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笼之下,皆是血海 第一章手术

第一章手术

书名:囚笼之下,皆是血海
作者:鹤兰
更新时间:2023-05-09 11:54

“娇雪,你等我,我们很快就可以再次重逢了。”

“这一次我不会在让你离开我了。”

白发男子咬破手指,把血滴在蓝宝石上,血液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快速消失。

隐约听见床头有说话声,睡眠质量不好的秦水,迷迷糊糊的把眼晴睁开了一条缝。

模糊的看到面前站着一位白发男子。下一秒,一道白色的光从蓝宝石射出,很快吞没了秦水眼前的视线。

清晨,在阳光的照射下,秦水从睡梦中缓缓醒来,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用手去挡阳光,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一下就傻了眼,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我昨晚半夜好像迷迷糊糊的,看到过一位白发男子,最后出现了一道白光,我就睡着了。”

“然后醒来就变成了婴儿。”

“我这是小说中写的哪种情况???”

………

看王蝶不顺眼的刘梦,走过来大骂。

“没用的东西,又生了个女儿。”

王蝶委屈道:“妈,我也不想啊。”

“我要是能选择生男生女,我肯定选生男孩。”

“闭嘴!就是你自己肚子不争气,还找其他理由。”

王蝶想让秦浩帮她:“秦浩。”

一旁的秦浩一脸不耐烦:“生这么多你养啊!”

“秦浩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你老秦家,生个儿子传宗接带吗?”

“我不生,谁以后给你养老。”

秦浩一脸不屑“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让你给我生孩子的话。”

“咕噜…噜。”

“哇哇…哇…哇…哇…。

脸上出现嫌弃的表情:“真烦!”

“快让她停下来,我头都快被她吵爆了。”

王蝶看向哇哇大哭的秦水,把受到委屈的火气,全都向秦水身上撒去。

“你个扫把星,一天到晚就知道哭。”

秦水努力把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看到熟悉的面庞,心里有点慌,努力想让自己停下哭声。

可饿了就哭是婴儿的天然保护机制,完全没法控制。

见王蝶脸上怒气越来越多,知道自己逃不过一顿毒打,眼里满是绝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蝶抬起的巴掌。

就在巴掌快落下,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谁呀?早不来,晚不来,翩翩挑我气头上来。”

打开门,门前站着穿着一身白军服的雪傲。

看见门前身形修长,长相帅气的雪傲,王蝶有些移不开眼。

“你好,我接到居民报警,说你虐待刚出生一两天的婴儿。”

王蝶笑着:“警官,我们怎么会虐待自己的孩子,肯定是那些人胡说。”

“想故意污蔑我们,损坏我们名声,警官你可一定要替我们做主,不然这让我们面子往哪搁。”

雪傲冷谈的脸上出现一丝怒气:“面子,你要是还要面子,就不会虐待一个刚出生两天的婴儿了。”

“不用在多说废话了,证据已经确凿,我今天就是来带他走的,从今往后她和你们一家,没有一点关系了。”

“还有,这墙不隔音,吵架声以后小点,你们以经扰民了。”

“我希望我不会在收到,你虐待孩子的报警,如果在有。”

“你就去监狱里好好忏悔自己犯下的罪行吧。”

弯腰抱起床上光溜溜的,只有一块尿布的婴儿,走了出去。

雪傲勾起嘴角:“小婴儿,你获救了哦。”

见是回到出生前看到的白发男子,心里也大概明白了一些事,知道自己回到出生前两天,一定和他有关。

秦水正在发呆时,雪傲以经把车开进了一所高档小区里。

“小婴儿,别发呆了,看看你对以后居住的小区还满意吗?”

小区绿化桃花艳艳,柳树成荫,一想到自已前世住的还是铁皮房,就很满意了。

虽然怀疑雪傲有什么目地,也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挥了挥双手表示满意。

“小婴儿,眼光不错。”

抱着婴儿走上电梯。

“叮咚。”

电梯停在了八楼,拿出钥匙打开了888的房门。

走进室内,整个房子以简约分装修,朴素而不失雅致。

装饰艺术充满了新意。

“咕噜噜。”

肚子又响起了吃饭铃声。

秦水挥了挥小短手,成功引来雪傲的注意力,拍了拍肚子。

“小婴儿,饿了。稍等一会,我去给你灌奶粉。”

把换好尿不湿的秦水放进婴儿床里,盖好小被子走进厨房。

烧开热水倒进奶瓶,掺凉水中和摇一摇,用手背试了试温度,刚刚好才拿着去喂秦水。

看着秦水抱着奶瓶吃的很香,记起了名字的事。

“对了,我还没给你取名,我想想……,你以后就叫雪骄。”

“骄而不燥,怎么样。”

想想自己以前的名字比这个差,秦水挥挥手,表示赞同。

半夜

雪骄想上厕所,努力想从婴儿床上爬起自己去解决。

不一会还是认命,拉在了纸尿裤里。

做为婴儿的她,现在想爬起来,还真的是有点困难。

“哇哇…哇…哇…。”

“谁…在哭,对了…雪骄。”

“拉粑粑了,我马上给你换尿不湿。”

天微亮

“哇…哇哇…哇…。”

“对,要喂奶了。”

雪傲摇了摇脑袋,穿上拖鞋走进了厨房。

几分钟后,雪骄满意的喝着奶,雪傲有些疲惫的靠着婴儿床,拿着奶瓶。

“看来我要请个保姆了。”

满月后,雪傲请了一些人,给雪骄办了人生第一次满月宴。

雪骄也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的笑了。

第二天,雪傲抱起雪娇,走进了早已准备好的研究室。

“总算满月了,养了这么久,健康已经达标了,是时候该给她做检查了。”

把雪骄放在手术台上,拿出了一台小形仪器,把她放了进去,用绑带固定住她胖胖的四肢。

按下按钮,圆蛋形的舱门缓缓合上。

“不要害怕,很快就好了。”

想要挣扎的雪骄也只能认命。

被绑在仪器里,感慨一下倒霉的命运。

上辈子活的凄惨,这辈子还没改变什么,就要死于襁褓里,有点不甘心,别人有的好运,自己真是一点也没有。

命运真是不公,明明自己不求什么荣华富贵,要的就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和最简单的亲情,为什么连这些拥有的资格都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