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太难缠 第2章 苏晓曦叶皓澜重逢

第2章 苏晓曦叶皓澜重逢

书名:一胎三宝:总裁爹地太难缠
作者:可心可可
更新时间:2022-12-29 19:33

“咣啷!”

苏晓曦仓惶逃向安全出口时,蓬松的晚礼服裙摆不慎勾到了一旁的垃圾桶。

刺耳又突兀的声响,瞬间引来酒店大堂所有人的注意力。

惊慌间,苏晓曦推开安全门的刹那,

最后一次回眸时,最想躲避的那个男人的目光,竟不知何时,早已灼灼又冰冷的直直投来。

对视的刹那,那目光竟袭来一股陌生和熟悉。

陌生,是因他本就是“陌生人”。

而熟悉,是因为短短刹那的凝视间,就能从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上,读到与三个宝贝的相似之处。

这份熟悉和陌生,让苏晓曦窒息,她毫不犹豫的别过头去,提起碍事的裙摆,拔腿奔跑于黑暗的安全通道中。

隐约间,苏晓曦听到了一个厉声的“追”字,惊的她再不能多胡思乱想任何,只顾着撒腿逃跑。

安全通道通往酒店背后的一处狭长小巷。

苏晓曦推门而出,转弯跑进另一条巷弄中,拐弯之时,安全门被二度推开的“吱呀”声响,清晰又惊心的传来。

“人跑哪去了?”

“你带人往左,我带人往右,通知叶总。”

苏晓曦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自己跑进来的小巷,跑不多时就是个死胡同。

一堵墙高高的摆在面前,四周堆着拾荒老人暂留在此的一大堆纸皮箱子。

听到身后有追逐的脚步声,苏晓曦赶忙将自己藏到摞起的纸皮堆后头,并抬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以掩藏自己的呼吸声。

“是,叶总,人还在追,在酒店后巷,是。”

安保对着对讲机,伴随着对讲机的电流声匆匆回应后,便转头从这条死胡同离开,朝另一个方向快步跑去。

苏晓曦紧绷着心脏,几分钟的躲藏,竟像在生死时速。

外头终于没了动静,她刚想松一口气站起身,攥在手里的手机竟响起刺耳的来电声,把苏晓曦又吓了一跳,手机都在手心里抖了三抖,险些拿捏不稳而跌落在地。

一看来电显示是姑姑,且四下漆黑空旷又无人,苏晓曦这才松了口气,接起电话并朝外走。

“晓曦?晚宴快开始了,你人呢?”

苏晓曦吞了吞口水,犹豫但只能说道:

“姑姑对不起,我忽然有急事,得回去一趟,不能……”

“什么?什么急事非要现在去?晚宴最多也就两个小时,参加了之后跟姑姑一起回去不就行了?”

要回应的话还没来及说出口,恰好走出死胡同路口的苏晓曦。

余光倏然瞧见左手边的夹墙处,倚靠着一个高大的黑影。

“啊……”她惊地不禁惊呼一声,手里也因手上一抖而“啪嗒”跌落在地。

不等苏晓曦弯腰捡起手机,那高大的黑影就缓缓弯腰,将她的手机捡起。

浅浅发光的手机屏幕,隐约照亮了男人的下颌、唇瓣,挺拔的鼻梁。

还有那阴鸷的眼神。

“喂?喂?晓曦?”

“能听到吗?说话呀?”

窒息间,电话里传来姑姑的疑惑呼叫。

而男人似乎嫌吵,修长的手指径直落在通红的挂断键上,眼神动也不动直直勾着苏晓曦:

“跑?”

唇息中淡淡吐露冰冷一字,便使时光瞬间化为囚牢,凝固了现在,更凝固了退路。

一辆黑色豪车低调如风驶来,并稳稳停在身前。

两个身穿黑西装的墨镜男面无表情的匆匆下车。

待苏晓曦再定睛时,黑西装已然一左一右,夹于她两侧。

“你、你想干什么……”

“带走。”

叶皓澜并不回应苏晓曦,一声令下,苏晓曦的双臂亦骤然被挟紧。

“放开我!”

她终于想起了挣扎,她拼命舞动四肢,却摆脱不了分毫。

危险的气息环绕四周,更令她想起了她的三个宝贝。

三个宝贝已经两岁了,肉嘟嘟的白嫩脸蛋,不妨碍五官与眼前的男人长的愈发相似。

她很怕这个浑身都是危险气息的男人,会让三个宝贝也陷入危险,她除了激烈挣扎,竟毫无其他办法。

“求你了,放我走吧。”挣扎无果,她只能苦苦哀求。

叶皓澜阴沉着冷峻脸色,眉峰略微一蹙,抬手就死死捏住苏晓曦的手腕。

苏晓曦疼的惊呼一声,还没来及挣扎,腕间就传来更猛烈的疼痛,同时身躯亦被这疼痛拖拽着,整个身子倾斜倒向豪车的后座。

“你要干什么!放我下去!”

回应她的只有“嘭”的一声关门声,几秒后,那危险气息便绕上驾驶座,阴鸷的眼神,透过倒后镜,直直的勾着她。

“没有人能逃过我的手掌心。”

薄情的唇瓣,吐露出自带冰冷寒气的话,伴随着后背的推背感,车窗外已然是快速掠过的黑色风景。

她后悔了,后悔回国,后悔化作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滑落惨白的脸颊。

这三年里,A市变化很大,忽明忽暗的车窗外竟,竟让她产生一种人生地不熟的异乡人之感。

……

“叶总。”

揽月湾别墅区内的一栋别墅内,两位女佣站在门内两侧,弯腰垂头,开腔欢迎这栋别墅的主人。

女佣再抬眼时,才看到叶皓澜并非独自回来,他那骨感的手掌,捏陷于苏晓曦白细的手腕上,而苏晓曦满脸都是泪痕。

“求你了,放我走吧,我发誓我一定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出现招惹你……”

“呵,还是想跑?”

叶皓澜冷酷的将苏晓曦粗鲁拉扯向楼梯,并沿着楼梯向二楼走去,慌乱的苏晓曦鞋都掉了一只,他连容她捡鞋的耐心都没有。

别墅里灯光煞白,使夜晚的别墅内部亦亮如白昼,干净气派又偌大的客厅,比她在国外租住的一整套房还大两倍有余。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一步。”

叶皓澜发号施令般对女佣下令一声,被带入二楼客房的苏晓曦,在叶皓澜训话完毕正要关门的刹那,终于鼓起勇气以质问的语气道:

“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

此言挡下了行将关闭的客房门,而换来的是叶皓澜异样无情的冰冷直视。

这眼神的威逼之下,让苏晓曦透不过起来,空气也静默如冰,仿佛整间房都坠入了冰窖。

“咕——”

恰是严肃伸张正义的关键时刻,苏晓曦那不争气的肚皮,忽然飘出自损气势的不争气声响。

她早就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