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和光同尘万应应 第2章 高人

第2章 高人

书名:和光同尘万应应
作者:小叙
更新时间:2022-12-27 15:49

粗略算了算,一个星期,李家前后少说也找了二十多位先生。

从村到镇,从镇到县,凡是能打听到的先生,都被李爷爷的儿子李青山给请回家了。

得亏李青山是村里有名的大老板,在镇里有三家木材厂,不但有钱,还是大孝子。

真金白银不惜力的砸,最高时一天同时来了七位先生。

组团成葫芦娃都没磕过李爷爷一个人呐!

眼瞅着老爹愈发严重,李青山不知搭上了哪条人脉,请来了这位婶子们口中的鬼见愁谢三爷。

我写着作业摇头。

祈祷这位谢三爷能让李爷爷身上的鬼真犯愁吧。

“三儿!”

爸爸跑回来,扯着我手就走,“快跟我去老李家,这回来的真是高人!”

我被猝不及防的一拽,笔尖登时将本子划出一条长长的横道。

“爸,蔡爷爷说这种事情小孩儿最好回避。”

学校修过冬暖气管,临时放两天假,作业留的特别多,正写作文呢,划一条多难看。

“咱去看看怕啥,又没让你去给老李头驱邪!”

爸爸啧了声反而拽紧了我,“再说你平常不是对这种事儿最好奇么,总跟那老蔡头学些书面知识没用,你得多看,多看才能长见识对不!”

这话戳到了我心底。

便由着爸爸拽我往李爷爷家走。

路上爸爸嘴也没闲着,“三儿,据我观察,这些天凡是进老李家那院门里的先生,没一个挺过二十分钟的,基本都被老李头削出来了,就今天这个高人,进去一小时还没啥动静,一会儿等这位谢先生给老李头看利索了,你就把他请到咱家,让他顺道给你凤姨看看,这胎是不是带把的……”

我懂了。

就说这些天爸爸怎么也跟着好信儿上了。

合着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也许在其它地方,遇到李爷爷家这种事会蹦出很多质疑的人。

有病不赶紧去看医生,请先生回来做法不是纯精神不好么。

但我们村对这种事的包容度极高,你想不高也不行,就不说被迫听了多少年的戏,村里还有健在的百岁老人呢,那真是活灵活现的给你讲啊,好像当年敲得就是他家的门。

基于此,大家一看到李爷爷不正常,蔡爷爷又给掐算过了,便都认可李青山请先生回来驱邪的行径。

正好现在还没秋收,就一股脑的涌去李家看热闹了。

闲着也是闲着。

看这现场直播多刺激。

连续剧似的,每天演的都不重样。

难能可贵的是还真实,说飞出来一个人就飞出来一个人。

而且人一飞出来,众人害怕误伤还会抱团躲闪,凝聚力都上来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奔着瞎起哄去的。

很多老人是想到了事件背后的严重性,冤魂不被镇住他们不安心。

里面最特殊的是我爸,搁这玩先生排除法。

他一直想找人给我后妈看看肚子里是不是男孩儿。

李家这事儿难遇,谁要是能给摆平,掐算男女自然也不在话下。

“爸,蔡爷爷都算了,凤姨这回怀的就是弟弟,再者她都要生了,你看不看有什么用呢。”

就因为爸爸着魔似的把儿子挂在嘴边,凤姨都气的挺着大肚子回娘家了。

至于我亲妈,她在我五岁时就因病去世了。

爸爸三年后经媒人搭线,认识了邻村的秦凤丽。

凤姨有点残疾,走路不灵便,眼界还高,对象挑来挑去就成了老姑娘。

那年我爸四十二岁,带着两个女儿,我八岁,大姐十八。

之所以我和大姐年纪相差得多,是我上面还有个二姐,她在六岁时生病没了,妈妈才又要的我。

名义上我是老三,实际我家就姐俩。

村里人都说妈妈傻,她生完大姐后就身体不好,接连又要了两个孩子,生生给自己送走了。

说到底,是怪我爸非得追生儿子。

别看我们村子小,经济发展一般,真没重男轻女的现象。

村里和我们同龄的孩子一般都是独生子女。

那么在大众都很看开的前提下,我爸求子的行为就显得很另类。

广播喇叭都点名批评过他,说他是落后分子,反面典型。

我爸的态度就是你该罚罚,我该生生。

玩死猪不怕开水烫那套。

问他就说这辈子要是没儿子,死了都没脸进祖坟。

我妈是孝顺人,先孝没一步。

按说我爸这情况在当年不太好找,名声在外,谁进门都还得生。

架不住我爸为人开朗活泛,身高一米八五,浓眉大眼的长相过关。

除了能种地,他还会瓦匠活,这也是他多生孩子也没被罚垮台的原因。

媒婆嘴都厉害,“长林家老大万来来读书是一等一的好,将来闭眼都能考进好大学,前途一片光明灿烂,老三应应更是村里有名的乖巧孩子,可懂事儿啦!”

“凤丽呀,你别看长林家现在俩闺女,来来和应应绝对不是拖油瓶,而且你是头婚,得有自己的孩子,就冲万长林的长相基因,生的闺女都漂亮水灵,将来你俩的孩子还能差吗?姨告诉你,根儿好哪哪都好,和万长林在一起你就享福去吧!”

经媒婆这么一撺掇,凤姨就和我爸走到了一起。

婚后凤姨待我很好,可惜她身体底子也差,前面怀过两胎都掉了。

这回终于坐稳,爸爸又忧心起是否有脸入祖坟的事儿。

尤其凤姨在产检时被医生告知,她生完这胎就不能再要孩子了。

爸爸自然紧张,再不是儿子,他就没继承户口本的了。

“三儿,别拿老蔡头的话堵我,你妈怀你是他就说是儿子,看的一点都不准!”

爸爸搓起火,“你小时候就是被老蔡头带的胡咧咧,他们萨满教的就会请仙儿跳大神!”

“胡说八道!”

我甩开爸爸的手,“萨满它只是一种宗教形式,这种形式全世界哪里都有分布,它传承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萨满中的跳神是祭祀,祈祷风调雨顺,获得精神启示,同出马请仙儿无关,硬说起来,出马只是萨满文化传承中的一个小小的分支,你不要全部混为一谈。”

“又是那老蔡头教你的?”

爸爸哑然,“他净是教你些没用的……哎,三儿!别走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