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飞棺 第二章 榆树坡惊魂

第二章 榆树坡惊魂

书名:飞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3-01-09 11:14

望着眼前的旗袍大美女,铁娃顿时眉开眼笑,想都没想,赶忙将夏絮请进了店门。

我心里一阵发懵,没等来媳妇,却等来了絮姐,但白天的卦象分明是个凶卦,这女人不可能还如此安稳的站在我面前。

仔细打量之下,此刻的夏絮面色苍白,呼吸间小肚子起伏极小,就连走路也极其怪异,平日里需要邂逅男人,因此,絮姐走路始终扭着屁股,魅惑极大,今天却是一反常态,步伐生硬,像是中邪了一般。

“絮姐,大晚上的来店里,是想买点什么吗?”

铁娃平时看着挺老实憨厚,但一遇见絮姐,这小子就像是掉进了温柔乡,一脸的舔狗姿态。

“买点红布,三尺三,今晚我要结婚了。”絮姐用纤细的手指滑动了一下铁娃厚实的脸颊,娇嫩的说道。

铁娃一听,先是一愣,我本以为他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哪有人大晚上买红布结婚的,这显然是在造怪,可铁娃瞬间失落了下来,看起来,像是在为絮姐结婚而感到遗憾。

我心里清楚,此刻的絮姐不正常,要么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要么就是被脏东西上身了,她此刻做出的一切行为,都是脏东西在指引。

两人说话间,我静悄悄走到了桌案前,从桌布下摸出了三枚乾隆通宝,这是古铜钱,上面沾染着大量阳气,鬼祟碰上绝对会现出原形。

“絮姐,三尺三的红布,是不是短了点,要不要多剪一点?”

铁娃也是大条,人家结婚买红布,都买到了纸火店,可这小子就是不开窍,依旧和絮姐打趣的有来有回。

“还是铁娃子知道心疼姐,那就长点,润点。”

絮姐眉眼挑动,娇躯故意靠在了铁娃的身上,一双酥嫩的小手肆意的在铁娃的身上揉搓。

“絮姐,你的手好凉啊,七月天了,你可得多加点衣服。”

铁娃脸颊一红,被絮姐魅惑的五迷三道,怕是早就忘了旁边还站着一个大活人。

而就在絮姐准备亲吻铁娃的时候,风驰电掣间,我赶忙朝着她的后背打出了三枚乾隆通宝。

“孽畜,你这是在找死!”

三枚铜钱一出,絮姐的后背当即冒出了一阵白烟,转而,她疼的连连后退,不过并没有现出什么真身,而是惊愕的看向了我。

铁娃见白烟冒起,他也是惊醒了过来,赶忙扔下手中的红布,屁滚尿流的爬到了我身前。

“臭小子,下手真重,你不喜欢老娘,老娘还看不上你呢。”絮姐扭动了一下腰身,白了我一眼,旋即对着铁娃媚笑道:“铁娃子,人家痒痒,想要的话,就来榆树坡找姐姐。”

此话落地,絮姐从裤裆里摸出了一个粉裤衩,轻轻扔到了铁娃的手里,然后,她便快步向着门外疾走了出去。

絮姐走后,我劫后余生般的舒出了一口气,虽说我是孙天河的传人,还精通各种驱邪秘法,但那都是理论知识,真遇到这么个玩意,我魂都吓飞了。

“铁娃子,你奶奶个腿,我实话告诉你,絮姐八成是中邪了,或者已经被人给害了,你小子眼睛擦亮点,别他娘的什么人都往里请。”我狠拍了一下铁娃子的脑袋,怒斥道。

铁娃一听,脸都吓绿了,他怔怔的望着我,扫了一眼手中絮姐的裤衩,而后又看向了絮姐离开的方向。

“阳哥,絮姐今天怪的很,咱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铁娃犹豫了片刻,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也担心,但这不是没法子嘛,榆树坡村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俩去了还能回来吗?再说了,你嫂子今天要上门,我要是错过了,怎么跟干爷爷交代?”我有些懊恼的解释道。

絮姐人不错,只可惜干爷爷交代过,榆树坡绝对不能去,真遇到邪祟,只能是送人头,再者说卦象已经显示,絮姐大限已到,我也没法子。

铁娃低了低脑袋,眼眶里有些泛红,他明白我的意思,不能乱找事,否则小命会丢掉的。

我缓了缓心神,今晚的事情,决定暂时不告诉岚姐,随后,我安然的坐在了椅子上,静静等待着媳妇的到来。

可还没等我喝上一口热茶,铁娃像是吃了枪药,从柜台处抽出了一把桃木剑,随即,便头也不回的向着絮姐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我视线恍惚了一下,回过神的时候,铁娃早就消失在了街头,我气的狠拍了一下大腿,这个没脑子的蠢货,为了一个风尘女,真要把自己搭进去嘛。

转念想了想,这事我还真不能不管,不论是絮姐还是铁娃,都是熟人,几年的感情下来,我也是坐不住了。

出门将摆地摊的李大爷叫过来看店后,我叮嘱他要是有女孩进门,一定要将人留住,随后挑选了几张雷符,便一股脑的向着十里外的榆树坡村疾驰了过去。

等我赶到榆树坡村,远远就望见了那个熟悉的炮楼,那是抗战时期留下的建筑,干爷爷曾提醒我,这地方不干净,不过二十岁生日不能前往。

但如今来了,找不到絮姐和铁娃,我决然是不会离去的,蹿入树林又走了一段距离,很快,我便发现了铁娃的踪迹。

这小子横躺在树坑中,怀抱着断裂的桃木剑,两眼发昏,嘴巴一个劲的往剑身上亲,像是发春了一样。

“铁娃子,你秀逗了,干桃木剑呢?”

我轻轻朝着铁娃的脸上拍了拍,这小子就差骑在剑上了,场景过于肮脏,属实让我觉得恶心。

铁娃被我拍醒后,整个人哆嗦了一会,直到看清我的面容,这才回过了神。

“絮姐人呢?”我着急的问道。

“好像上炮楼了,不过她好像真的死了,是低着脑袋,背着身子上的炮楼。”铁娃咽了一口唾液,害怕的说道。

我点点头,心中猜到了一些东西,铁娃跟着絮姐想上炮楼,但里边的脏东西害怕桃木剑,所以才会将铁娃引入鬼打墙。

“絮姐出事了,晚上咱们斗不过脏东西,赶紧走。”我将铁娃扶了起来,旋即便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还不等我迈开步子,身前的树林中诡异的闪过了三道影子,接着,一股白色的雾气缓缓在空间中升腾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