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离离原上草 第1章 和亲公主

第1章 和亲公主

书名:离离原上草
作者:狐狸小玖
更新时间:2023-01-05 16:17

“皇上!不好了!”传令兵急急慌慌冲入大殿,顾不得旁人或不解或不屑的目光,“西戎的兵马已经攻破辉城了。”

大殿内一片寂静。

辉城的嘉兴关乃是中原的最后一道防线,破了嘉兴关便可直取上京。

在场者皆知,若是嘉兴关破了,国便是已经亡了。

大殿内的各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当了亡国奴。

但皇帝昏庸,轻信奸人,朝廷内部早已混乱不堪,此时便是天神来了也难解眼前之困。

昏庸了大半辈子的明成帝此时终于有了悔改之意,但为时已晚。

他在懊恼自己的同时,看见殿下跪着传令兵嗫嚅踌躇,似有什么想说而不敢说的话。

“前线怎么说?”明成帝见传令兵一副不敢言的样子胡子都气的翘起来了。天子一怒,血流漂浮。

传令兵跪的更深:“西戎…西戎王传话说,他们要二十万担粮食。还有…还有…”

“说!”

“西戎王点名要长乐公主到西戎为质。还说要是明日见不到长乐公主,便要攻了嘉兴关。”

长乐公主君绾,乃是皇后唯一的女儿。上有明成帝宠着,下有太子君烨疼着。

这话一出,太子君烨第一个变了脸。

“父皇!万万不可!西戎苦寒,阿绾向来娇贵,连入了冬都要靠汤婆子撑着,怎的受得了这份苦?”

他身边另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却倏然一笑:“怎的皇兄?若是不让七妹妹去,你可是想让我们在坐的各位都成了亡国奴?”

“君燃!你…”

“都给我住嘴!”明成帝怒拍龙岸。

他深吸一口气,似终于下了决定,“传我圣旨,集二十万担粮食,金银各二十担,文玩字画五十担,首饰锦缎五十担,同长乐公主即刻送往辉城。”

并着那二十万担粮食的,似是嫁妆的规格。

大家心理都明白,那长乐公主此一行怕是有去无回了。

大殿里一片死寂,除却君烨大家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毕竟人性本是自私的,一个与己无关的公主换自己不用当亡国奴,这简直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了。

谁也不会在意这位为了他们牺牲的公主未来的命运又会如何。

辉城。

“王,听闻长乐公主连同那二十万担粮食已经送出上京了。”说话的男人满脸胡腮,身材高大,头发被辫成几缕小辫,身着铠甲,一看便是能打能杀的模样。

“赞哈在这里先恭喜王上了,长乐公主若是来了,可别忘了让赞哈来讨上一杯喜酒喝!”

赞哈身边被称之为王的男人抿了下唇,他眉眼深邃,那双眸子呈少见的琥珀色,他鼻翼挺拔,肤色呈健康的小麦色,他有着西域人的高大豪迈,却也有着令中原男子都嫉妒的容貌。

他轻舔薄唇,小小的动作也被他做出了禁欲之感。

无疑,他是俊美的。可是该怎么样形容这份俊美?

他不同于上京的那些公子哥,而是那种长期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气势,一举一动便牵人心魂。不同于赞哈满身肌肉,他身材精壮,但一举一动都充满力量。

“这是自然。”想到他的小公主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来到他的身旁,嘴角又忍不住弯了弯。

六年了,他终于等到了今天。

此时此刻,马车上的妙人儿,早已哭的眼睛肿成了核桃。

方才她还想往日一般在莲池一边喂着鱼,一边同旁边的彩云聊着上京最近新型的衣裳首饰,聊着如今上京最受欢迎的公子哥。

然而祸从天降,突然莲池旁就来了一大堆士兵,为首的那个是父皇身旁的大太监,他手里端着个圣旨。

她迷迷糊糊的接了旨,她只记得是维护什么关系,什么和平,什么大义尔尔。

她还没弄懂怎么回事,却在两柱香的时间之内被人塞上了马车,马车直直往京外驶去。

她慌了神,忙问发生了什么,这才知道自己这是要被送去辉城,送给那西戎王。

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此一去,要么便是为奴为婢,要么就是被西戎的王公贵族纳为妻妾。

父皇连嫁妆也备着了,想必是后者的可能性大。

无论哪种可能性,她此生也是要在西戎为质,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中原……

怎么就偏偏是她呢?

想到这她鼻子忍不住又酸了酸,她还没来得及跟母后跟哥哥道别呢!

老天爷呀!你祸怎么还随机派送呢!

她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身旁的裴嬷嬷忙安慰到:“公主莫要哭了,公主不是一直在听西戎王的故事,还说他是个英雄呢!”

君绾眨了眨眼,她听的那是什么故事?

西戎王哲赫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十六岁就能手刃狼王,对那叛贼更是直接扒皮抽筋!

这样的人当成故事听还会忍不住夸一句英雄好汉,可真要去面对,谁敢?

她哭哭啼啼地抱住裴嬷嬷说:“嬷嬷,见了西戎王,我们求求他…让他放了我…我不要到西戎去!若是得罪了西戎王,他要扒皮抽筋,可是会亲自动手的…”

裴嬷嬷是君绾的奶娘,自幼看着她长大又怎么舍得看他入那虎穴?

但皇上的圣旨谁能违命,谁敢违命?

更何况又牵扯到国家大事,她虽是不忍也终究是无能为力,只能安慰到:“阿绾不哭,西戎王不会伤害了你,没有人能伤害到阿绾。阿绾听嬷嬷的话,再哭可就变丑了!”

“阿绾如今只想活着,别的阿绾也不敢奢求了。”她本就爱美,此时不顾一切的哭闹两个眼睛早已红肿。

她似也意识到了,到底还是抹了两把泪,抽泣两声,不再哭了。

毕竟木已成舟,哭下天来也再难改变。

如今的辉城早已张灯结彩,哲赫暂住的都护府更是红的映天避日。

整个辉城完全没有兵临城下的恐慌,反而一片喜气洋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