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离婚后我一胎二宝的事瞒不住了 第2章 简沫秦沧抓奸

第2章 简沫秦沧抓奸

书名:离婚后我一胎二宝的事瞒不住了
作者:甜心奶茶
更新时间:2022-12-27 15:45

绯夜酒吧。

鱼龙混杂,容易暴露,却也极容易隐藏自己的场所。

四楼安静的包厢,简沫看着两个大快朵颐吃着汉堡炸鸡的小家伙,目露柔和。

面前突然多了杯甜饮,简沫转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你还是决定要离开云京?”宁炀目光灼灼的与她相视。

虽然是绯夜的老板,但举止做派斯文有礼。

简沫接过甜饮,点了下头道:“反正我现在跟秦沧也离婚了,没有比这更稳妥的办法了。谢谢你一直以来对宸宸和诺诺的照顾。”

独自生下两个孩子,又何其容易。

因为从小她就被教育要为简家着想,为简家牺牲,反正她最大的用处就是嫁人。

她不可能让简家知道孩子的存在。

否则她的孩子也会和她一样沦为利益的工具。

至于秦家,她在秦家的地位比佣人还低。

关键时刻,宁炀伸出了援手。

“不用谢,当初不是简爷爷的助学金,我可能还在山沟里。”

提到出身,宁炀的嘴角扯了抹苦笑,看着简沫,眼里的情绪涌动。

“其实你留在云京也可以的,我可以照顾……”他话没说完,被简沫打断。

“你知道一旦被秦沧知道孩子的身世,会有什么后果吗?”

简沫的眼底闪过一抹决然:“我不能失去宸宸和诺诺,他们也不应该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眼看就到了他们上学的年纪。

两个小家伙却连户口都没登记。

“妈妈去哪儿,宸宸就去哪儿。”怀里蓦然多了个软乎乎的小团子,宸宸稚气的小脸因为态度坚毅,煞有介事的像个小大人。

诺诺一脸懵懂,嘴角还沾着番茄酱。

但是她看到哥哥这样,哇的就撒开手里的薯条。

“诺诺也不要和妈妈分开。”

简沫疼惜地将他们抱进怀里,哄道:“放心,妈妈不会和你们分开。”

谁也别想抢走她的孩子!

忽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这位客人,这是私人场所,您不能进去。”紧接着传来经理拼命阻拦的声音。

简沫和宁炀以为是秦沧,脸色一变,警惕地站起身,让宸宸带着诺诺藏到沙发后。

“简沫!你给我滚出来!”一道醉醺醺的骂声,简沫看清了来者,她的眸色一沉,冷冷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特么有脸问老子,你干的事情,连累了简家!合同全毁了!简家完了!”喝的满脸通红的简云海一扫昔日的神气,冲过来,对着简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简家跟我早就没有关系了。”简沫看着他,眼里划过丝恨意。

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我告诉你!你吃简家的用简家的,简家把你养大!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快点跟我回去,向我妹夫道歉!就是求也要求着他原谅你!”简云海强硬地要拉着简沫回去。

简沫听得好笑,甩开他的手,悠悠道:“忘记告诉你,我刚和秦沧离婚了。”

“谁准你离婚的?”简云海瞪得目眦欲裂。

秦沧进来时,就看到一个背影有些眼熟的男人和简沫拉扯不休的画面。

他顿时怒从心起。

一声惨叫!

简云海。

“哪个婊养的敢踹老子……妹夫,不不不……秦总!”简云海疼得破口大骂,抬头看到秦沧神色阴冷的脸,瞬间酒醒了大半,冷汗涔涔。

秦沧没想到踹的居然是简云海。

他刚蹙眉,又很快注意到了宁炀。

简沫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

四楼是宁炀的个人休息场所。

秦沧居然找了上来!

男人高大的身影逆光出现,模糊了脸,但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令人胆颤。

仿佛被冰一般的寒意笼着。

简沫瞥了眼沙发后躲着的两个小家伙。

诺诺的小脚露出来了点!

她迅速做出反应,几步上前挡住:“你来做什么?”

相比较她的冷静,简云海心里怕得不行,心一横,目露凶狠道:“秦总!我是来替你抓奸的!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简沫!”

“这就是你放着秦家少奶奶不做,也要给他生野种的情夫?”秦沧压根就没看他一眼,视线落在宁炀身上,眼底掠过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妒火,口吻也变得讥讽。

宁炀皱了下眉,不惧男人冷戾的目光,与他对视道:“秦总,您这样登门造访,是不是有些唐突?”

“唐突?”男人漆黑的眼眸扫过宁炀,唇角一扯,嗤笑道:“没有你们上床的时候唐突。”

简沫的脸色一白,强忍着被羞辱的怒意:“宁炀和我只是普通朋友,秦总,我有错在先,你怎么骂我都可以,但是不要牵扯无辜的人。”

“睡了你也无辜?”秦沧向前走了几步。

脱离了门缘的强烈光线,让人看清了他的脸,万年不变的冷峻。

“秦沧!离婚协议都签了,你又何必紧抓不放。”简沫一忍再忍,但不想宁炀因她受辱。

“我紧抓不放?”秦沧看着简沫姣好的脸蛋,眼神瞬间阴狠:“你做的好事让秦家丢尽了脸,秦氏的股票也受了震荡,没有让你简家在云京销声匿迹,都是我的仁慈。”

简云海的脸色吓得陡然苍白。

而简沫一脸无所谓,只是道:“秦总,对不起你,我认了。可与宁炀确实无关,以你的权势,一查便知。”

看似道歉,但处处在维护别的男人。

连简家都不在乎了!

到底是有多喜欢!

秦沧的眸色郁沉如风雨欲来。

他早就派人去查了。

在他出国的几个月后,简沫早出晚归,甚至玩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失踪。

但他没有查到任何开房证据。

哪怕宁炀,他都查得清清楚楚,是简老爷子在世时资助的贫困生。

但是那个情夫就像不存在一样,连他都查不出来。

否则也无需跟踪简沫至此。

他冷冷地出声警告:“你是不是忘了,离婚证还没有领,你还是我秦沧的女人!”

若是简沫自作多情点,就会以为他在吃醋了。

不过,如果秦沧拖着不肯离婚的话,宸宸和诺诺被发现的风险就越大。

“秦总,你口口声声说沫沫是你的女人,婚礼前夕抛下沫沫出国的是你,五年来,她在秦家如履薄冰,被你母亲和一个外人欺辱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宁炀不知道发生疯,突然挑衅。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秦沧的声音一沉,目光如箭直逼宁炀。

两人之间的氛围剑拔弩张。

“你不是在查是谁绿了你堂堂秦氏总裁吗?”宁炀目露嘲讽道:“就是我,连你老婆都有我的份,你觉得呢?”

“找死。”秦沧暴怒。

下一秒两人便拳脚相向。

宁炀被秦沧一拳捶在沙发,嘴角渗出血。

他强撑着坐起来,不知死活地继续挑衅:“秦沧,管不住女人,是你没用。”

秦沧的指骨咯吱作响,抡拳要砸向宁炀。

“住手!”简沫生怕宁炀出事,扑上前拦住秦沧的胳膊。

“滚开!”秦沧挥臂甩开她。

臂膀的作用力直接让简沫倒地不起。

如此场面,让秦沧的怒意更甚,连道三声好:“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们。”

他俯身,捏起简沫的下巴,力度大得惊人。

以前倒是没有发现,女人未施妆容的脸也惊艳好看。

秦沧手上的力度加重,简沫吃痛地蹙眉。

“不许打我妈妈。”伴随着一声稚嫩的怒吼,沙发后唰地蹿出来道小小的身影,猛地抱住秦沧的大腿,狠狠咬了下去。

秦沧始料不及,嘶了口冷气。

“宸宸!”简沫更是大惊失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