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敢说我疯狗徒弟一句不好 第二章徒弟重生

第二章徒弟重生

书名:谁敢说我疯狗徒弟一句不好
作者:弯了弯了
更新时间:2023-04-21 17:10

沈无言无声打了个寒颤,在心里骂道:妈哒,这么英俊帅气的少年给打成这样,沈无言你怎么忍心下得了手啊,你就是个纯纯的变态虐待狂啊。

其实,男主萧景最初也是个温柔善良的小孩儿,他本是 一个小乞丐,感念沈无言把他带回师门,给他一个遮风避雨的场所,所以最初的时候,反派师尊在他眼里就是绝世仙人,他对反派师尊也是极其尊重极其爱戴的。

可是反派师尊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崩绝世仙人的人设。

见门内弟子遇难,反派师尊无动于衷不伸援手导致弟子惨死。

门内弟子被冤枉被陷害受委屈,反派师尊不给弟子伸张正义就算了反而狠狠责罚弟子。

门内弟子外出历练得来的宝物和秘籍必须全部上交给反派师尊。

反派师尊他还觊觎门内弟子美貌,且男女不忌,弟子不从就冠一个罪名废掉修为逐出宗门,就算从了那也是夜夜被折磨……

所以这完全就是一个畜生不如的衣冠禽兽,根本就不是萧景以为的绝世仙人。

男主萧景彻底意识到这个师尊并不值得尊敬爱戴,而后他开始反抗,反派师尊各种折磨萧景,但却不杀他,为的就是把萧景养肥,而后一口气吸光萧景的功力化为己有。

沈无言叹息:为什么他不是在遇到男主萧景的时候穿过来,那样他保证把萧景当祖宗一样供起来,给他好吃好喝,好好教他修习,成为一个被徒弟爱戴敬仰的绝世好师尊。

现在……

无一无靠:【你现在把他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也行啊,还没挖他灵骨吸他修为呢,还可以抢救一下下,奥利给!】

沈无言心里还是很烦躁,【给个屁,说的容易,你看看那野狼一样的眼神,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我特么还不如躺平被车碾死,投胎从新做人一了百了。】

不是沈无言想摆烂,是萧景那眼神让他害怕。

呜……命运跟他开了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大玩笑。

呜呜呜,他的豪车,他的大房子,他的随便刷的卡,他的手抓饼,泡面,奶茶……

沈无言还没哀悼完,就被打断了。

“师尊,您这是累了吧,不如弟子替您好好教训教训萧景?”

沈无言闻声看去,跪在地上毛遂自荐去找死的是执法堂的大弟子周南,他的狗腿子之一,修为平平,但拍马屁看人脸色的功夫倒是很到家。

见沈无言看他,周南膝行几步,谄媚的笑着说:“师尊您放心,萧景打伤同门不仅不知悔改,竟还敢当众顶撞于您,弟子一定狠狠责罚他,让他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沈无言心说:你要作死就自己作,可别拉上我啊。

沈无言挑眉:“叫谁师尊呢,还有,弟子,谁的弟子?”

周南傻了一瞬,结巴道:“您,您啊。”

沈无言伸手一指,指着血淋淋的萧景,“看清楚了,那才是本尊的亲传弟子。”

周南:“……”

萧景冷哼了一声,沈无言觉得他可能是想说:这亲传弟子谁愿当谁当,老子不伺候了……

周南也是个机灵的,立马改口喊:“仙,仙尊,那萧景怎么处置?他拒不认错,是继续打”

打个毛啊打……

“一边儿去——”沈无言轻踹了周南一脚,霸气的维护道:“谁敢动我家徒儿一根手指试试。”

无一无靠卖力鼓掌:【好帅,就是这样。言言加油!!】

暗牢里执法堂弟子你看我我看你。

周南震惊傻眼,不知道沈无言这又是唱哪一出,半天才小声嗫嚅着:“……您老不是才动了?”

修仙之人耳聪目明,沈无言听得真切,心里哭唧唧的说:“所以这不正找补着了吗。”

沈无言轻咳一声,一脸严肃的瞎说八道:“本尊那是练功不慎,一时走火入魔,糊涂了。难道你们也跟着糊涂了不成,竟不知拦着点本尊,看把我徒儿打成什么样了,本尊看着都心疼。”

周南:“……?”

暗牢弟子:“……?”虽然他们仙尊说的真诚,但他们怎么就是不信呢?

萧景脸上挂着冷笑,在他看来,沈无言的一切都是表演。

沈无言要的不过是自己的灵骨和那一身修为而已——是的,没错,萧景带着记忆重生了。

虽然他不知道沈无言为什么会这么反常,但沈无言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沈无言就是个卑劣龌龊下流的禽兽,根本不配为人。

沈无言此刻无心管是不是崩人设了,崩不崩吧,无所谓,保命要紧啊。

就如无一无靠说的那样,还没挖灵骨,还没废修为,还可以抢救一下下,希望抢救得及时。

沈无言大步走到萧景身边,然后愣住了,接下来该怎么办?那铁链子有小孩儿手臂那么粗壮,怎么打开?

他躲开萧景怨恨嘲讽的眼神,轻咳一声,偏头喊:“周南,还不过来给我徒儿松绑。”

周南不愧是狗腿子,跑得特快,转眼到了跟前,提醒:“仙尊,萧景不顾同门之谊,外出历练的时候打伤同门弟子,按照宗门律令,此刻还不能给他松绑……”

沈无言蹙眉,问:“那弟子叫什么?”

周南回道:“叫陈东。”

沈无言记得这一段剧情。

凌云宗的弟子每年都会组队出去历练,与萧景一组的陈东是他二师兄的侄儿,平日里仗着有人撑腰,为人十分霸道。

这次历练,他要抢萧景获得的机缘,被萧景打成了重伤,从此再也无法修行。

原著中,反派师尊为了维护自己执法长老在众人心中不偏不倚,绝对公平公正的形象,差点没把萧景打死……

沈无言挑眉嚣张道:“本尊徒儿乃是正当防卫,何错之有,把那个胆敢抢本尊徒儿机缘的陈什么,给本尊抓进来。本尊徒儿吃过的苦,让他也吃几遍。”

周南像是没听明白一样瞪大了眼睛:“……?”

他伺候在这位执法长老跟前数十年了,虽不敢说十分了解这位执法长老,但七八分总是该有的吧。

若是以往,他肯定会打死自家的徒弟,可是……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突然摸不准了。

沈无言见周南傻愣着,又被萧景探究的眼神盯得内心发毛,只好找周南当出气筒:“还不快?是不是不想干了?”

周南也不敢再多想,手一挥,黑色的玄铁链如有生命般自动解开缩回到墙壁。

沈无言无声挑眉:原来是这样弄的,只是灵力该怎么使?

没时间给沈无言多想,离开了铁链的束缚,萧景身体一软向前扑去,沈无言大步上前伸手接住。

下一秒,绵软无力的萧景回光返照一般,突然出手死死的掐住了沈无言的脖子,把沈无言提到了半空。

一切都发生在须臾间,沈无言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