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心 第三章疯了

第三章疯了

书名:上心
作者:池总渣
更新时间:2023-06-25 17:13

03

“你是不是疯了!”

回到家中的沈恕接到了这样的一条语音,是林志钧给他发的微信。

沈恕没有回他消息,转而抬手接过陈嫂给他温好的鸡汤。

待饮下后,才吃下司机买的解酒药。

脸上的温度在车上已经有点消退,他进入浴室,镜子里的人,从嘴唇到脖子仍泛着微红。

他是个喝酒容易上脸的人,怪不得郁松年刚才怀疑他喝醉了。

沈恕还住在本家,老爷子近几年身体不好,为了养生,回了山清水秀的老宅。

而他的爸爸沈南平则很少回家。

沈南平在感情事上极其不负责,当年把沈元带回家,就说要娶沈元的母亲。

结果在老爷子停掉他的花销后,就立刻反悔。

前几年又闹着要娶一个大学生,老爷子看着他心烦,就不再管他。

沈南平还真娶了那个大学生,再婚后便搬了出去。

至于沈元,因为要与他打擂台,同老爷子要了外地的分公司,前去大展拳脚。

老爷子虽然更加偏向沈恕,可沈元毕竟也是沈家血脉,他想要干正事,老爷子不可能阻止。

而对于沈恕来说,家里有看着他长大的陈嫂,以及管家老李就够了。

这两位自小照顾他的生活,待他无微不至,伴他这么些年,比起有血缘的亲人,他同陈嫂和老李更亲。

沈恕洗完澡后,换上睡袍,来到书房处理公事。

打开电脑没多久,就忍不住给助理发了个消息,让他查一下本市新开的楼盘,看看有什么好的住宅可以购入。

要宽敞,要风景好。

想了想,沈恕补充道,小区里最好有篮球场和健身房。

郁松年要是和他结了婚,他们肯定不能住在本家,当然是要搬入新房。

高中时郁松年就很喜欢运动,不知道现在还喜不喜欢。

对方应该还有在保持运动,今天看着身体比高中那会更结实了。

薄薄的t恤被撑起,胸口的肌肉轮廓引人遐想。

沈恕有些不大开心地皱眉,觉得郁松年不该穿成这样。

可是男性的服饰不如女性的种类繁多,郁松年分明穿得再普通不过。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沈恕闭了闭眼,及时打住。

手机里被他放置的林志钧,没有消停。

见他不回消息,便打来了电话。

沈恕接通后,点开公放。

林志钧那边的环境音很嘈杂,伴随着他惊诧的追问,吵得让沈恕觉得头疼。

“你知不知道,你在宴会上和郁松年求婚的事被传开了!”林志钧激动道。

沈恕略一挑眉:“怎么回事?”

林志钧:“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让你别昏头,结果你转头就去跟人求婚了!他现在是什么名声,你何必非要这种时候蹚浑水。”

“他不是浑水。”沈恕反驳道,“还有,这件事是怎么传开的,是有人听见了吗?”

林志钧头疼道:“不只听了,还发到了群里。好些人都跑来问我,你是不是为了搭上许炳章,所以打算出卖色相,牺牲婚姻。”

怎么一个两个都觉得,他和郁松年结婚就是一种牺牲。

“没有。”沈恕说。

林志钧明显松了口气,语调也高昂起来:“我就说不可能,肯定是他们瞎传,你怎么可能跑去跟郁松年求婚。”

沈恕:“求婚这件事是真的。”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沈恕解释道:“我说的没有,是指我没有出卖色相。”

“而且我和郁松年,怎么看都是他比较适合出卖色相吧。”沈恕务实道。

电话被挂断了,林志钧用行动表达了他懒得继续和沈恕沟通。

不多时,林志钧就发来四字真言给沈恕:你没救了。

沈恕没理他,放下手机,继续处理公事。

手机再次震动,他以为是林志钧在继续发飙,但微信跳出来的却是一个新的对话框。

备注着郁松年三个字的微信,给他发来了信息。

上一次聊天,已经是六年前。

他们的聊天记录只有短短的几句添加微信时,所附带的自我介绍,以及郁松年发来的感谢,而沈恕只回了一句不客气。

两人的对话到此结束,再无后续。

直到今天,沈恕看到郁松年发来的:到家了吗。

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却让沈恕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心上有些痒,又无处着力,没办法解决这份骚动。

沈恕回了个嗯。

郁松年发了个兔子微笑,他的表情包明显要比沈恕多得多,也更为年轻化。

林志钧经常吐槽沈恕像个老头子,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他都不喜欢,一点都不潮流。

犹豫了一下,沈恕打开了表情包那一栏,一口气下载了许多,这才切回对话,同郁松年说:“我的提议一直有效,你考虑好了尽快回复我。”

这话发出去后,沈恕便觉得自己的话语看起来好似有点急切。

这可是大忌,生意往来时一旦着了急,就会让对家看见你的底牌。

沈恕懊恼地追加了一句:“即使拒绝也没关系,不必为难。”

郁松年回道:“在我考虑好之前,我们能先尝试约会吗?”

沈恕盯着约会两个字,猜想郁松年也许打错字了。

直到郁松年给他发来了一个舞台剧的链接,问他有没有兴趣在周末时陪他一同前去观看,沈恕才反应过来,郁松年是真的要和他约会。

在纷杂的念头席卷沈恕之前,他本能地回了个好字。

郁松年跟他约定好时间,又和他确认:“是你来接我,还是我去接你。”

在郁松年给出的选项中,好像没有各自开车前往,在剧院门外会合的打算。

稀里糊涂地,沈恕顺着郁松年的节奏,说自己去接他。

郁松年便给他一个地址,不在郁家,而是一所大学附近的商业公寓。

沈恕知道得这样清楚,正是因为那所大学便是他就读的大学。

但沈恕没有多问,问郁松年为什么不住家,而是住在这里。

因为这和往他伤口上撒盐没什么区别。

不用想也知道,郁松年跟许炳章闹成那样,不可能还住在那,可那本应该是郁松年的家啊。

虽然结婚这件事有可能要忙很久,但比起帮郁松年处理家里那堆烂事来说,还算轻松的了。

不过沈恕倒没有因此而退缩,他还是很想和郁松年结婚的。

就像捡回一条脏兮兮的小狗,他会把他清理干净,变回曾经漂漂亮亮的样子。

因为这是他曾经很想要,却没能得到的郁松年。

沈恕合上电脑,拢着睡袍从书房出来,走向三楼。

在楼梯上,他又一次想起了郁松年。

在郁松年和沈元第一次踏入这个家的时候,沈恕就已经听说过郁松年了。

很难不注意到他,只因对方在学校里过于活跃。

从篮球场,到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排名,再到在校庆晚会上,出演话剧的郁松年。

青春期无穷无尽的精力,被郁松年用得很好。

而这无处不在的郁松年,人们嘴里讨论的郁松年,令沈恕早在见到这人之前,就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

他没想到郁松年会与沈元交好,看来郁松年样样都行,只有看人眼光很差。

那天他刚从补习班回来,步入高三后,学习繁重不少。

沈恕提着书包,踩着拖鞋从前厅走过。然后他就听见了一阵笑声,源于沈元。

沈元在这个家很少笑,沈恕也不怎么关心这个弟弟。

他望向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到了沈元,还有另一个男生。

高中的郁松年将头发染成了深栗色,而他的好成绩足以让老师们对他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家采光极好,阳光跳跃在郁松年的发梢与嘴角,将他的鼻尖和睫毛照得暖融融的。

与郁松年的放松不同,沈元在看到沈恕的那刻,便挺直腰板,如临大敌。

沈恕把目光从郁松年的睫毛上抽离,没有出声招呼,打算上楼回自己房间。

然后他听见郁松年开口问:“沈元,这是你哥哥?”

郁松年已经过了变声期,他的声音就像沈家放在三楼,仅作装饰用的钢琴,低沉悦耳。

沈元闷闷地应了声,与郁松年相比,沈元的声音仍然孩子气。

郁松年站起身,来到沈恕面前:“哥哥好。”

沈恕站在原地,没有理会。

他想,郁松年这般主动,看来是凭着优越外表,至今没吃过被人无视的苦头吧,他不介意让郁松年吃一下。

郁松年没有计较沈恕的漠视,而是笑着问他:“你长得真好看,能当我的模特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