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绯绯 第3章 不值钱的样儿

第3章 不值钱的样儿

书名:绯绯
作者:杜度
更新时间:2023-01-10 15:01

赵缙仿佛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关心道:“听你声音有气无力的,一定是今晚太累,明天还有得忙,记得早点睡好好休息。”

顾迎清没有理他,他又说:“哦对了,养老院那边一切都好,明天我让人送你爷爷去做透析,听说老人家最近状态很好,等这边结束,你可以回去看看。”

顾迎清笑比哭难看,“哦,这是作为我卖身的恩赐吗?”

赵缙提醒:“迎清,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他虚情假意的声音,顾迎清多听一句都作呕,立刻挂了电话。

她一动不动蜷缩在床上,用力捏着手机,指骨都硌得发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黑暗中传来一声声破碎隐忍的哭声。

顾迎清夜里没怎么睡,天刚明就听见外面有动静。

早上有车会接住在赵家的宾客去殡仪馆,进行最后的告别仪式后,赵南川的遗体便要火化下葬。

顾迎清在床边枯坐许久,才起身洗漱,穿上黑色长靴和大衣。

南江市的冬季湿冷苦寒,常常夜里降温飞雪,天亮后只在地面留下一层雪化后湿漉漉的水痕,空气中都飘着寒意。

隔壁楼的餐厅有早饭,顾迎清没打算吃,等到出发前才去餐厅外面远远等着。

不多时,一个裹着黑色羊绒大衣,头戴贝雷帽的小胖墩被管家牵着手从餐厅带出来,手上还拿着个蟹黄生煎。

顾迎清连忙小跑上前。

小胖墩注意到了她,立时拉下脸来,看也不看她,从她身边径直走过。

顾迎清心里一涩,默默跟上去。

院子里停着许多黑色轿车,顾迎清伸手搭上他的肩,温柔说:“星星,你跟妈妈坐一辆车好不好?”

星星突然如临大敌似的,用力甩开她的手,生气地冲她吼:“你才不是我妈妈,你是害死我爸爸的坏女人!”

管家环视一圈周围,不少客人纷纷看过来,他低声跟星星说:“星星,别胡闹。”

管家抱歉地看了顾迎清一眼,“顾小姐,您坐我们隔壁那辆吧。”

顾迎清尴尬地点了点头,用苦笑掩饰难堪。

正要动脚,斜方向跑来个小男孩,上来就拉住她的手,同情地看着她,“阿姨,你可以跟我们一起。”

顾迎清在婚礼那晚见过他,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正要问他是谁,一道声音喊:“程之兖!”

顾迎清和小孩儿一起看过去,见程越生站在车前,警告地指了指小孩,面色严肃地朝他勾了勾下巴,“过来。”

不容拒绝的语气。

叫程之兖的小孩害怕那人,缩了缩脖子,可他还是觉得顾迎清太可怜了,鼓起勇气说:“你等等我,我现在就去说服我爸爸。”

爸爸?

顾迎清看向程越生,那小孩儿跑到他跟前,正跟他商量什么。

他抬眼朝她看过来,两人在寒风中视线相交。

顾迎清脑门儿直冒汗,想都没想,直接上了最近一辆无人的空车。

程之兖还在恳求:“爸爸,你让那个阿姨跟跟我们一起吧,星星居然这么对他妈妈,太可恶啦!”

程越生皱眉,“阿什么姨,小小年纪爱管闲事。”

说完便拎着他后脖颈的衣领,扔进了车后座。

程之兖撅着屁股,扑腾半天才在座位上坐好,小腿裤子缩上来一截,露出里面的卡通秋裤。

冬天穿得厚,小家伙折腾一番累得气喘吁吁,不忘跟他爸争论:“爸爸你怎么也这么可恶?!”

程越生斜他一眼,“你怎么知道她是星星妈妈?”

“大姐姐说的。”

“什么大姐姐?”

“就是你二表哥的女儿。”

程越生想起那个喊他小表叔的三十来岁的女人。

他敷衍问:“她还说了什么?”

“她还说星星妈妈是个贱人,我问她贱人是什么意思,她说小孩子别偷听大人讲话。”程之兖一脸天真无邪,“我觉得应该就是坏人的意思吧,可是星星妈妈很温柔,看着不坏。”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就知道她不坏?”

程之兖只听懂了后半句,说:“婚礼那天,她给我喝了果汁呢,身上香香的,穿着白裙子好漂亮,声音又好听。”

程越生看他那不值钱的样儿,不想再说。

……

到殡仪馆,下车时赵母许安融才看到顾迎清。

连日来,她深陷丧子的痛苦中,整个人形如枯木,麻木地接受着一句又一句的“节哀”。

看到顾迎清的那一刻,她才突然有了情绪,眼神似要吃人,只是碍着众多人在场,她不好当众给人看笑话,什么也没说,只恨恨瞪了顾迎清许久。

顾迎清知道她不待见自己,全程都默默跟在队伍后段。

从告别仪式到火化、下葬,流程走完已经是午后,一行人去酒店吃了午饭。

待席散后,参加葬礼的宾客走得七七八八,只剩下赵家的三两个近亲,许安融忽然起身朝顾迎清走去。

“你还有脸来!”

积攒多日的怒气在这一刻爆发,许安融当场左右开弓给了顾迎清两个巴掌,整张脸因愤怒而变得狰狞扭曲。

顾迎清脸颊发麻,咬牙忍受着痛楚和屈辱,眼皮都没动一下。

许安融强忍许久的眼泪倾泻而下,劈手指着顾迎清,一字一句冲她喊:“你害死我儿子,你怎么有脸来?你也不怕他半夜找你索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