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靠魅力在无限世界封神 第四章他是在撩我吧?

第四章他是在撩我吧?

书名:我靠魅力在无限世界封神
作者:九狸狸
更新时间:2023-03-06 11:35

林见舟是体育生,风吹日晒的时候多,手掌粗糙肤色又深,和掌心下的细腻白嫩对比不要太明显,画面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在周一又一次因为没法忍疼而哼出声时,他豁地站起来仓促转身。

“差不多了,今天洗澡时小心一点不要沾太多水,明天我再来给你上一次药。”

周一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就抓着自己的药膏落荒而逃。

听着门嘭地一声关上,周一眨了眨眼,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孤零零的空塑料袋,又看了一眼安安静静的房门,半晌讷讷:“不是说……讨论一下那个敲门的人吗??”

夜晚十点半。

外面的动静陆陆续续变少,又等了十多分钟,仔细听着没什么动静了。

周一这才拿上睡衣,端着盆,轻手轻脚打开房门,确认没有别人,火速朝浴室走去。

他脚步声轻得如同猫儿,没有弄出丁点大动静,悄无声息拧开标注了男浴室牌子的房门走进去。

应该是为了让住户够用,这浴室修得像个澡堂子,靠门这一边挨着墙修建了一个洗衣池,再往里就是一格又一格简易的洗澡间,每个格子上一个花洒。

可能为了省电,浴室灯很昏暗,加上潮湿水汽,在这里边待着感觉并不是太好。

周一没敢往最里面走,但也不敢在太外面,于是选了一个离最里面的格子还隔着两个格子的位置,把干净睡衣放在盆里一起放在中间的隔挡最上方,才开始窸窸窣窣脱衣服。

脱下来的衣服一件一件,也搭在了那个隔挡上面。

那个隔挡的高度刚好遮到周一额头位置,就算隔壁有人也不容易彼此看见,私密性还算可以。

周一又确认了一下前方的帘子是拉好了的,这才放心除下身上最后一件衣物,打开了花洒开关。

水流哗哗而下,冲刷掉身上的汗水,让周一一瞬间觉得心灵都被洗涤了。

他昨天就没洗澡,今天又出了几身汗,这时候洗得那叫一个忘我,甚至都没有听见浴室门被推开的轻响,也没有看见路过他帘子底下的那双锃亮的皮鞋。

直到他洗完,关上了水,抬手去摸搭在隔挡上面的盆,却摸到了带着温度的一只手。

周一只觉自己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猛地缩手抬头……

隔挡的那一方,足足高出隔挡一个头的男人,正好整以暇的朝他看着,见他终于看过来,翘了翘那张薄削的唇,声音轻且阴翳。

“看到我这么害怕吗,小兔子?”

啪——

一声响指传入耳中,周一清明的脑海霎时陷入了一片茫然空白当中……

*

周一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

醒过来的一瞬间,他的思维还显得很迟缓。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像是宿醉之后的头疼,身上也很酸软。

他睡觉前干什么了来着?

努力回想了一下,记忆好像断在了去洗澡。

却没有怎么回来的印象。

周一脸色逐渐凝重,一把掀开被子,却见睡衣好好穿在身上,除了肢体酸软些也没有别的不舒服,连手肘上都没那么痛了。

他疑惑的眨了眨眼,思索未果,外面的尖叫声已经被吵嚷声取代了。

“咚咚咚……咚咚……”

熟悉的敲门声,很快门外传来林见舟的声音。

“周周,起来了吗?在里面吗?”

周一应了一声连忙起来,跑去开门。

“你怎么来啦?”

他仰着一张素白的脸,甚至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对林见舟的信任已经加深了,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就毫无戒备的开了门。

林见舟的目光却落在他比昨天更红润的唇上,瞳孔收缩了一瞬,垂眸瞥见他赤脚站在地板上的模样,不由分说拉住他衣袖挤进来把他往床边带。

周一疑惑眨眼,愣愣地任由他按着自己肩膀坐在床沿,却见他蹲下来,一手握住他脚踝,一手拿起了旁边的拖鞋。

周一:!

“我自己……来……”

都穿上了。

他很有分寸的一下子就给他穿好鞋松了手。

周一却觉得被他握过的脚踝一阵滚烫。

脚趾在拖鞋里无措的缩了缩。

周一想,他是在撩我吗?

他是在撩我没错吧?

“地上凉,下次穿好鞋再来,我可以等你。”林见舟说。

周一讷讷的“哦”了一声,觉得气氛很有些不妙,转移话题道,“外面怎么了?”

说到这里,林见舟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公寓里死人了。”

他说着,很是紧张的样子观察周一的脸色,却见他并没有露出害怕的样子,甚至都没有好奇的样子,只是平淡的哦了一声。

林见舟挑了挑眉。

周一这才惊觉自己反应不对,而且他毕竟还背负生存任务,身边发生这种事怎么着也不能再漠不关心,于是连忙补救。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出去看看吗?”

林见舟很喜欢听他说“我们”时的神态,俊朗的脸上浮现出笑容,“周周想去看看吗?想去的话就去,害怕的话我陪你。”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还不清楚,我一听出事了就急着来找你了。”

周一招架不住他的目光,也接不住他的直球,只得转移话题,“那我穿一下衣服。”

他顿了一下,林见舟立刻道,“要我出去吗?”

他都这么问了,周一也不好显得太矫情,都是大男人,尤其体育生们都习惯了当着同伴换衣服吧。

他不想林见舟察觉他的取向,于是极力平静的说道,“没什么的,不用。”

林见舟勾了勾唇,扫了一眼他躲在身侧抠手指的手,转过了身,说道,“你这里好多书啊,我能看看都有些什么书吗?”

周一松了一口气,“你随便看,我很快就好。”

见他果真转身去看堆在墙边的书了,周一连忙翻找出了要穿的衣物,下意识背过身去开始换。

殊不知在他背过身的同时,他身后的人却转过身来,肆无忌惮的看着他。

柔软的睡衣被掀起来,露出了白皙紧致的腰身,两个腰窝无比抢眼诱人。

随着动作,更多的曲线露了出来,惹得林见舟的目光变得寸寸灼热。

倏地,他目光一凝,呼吸都滞住。

只见青年白皙消瘦的后背上,那对优美的肩胛骨间,密布层叠了一片红红紫紫的痕迹,差一点就将蔓延到他后颈。

仿佛无声而又张扬的宣告,这是为自己的所有物打下的烙印。

林见舟几乎目眦尽裂。

周一却毫无所觉,快速的脱下睡衣穿好衬衫,那一片旖旎得近乎刺目的痕迹便被遮盖得无影无踪。

等林见舟好容易从怒火中烧里强行冷静下来,他已经穿好西裤在系皮带了。

等周一穿好转过身,看到的依然是林见舟在翻看那堆书的背影。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背影看起来有些紧绷,无端给周一一种他正在生气的错觉。

“见舟?”

冷清清的声音念出自己的名字都显得这么动听。

林见舟转身,面上笑意如常,“好了?那我们走吧。”

周一点点头,林见舟却又拉住他,给他递了帽子口罩,看他戴好,这才两人一起出了房门,朝着吵嚷的地方走去。

那是在走廊另一边尽头处。

那里已经围了好些人,议论声惊呼声中最明显的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哭天抢地的咒骂声。

“哎哟!!真是作孽呀!!怎么这样呀??这还叫我这房子以后怎么租啊??这杀千刀的该死的凶手就该剁碎了喂狗啊!”

这听起来应该是房东。

而一路走过去,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他们。

即使是戴着帽子和口罩,周一也对被注视这件事感到万分不适。

好在林见舟似乎察觉了他的不舒服,尽量用高大的身躯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目光。

饶是如此,周一还是察觉到了两道视线。

一道特别不舒服的,黏腻恶心的视线,来自住在他左边隔壁的猥琐中年人。

还有一道,不温不火但存在感却又难以忽视。

周一忍不住看去,看进了一双湖蓝色的眼睛里。

脑子好像有瞬间的晃神,一个画面碎片在眼前一闪而过,再清醒过来,又像燕过无痕,什么都想不起来。

周一脑海里警铃大作,带着强烈的戒备仔细观察。

那是一个穿戴非常正式,梳着一丝不苟的背头,戴着名贵腕表,怎么看都和这个廉价的群租公寓楼格格不入的男人。

他长相温润斯文,气质平易近人,旁边的一个穿着暴露的大波浪长发女人假装害怕不住往他身边贴,几次妄图吃他豆腐他都只是不着痕迹而又礼貌的避开,不见丝毫愠怒。

这人从内而外,从上到下除了名贵,也很矛盾的给人半点没有攻击性的感觉。

周一却本能的心口狂跳,觉得危险。

有时候,周一这个人就是有一种小动物般的直觉。

直觉如此,他就不会去作死。

把自己乖乖往林见舟身后一躲,全当自己不存在。

却没看到看他这个动作,那名贵男人阴翳了瞬间的眼神。

林见舟护着他,在人群外围就停了下来。

走廊狭窄,站不了太多人,透过一双双各式各样的腿,周一看到了事发地,也就是这一头尽头这间房前的场景。

门是敞开的。

有一双没穿鞋的女人的脚无力的垂在门外,血水顺着她的脚腕流淌出来,染红了好大一块地面,旁边倾倒着一个盆,还有乱糟糟的洗浴用品,而门框上,门边墙壁上,依稀可见都是喷溅的血迹,还有带血的掌印指印。

稍微看一看就能推断出,这个人是洗完澡后回房间时被袭击,她想往房间跑,但被生生砍烂了脚腕,挣扎爬行时还一次次被拖出来,到死都没能完全逃进自己的房间。

光凭这脑补,就足够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而周一更想知道的是,昨晚必然闹出很大动静才是,就凭这里奇差无比的隔音,为什么他什么也没听见?

那这些同层的住户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