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家师娘超宠我 第2章 送上门的姑爷

第2章 送上门的姑爷

书名:我家师娘超宠我
作者:弯弓射大雕
更新时间:2023-01-09 11:13

锦绣花苑,青州市中心价钱最高,环境最好的别墅区。

拉风的红色保时捷跑车稳稳的停在了一栋气派的别墅大门前,门口两个保镖却顿时变了脸色。

“小姐,您……您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家,我不应该回来吗?”秦瑶冷冷的扫了那两个保镖一眼,别有所指的问道。

这两个保镖也不敢多话,心虚的垂下头退到了旁边。

别墅奢华的正厅内,钟海波一家三口正笑吟吟的端着红酒杯说话呢,见秦瑶带着个一身民工打扮的年轻人进来了,三人顿时一愣。

“舅舅,我能安全回来,你们好像很意外啊?”

钟海波回过神来,赶忙换上了一副笑脸,起身道:“瑶瑶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啊,这里是秦家,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瑶瑶你别误会,下午听说你父亲的病严重了,我们特意过来看看。”

钟海波的老婆也慌忙放下了酒杯,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

“一个个心怀鬼胎,不是什么好鸟!”

江桓站在秦瑶身边,看着身前这一家三口心神不安的样子,忍不住嘲讽道。

在回来的路上秦瑶将他家里的情况大致给江桓讲了一遍,在商业街追杀她的那四个人西装大汉,很有可能就是她舅舅安排的。

“兔崽子,你说什么呢?”

秦瑶的表哥钟宪福听不下去了,指着江桓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江桓本不打算跟他们一般见识的,可这小子嘴上不干净,长了副欠收拾的样子,江桓自然不会惯着他。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陡然响起,钟宪福差点没被江桓给抽翻在地,脸颊上也很快多出了五个通红的指印。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要不然你下辈子只能在医院里渡过了!”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神经,钟宪福满脸狠色的抓起红酒瓶就要对江桓动手。

但钟海波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强挤出一副笑意对秦瑶说道:“瑶瑶,还是先去楼上看看你父亲吧,他都昏迷一下午了!”

秦瑶瞪了他们一眼,沉着脸带江桓上了楼。

钟海波转头看了看自己儿子,低声不满道:“你发什么疯?再等几天,秦家的产业就是咱们的了,你给我安分点!”

楼上的卧室内,秦瑶双眼泛红的坐在床边,哽咽着冲江桓问道:“我父亲这半年来经常昏迷,请过不少医生来诊治,都检查不出病症所在,你有多大的把握?”

江桓看了看床上那昏迷的中年男子,走上前伸出两指,搭在了对方的脉搏上。

足足过了有两分钟,江桓微微摇了摇头。

秦瑶心中一紧,连忙抓住了江桓的胳膊。

“你不是说有办法医好我父亲吗?一百万不够,我可以再加!你有其他条件也可以提,只要我能做得到,就一定答应!”

钟海波一家三口也跟着来到了楼上,听见屋内秦瑶着急的声音,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那……我要是让你以身相许呢?”江桓半开玩笑道。

秦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非常直接的回道:“我嫁你!”

“秦姑娘,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当真!”

江桓赶忙摆了摆手,自己还有三份婚书在身上呢,秦瑶虽然人很漂亮,但他可做不出那种趁人之危的事。

“其实你父亲没病,他只是……中毒了!”

刚踏进房间的钟海波霎时间愣在了原地,但片刻之后,立刻大声呵斥道:“胡说!瑶瑶你这是从哪找来了一个庸医?”

江桓眉头微微皱起,转头朝钟海波看去。

“你说话最好也注意点!”

被江桓那冰冷的眼神盯着,钟海波不自觉的哆嗦了下,但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床边。

“瑶瑶,你可别听他胡说!前段关医生刚来家里给你父亲做过全身检查,他怎么可能中毒呢?这小子八成是满口胡诌!”

“噗通!”

钟海波话音刚落,小腹忽然传来了一股剧痛,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面倒飞了出去。

江桓拍了拍自己裤腿,冷笑道:“我刚才可是警告过你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随后江桓不再理会其他人,伸手从自己衣服内摸出了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匣子。

里面放着的是他二师娘苏芷熙传下来的几根银针。

床上秦瑶的父亲还穿着睡衣,但江桓却隔着衣服连下五针。

仅仅过了有两三分钟,秦元恩嘴角忽然轻轻咳嗽了起来,嘴角也流出了黑血。

“别愣着啊,拿毛巾将这些黑血擦干净,再倒杯水过来!”

江桓轻轻捻动银针,随后猛地一提,秦元恩的手指忽然动了动。

当五根银针全部拔出后,秦元恩缓缓睁开了双眼,嘴唇的乌青也消失不见了,面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我再开副药,给你老爹调理调理身子,他再活个三四十年不成问题!”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秦元恩被秦瑶扶着胳膊靠在床头,朝江桓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爸,他是江桓,是他救了您!下午的时候,他也救了我一命!”

“姐夫……姐夫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公司离不开您,家里更离不开您啊!”

刚才还惨叫的钟海波连滚带爬的来到床边,装出一副声泪俱下的样子,满脸激动的关心着秦元恩。

可秦元恩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沉声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夫?”

钟海波身子一哆嗦,蹲在床边不敢说话了。

“那个关医生你是安排的吧?没把我毒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姐夫,您……您误会我了,我从来没这个想法啊!”

钟海波心虚的不敢抬头,解释起来声音都在发颤。

“这些年你也从公司拿了不少钱,够你们一家安稳过下半辈子了,滚!”

钟海波还想再多解释几句,可秦元恩那森冷的目光让他如芒在背。

加上旁边还站了个随时会动手的江桓,钟海波垂着头灰溜溜的离开了房间。

江桓别有深意的看了秦元恩一眼,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自己中毒了?”

“我虽然四肢僵硬,不能说话,但可不是聋子,更没有昏迷!你刚才给我诊脉的时候就发现了吧?姑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