断了你的银子。”蓝灵儿单纯以为蓝斌怕挨揍,有些幸灾乐祸道。

断了银子!

蓝斌一听,马上道:“我去,不就是陪爹喝酒嘛!那是当儿子的分内之事!”

开玩笑,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做药物研制,都是要花钱的。而他来这大明的两个月内,精力都放在救命药的研制上,还没时间去做其他。

若是蓝玉断了他的银子,那他还怎么买救命药的原材料,做实验。

“哥,我就知道你会去!”蓝灵儿捂嘴偷笑着。

被妹妹嘲笑,不丢人!

蓝斌脸色一僵,伸出手在蓝灵儿脑袋上一阵乱揉后,转身就跑,惹得蓝灵儿横眉怒眼,大呼小叫追打着。

嬉戏间,蓝斌兄妹二人来到蓝府膳厅外。

蓝灵儿小心翼翼伏在膳厅门外,探头探脑瞅了瞅,膳厅内蓝玉大大咧咧侧坐在桌前,脚踩在凳子上,大口吃肉的模样。

又回身道:“哥,你进去吧!我走了!”

“你不进去?”蓝斌愕然道。

蓝灵儿摇了摇头:“不了,娘还等着我去学刺绣呢!”

开玩笑,蓝玉喝醉了酒是什么模样,她心知肚明。

她可不想被喝多酒的蓝玉说教。

“是斌儿来了吗?快进来,陪爹喝酒!一个人喝酒,没劲儿!”

蓝斌正要蓝灵儿陪自己一起进去,分散蓝玉火力时,蓝玉的声音陡然响起。

瞬间蓝灵儿像个受惊的猫咪一样,匆匆冲着蓝斌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了。

“爹!”

蓝斌扯了扯嘴角,无奈的来到膳厅内,无视蓝玉那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模样,来到桌前,先是恭敬称呼一声,才在桌前凳子上坐下。

蓝玉抓着一只烧鹅吃着之余,看了眼面前空了的酒碗:“愣着干什么?给爹满上,你也满上!”

“是,爹!”

既来之则安之,蓝斌看了看桌上简单粗暴肉菜,又看了看桌上放着的两坛酒,收拾了一下心情,拿起酒坛分别给蓝玉和自己倒满后,开始陪蓝玉喝酒吃肉。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

陷入微醉的蓝玉,不出蓝斌的意料,话开始多了,前面还好,一直在说去年九月初一,到今年闰二月,跟随颍川候傅友德、西平候沐英,南征云南的一些事。

吹嘘他在南征云南中的功绩等等。

但说到后面,蓝玉开始转移到朝局上面,最后更是打了个酒嗝,一手搭在蓝斌肩上,满嘴酒气道:“斌儿,你说,俺们追随上位打天下,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如今俺们不过是占了一些贱民的田地而已。”

“上位今天在朝堂上,竟然听信那些腐儒谗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斥俺。上位处事不公,俺…”

蓝斌听到蓝玉吹嘘南征云南时,还听得津津有味,可听到后面,醉酒的蓝玉竟然埋怨起朱元璋,额头冷汗直冒,外面可是有奴仆在做事,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锦衣卫探子。

连忙道:“爹,慎言。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做臣子的,怎么能妄议皇上呢!”

“俺不过是在家里说说,怕什么?”蓝玉一惊,酒醒了三分,马上想到是在家里,又松了口气道。

家里有锦衣卫探子啊!你说怕不怕?

蓝斌暗暗叫苦,劝道:“爹,无论在外面,还是在家都应该谨言慎行。免得祸从口出,招惹是非。”

“再说了,皇上也没有错,爹你的侯爵俸禄有两千五百石,比国公也就少了五百石。还有爹你征战期间,缴获截留的金银珠宝。足以应付侯府开销。”

“又何必去占农民那点良田土地!”

“说的轻巧,俺们侯府是有钱有地,可也不能坐吃山空!”

蓝玉瞪着眼:“再说了,你妹妹再过两年就要嫁入皇家,俺不得准备一份丰厚嫁妆!还有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要给你寻门亲事了。”

“这哪哪都要花钱,俺不想办法开源,能行?”

“爹,我才十三岁半,我还是个孩子!”蓝斌一怔,弱弱道。

蓝玉被逗笑了:“前几天,你跟着你表哥常森去青楼,找姑娘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孩子了?”

“爹,那是表哥硬拽着我去的!而且我在青楼,什么…”蓝斌一下子涨红了脸。

常森是开平王常遇春的三子,也是蓝玉的外甥,比蓝斌大上两岁。

因为亲戚关系,常蓝两家小辈经常走动,去对方家里,如同在自家一般,毫无顾忌。

不过老天作证,前几天逛青楼,他真的是被常森生拉硬拽去的。

而且他保证,去了青楼,也什么都没做。

“行了,俺不想听你那些腌臜事儿!”

蓝玉指着桌上酒坛子:“给俺倒酒,继续喝酒”

“爹,妹妹嫁妆的事,交给我处理。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就想办法挣钱!占的土地,就给人退了吧!”

蓝斌一阵气馁,看了看晕乎乎的蓝玉,想了想,一边拎起酒坛子倒酒,一边道。

这不是他不识好歹,而是知道有些事,是不能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