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史上最强皇太子 第1章 卧底

第1章 卧底

书名:史上最强皇太子
作者:井上尚弥
更新时间:2022-12-28 17:03

“卧槽!我居然穿越了?”

盯着铜镜之中的自己,李飞一脸惊愕。

与此同时。

还有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脑海之中。

“李飞,周皇私生子,青楼女子所生,直到三天前才被接进皇宫,因是嫡长子,按照皇室律法被立为当朝太子!”

李飞更加震惊。

他本是一名退役特种兵,在刚刚结束的一场全军大演习中更勇夺第一。不料退场休息时被一道神秘光芒吞噬,再睁开眼就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个朝代叫大周。

但历史上是不存在的,估计是穿越到平行宇宙了。

“太子殿下,你醒了?”耳畔,一道脆声响起。

李飞下意识转身一瞧,愕然发现一位绝色美人,正巧推门而入。

绝色美人粉黛不施,一张熟透的玉容娇艳欲滴,尤其身材前凸后翘,完美的S型,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尤物。

“太子殿下,你刚刚无故陷入昏迷之中,把贱妾吓坏了,要不要再给你找个御医来好好检查一下?”女子一副娇柔可人、任君采摘的乖巧模样,实在是撩人心魄。

可惜,融合了前身的记忆,李飞知道这份美人恩,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缓过神来的他,若有深意的道:“本宫昏迷一事,真的只是意外吗?”

李飞的话,让这个叫做玉姝的女人笑容一僵,眼神慌乱的说道:“殿下,贱妾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

李飞挑眉道:“本宫入宫之前,所有人都认为太子之位是大皇子李尧的囊中之物,本宫抢了他的位子,他不仅不恼,反而还送一个绝色美人给本宫。如此反常的行为,只能说明一点,他要你来监视本宫。”

“而你,更遵从他的命令,每日给本宫喝毒汤,欲要毒死本宫,等失去了本宫这枚眼中钉肉中刺,他就能顺势成为新的太子,本宫说的,对否?”

此话一出,玉姝僵硬在当场。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李飞,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但脸上,还是尽量保持镇定,磕磕绊绊的道:“太子殿下,贱妾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至于给你喝的汤,也是御医熬煮的养生汤,何来毒汤一说?”

“这么说,还是本宫误会你了?”李飞上前一步,轻轻掐住玉姝的喉咙,直视着她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盛世美颜。

注意到李飞那双犀利的眼神,玉姝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殿下,既然你不爱喝养生汤,那贱妾下去后跟御医说一声,让他们以后不要再送来了。”

李飞似笑非笑:“你这样的美人儿,为何就不能一心一意侍奉在本宫左右?还是说,本宫对你太温柔,始终没有碰你的身体,因此才让你的心静不下来?”

玉姝又羞又急。

没错,她是大皇子派来的,也确实在想方设法给李飞喂毒,但她对大皇子忠心耿耿,从没想过要背叛,更不愿成为李飞的女人。

惊慌失措之余,她赶忙大声喊道:“太子殿下,贱妾是你的人,你要贱妾的身体,贱妾不敢不给,但现在时机不合适,你还是抓紧时间前往太极殿吧。”

“前往太极殿?”李飞一怔。

“没错,今日夏国来犯,除了你之外,其他皇子都在太极殿,你要去的晚了,周皇必然震怒!”玉姝不敢直视李飞,只觉他醒来后,像是变了一个人,她本能地有些畏惧。

“夏国?”

李飞一惊。

通过记忆可以知道,这片大陆上共有三大皇朝,这所谓的夏国,实力最强,大周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但武力一直垫底。

近些年来,夏国不断向大周施加压力,欲要大周定期向其纳贡。而对于这种近乎强盗一般的行径,大周自然不愿答应。

这次,夏国派使团前来,扬言要与大周进行武斗。

以这种方式,强行迫使大周屈服,

“大国之争,本宫身为太子却不能及时到场,其他皇子以及他们身后的势力,必会趁机发难,向父皇进谏,让他另立贤才为太子。”松开玉姝,李飞狠狠揉了揉面颊。

不行!

自己必须马上赶往太极殿!

别的皇子身后要么站着当朝重臣,要么有后宫嫔妃支持,至于他这个太子,无权无势一穷二白,不能刚穿越过来就被废了。

毕竟,太子还身系皇位啊!

成为帝王,醉卧美人膝、执掌天下权,谁能挡得住诱惑?

“等本宫回来再收拾你。”话说完,李飞大跨步冲出东宫。

才出门,便见到大队的后宫禁卫停在前方,然后在一众太监宫女的簇拥下,一位美轮美奂雍容高贵的宫装贵妇,出现在李飞视线之中。

“皇后?”

这位美到了极点的女人,缓步走到李飞身前。

“太子殿下,你这么着急忙慌的,要去哪?”皇后淡淡地开口,盯着李飞,冷声道。

李飞道:“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皇后早不来晚不来,为何偏偏这时候来东宫?”

皇后还没来得及说话。

她身后,一个长相阴柔的老太监,扯着尖锐的嗓子呵斥道:“大胆,皇后面前,不得无礼!”

李飞丝毫不惧,强势回应道:“本宫与皇后说话,一个小小的阉狗也敢插嘴?来人啊,把他拖下去廷杖三百,打死为止!”

老太监闻言面色涨红,怒道:“老奴伺候皇后二十余载,岂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本宫执意要杀,谁敢阻我?”

老太监被李飞的气势所震慑,嘴唇哆嗦不停,指着李飞“你你你”,好半天过去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李飞转身看向皇后:“皇后,你身为后宫之主,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条阉狗在我面前放肆?我和他,究竟谁是主子,谁是奴才?莫非我这个东宫太子,只是个摆设,只是个傀儡不成?”

“行了太子,胡闹也该有个限度,跟个奴才何必如此斤斤计较?”闻言,皇后直接开口呵斥,身上那股母仪天下的范儿,天底下独一份,再无别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