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驭龙天师 第1章 我叫姜九

第1章 我叫姜九

书名:驭龙天师
作者:秉烛待明
更新时间:2023-01-05 16:16

我叫姜九,出生在九月九日的午时三刻,重阳节阳气最盛的时刻。

可在我呱呱坠地之时,日光转暗,乌云遮天,无数暗影在阴云之中浮现,所到之处绿树枯萎涌泉干涸,方圆三里皆成死地。

幸亏爷爷早有准备,早就搬家到了半山腰,这事没有蔓延到村里。

唯有我家枯木逢春,一片神清气爽,就连被爷爷盘三十年挂了厚厚包浆的俩核桃也突发新芽。

我妈和产婆在房里抱着我高兴地喊是个带把的,我爸和我爷爷在门外看着阴云天发愁地抽烟。

“爹,还真让你算对了。”我爸的脸比天都阴:“一点都不差。”

爷爷叹气道:“咱们姜家从太公垂钓出世起,传到我这一代,就从无错算一卦。我孙儿紫微星入命宫,天赋左辅右弼,乃是帝王之相,若是长大成人,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

只可惜……我刚出生就有毙命之祸。

爷爷面容冷峻,向前一步迈出,冷喝道:“妖邪鬼祟!既然来了,又何必畏畏缩缩,敢觊觎我孙儿,不敢露脸吗!”

阴风阵阵吹过,带来了无边黑暗之中似鬼似妖的哭喊,有几个奇怪的“东西”在阴云之中浮现。

其中一个家伙除了眼睛位置没有眼睛,剩下浑身各处都是眼睛:“老东西,你也就是这个时候嘴硬。你守着又怎么样?帝王命想要大成还有二十四载光阴,我们不信你二十四年都守着你孙子!”

“对啊,老东西,这二十四年你总有不在的时候吧,我们总会找到空子吃了你孙子!”另一个家伙长得像人,没有肉体,浑身全是蛆虫上下蠕动。

“帝王命啊……只要是在帝王命长成之前吃了帝王命,我就能夺其气运,到时候我就是帝王……”

这第三个说话的“人”长得还算正常,可脸上爬满了黑色细蜈蚣——不,那不是蜈蚣,而是切割之后又用针线缝上的疤痕。

看这家伙满脸的疤痕,很难想象这个家伙之前被切成了多少块,更难想象是谁将这个家伙缝在了一起。

而这三个家伙只是站在最前面的“东西”,在其身后不仅有五官皆洞浑身鲜血淋漓者、也有头下脚上手脚互换者、更有五官颠倒长于腹部者……

至于那些开膛破肚胃肠外流缺胳膊少腿鲜血汩汩者,不计其数。

这些东西都是产婆告诉我的,她说那天她接生完之后,先是听见了之前的那些话,一开门看见这么多怪物,当即就吓晕了过去。

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爹娘死在了乌云遮天的重阳节中午,最后活下来的只有晕过去的产婆和经常咳嗽的爷爷,以及在襁褓中什么都不知道的我。

从我记事之日起,爷爷从就来都没有说过那天发生的事情,直到我十二岁生日那天……

农村人过生日都是按阴历,我的生日就是九月九重阳节,非常好记。

因为是我十二岁本命年生日,爷爷破天荒的说要给我买炸鸡汉堡。

当时镇上新开了一家快餐店,爷爷骑着自行车从中午出发,但因为山路崎岖遥远,天黑了都没有回来,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农村嘛,孩子本就熊,平时就算是黑灯瞎火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怕。

但那天晚上我怕得很,因为在太阳落山之后,一条条蛇在地面上划过扭曲的痕迹,从门口、从墙头、从窗户……

总之从各种我想到想不到的地方爬出来,青的红的紫的绿的……

一条蛇我不怎么怕,就算是毒蛇,也不是没有玩过。

可是这成百上千条蛇围住我,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蠕动爬行,蛇鳞彼此摩擦发出冰冷的“沙沙”声,让我害怕到脊背发凉。

这些蛇就在我的面前彼此纠缠,最后竟然形成了一个人形——他低头看着十二岁的我。

尽管这个家伙的身体由蛇组成,没有什么所谓的眼睛嘴巴,但我就是知道这个家伙在看着我。

在我被看的头皮发麻的时候,这家伙竟口吐人言:“好一个帝王命,十二年前没机会吃,现在终于让我找到了机会!”

“只要是吃了帝王命,得到帝王气运,我就可以摆脱这蛇身,化身成龙!”

说着,这个家伙组成肚子的群蛇缓缓展开,在腹部裂开了一个由蛇组成的大嘴,双脚迈步不断向我逼近。

我想逃,可这个家伙使劲盯着我,我竟动弹不得。

就在这个家伙胸腹间的大嘴即将把我一口吞下,外面忽然闪过一道惊雷,在光芒闪烁之间,一个诡异的大红銮驾出现在房内,就在我的旁边。

整个大红銮驾都被红纱遮掩,周围几十个纸人陪侍,只能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凤冠霞帔的红衣新娘。

想要一口吞下我的那个家伙被突然出现的大红銮驾吓了一跳,胸腹间由蛇组成的大嘴一张一合:“是你?酆都鬼后?你也看上了这小子?”

没见大红銮驾里的红衣新娘有什么动作,只听到清涟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我受他父母余寿聘礼,已招他为夫婿,自当护他二十四载光阴,二十四岁后入酆都当我赘婿。”

“至于你……滚!”

这一声在我耳中如清涟之水,而那想将我一口吞掉的家伙却猛然一颤,像听到了九天惊雷,组成身体的群蛇见到硫磺似的瞬间四散而开,一眨眼便没了踪影。

我也终于恢复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好奇的转头看向大红銮驾。

看不见红纱覆盖下的大红銮驾里的细节,我只能看见那个凤冠霞帔的红衣新娘。

也就是那个群蛇口中的酆都鬼后,头上凤冠步摇轻摆,似乎是对我点了点头。

“还有十二年……我等着你……”

话音刚落,紧接着又是一阵惊雷闪过,大红銮驾和陪侍纸人瞬间消失,房屋又重新回到黑灯瞎火的样子。

不多时,爷爷终于骑着自行车回了家,手里面拿着炸鸡汉堡快步走回来:“小九!爷爷来晚了,你快……”

“爷爷!”我在房间里回应道。

爷爷大踏步进入房间,却在迈进来第一步后猛地站定,眉头紧皱,叹道:“还是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