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封心锁爱后学霸倒追我 第三章酒店

第三章酒店

书名:封心锁爱后学霸倒追我
作者:成吉
更新时间:2023-05-15 12:00

“雷钊成,雷钊成,起来了。”何齐越伸手轻轻摇晃着身边人的肩膀。

雷钊成半眯着眼,面前是何齐越的身影。“何齐越”雷钊成嘟囔着,一时分不清现实还是梦里,他朝着何齐越伸出了手。

何齐越看见雷钊成伸手就想把他拉起来,他一拉雷钊成不知怎么中途一沉就把他给带下去了,接着雷钊成又跟没醒似的压住了何齐越。

何齐越被雷钊成压得喘不过气,他艰难的搂着雷钊成“雷钊成,起来。”他推了推雷钊成,雷钊成没有动。

“哟呵,你俩这干嘛呢?”一旁才准备离开的徐凡被两人奇特的姿势吸引了目光。

“他喝醉了。过来帮我把他弄起来一下。”

徐凡走过来拽着雷钊成的手把他拉上来,江遇看见他们三个在这边,走过来:“他这是喝了多少啊。刚好九点,你们现在还回得去吗?”

“我应该要回去,你回不回?“徐凡对着江遇说。

江遇没答,她走过去摇了摇雷钊成:“雷钊成,你这是喝了多少啊。欸,你回不回学校。”

雷钊成刚才摔了一下,现在又被江遇摇着人早醒了,醒了头更昏了,他看了看江遇嘟囔着:“我明早没课,不回,我待会找个酒店将就一晚“说着又闭了眼睛。

江遇雷钊成这样子,对徐凡说:“我不回去了,我把他带酒店去。你带着我室友她们回去吧。”

“不行,你一女生去酒店不安全”徐凡看着江遇

“没事,我都成年了,刚好今天可以用身份证了”说着,江遇准备上手去拉雷钊成。

突然,半路伸出来手比江遇快了一步,拽着雷钊成“你和你室友们回去吧,我带他去酒店。”何齐越说着。

“我觉得行,人何齐越比你靠谱多了。”徐凡极为赞成的说。

“你明天没课吗”

“没课,你先回去吧,还有你室友呢,和徐凡一路安全些。”

江遇想了想说“那行,我先走了,帮我把他看好啊。”

“走吧走吧”说着徐凡推着江遇往外走,“何齐越,我们走了啊。”

江遇他们一走,包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今天不回去了。”何齐越给他的室友夏桀发信息。

夏桀一看就知道再玩手机,回消息速度之快:收到!

接着何齐越点开软件在附近挑了一家酒店。

雷钊成从眼睛缝看何齐越,刚刚那一顿折腾他也不是很晕乎了。他听见了刚刚他们说的话,理智让他出声制止,可他没有,他想着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

何齐越关了手机,他转过去看了看雷钊成,还在睡。

“哎,“何齐越上手把雷钊成扶在了自己身侧,半拖着他往外走。

雷钊成顺着何齐越的力道站了起来,也没敢全压在别人身上。何齐越带着人艰难的抵达了酒店。

“你好,我在网上订的房间。“说着,何齐越将身份证递了过去。晚上酒店前台只有一个女生在。

“您好,请问两位都住宿吗?两位的话他也要出示一下身份证。”前台看了看他俩说到。

“好的,稍等一下。“何齐越伸手把靠在他身上的雷钊成扶起来了一点。

你别动啊,我找身份证“雷钊成今天穿的一件短款羽绒服搭了一条黑色的运动裤。何齐越将手伸进了雷钊成的上衣口袋里摸了半天没有找到,身份证在裤子口袋里,雷钊成又不敢动,怕何齐越发现他醒了。

何齐越摸完上衣,又开始翻他的裤子口袋,雷钊成感觉自己的脸很烫,头不自觉的往旁边偏了偏,他一偏就和旁边的前台对上了眼。前台捂着嘴,憋着笑看着他俩。雷钊成觉得自己脸更红了。

何齐越摸到了身份证,朝前台递了过去。前台赶忙放下手给他们办理了入住。

何齐越将房卡查在门口,没有标间了,只有大床房,他雷钊成扶到床上放下。他也跟着平躺在床上。太累了,抗着雷钊成这大个子走了这么久。何齐越想着想着,拿脚轻踹了一下雷钊成。雷钊成一惊,以为何齐越发现自己没有喝醉。头脑急速风暴中,何齐越起身走进了厕所。

隔了一会儿,他出来了,走到床边把雷钊成的鞋给脱了,然后把他整个人搬了上去。他自己也跟着躺在了床上。

雷钊成被人平躺着放着,也没敢动一下,身旁的目光过于热烈,他不知道何齐越为什么要盯着自己看,他只知道自己眼睛必须死死闭着,以免身旁的人发现自己并没有喝醉。

过了很久,一旁的人移开了目光。

也许是白天睡多了,雷钊成躺在床上没有睡,过了很久,他听着何齐越的呼吸渐渐平稳,他扭过头,在黑暗中看着何齐越。窗外的灯火阑珊从窗帘的缝隙溜进来,光影间,何齐越的侧脸棱角分明中是坚毅的,但隐约中透露着安静柔和。

就是何齐越,外表看着高冷不亲近,可是一旦认识了,他就会掏心掏肺的对朋友好。因为亲身经历过,所以再回想时满是怀恋。

“雷子,帮我拿个快递。”雷钊成才准备走就被袁飞扬喊住帮忙干活了。

“嗯,把取货码发给我。”说着雷钊成就走出教室了。

上次胎爆了,车被送去修了,雷钊成这几天就没骑车。在教室逗留了一会儿,外面的人已经很少了,雷钊成看着手机上袁飞扬发来的取货码,怕下午来不及,想了想还是先去拿快递。

出了校门便往快递站的方向走去。

“喵~喵呜~“雷钊成听见微弱的猫叫声,他停了下来,细细听了一下,往声源走去。

学校旁边那巨大的梧桐树下放着一堆废纸壳,纸壳上还有一件脏兮兮的棉袄,从那缝隙中看得见三两只小猫。才下过雨,青石板路上十分潮湿,而三只小猫待的地方却干燥温暖,想来母猫定是很爱它的孩子的。

“喵喵“突然从旁边窜来一个东西,快得只看得见一团白影。那团白影横在雷钊成和小猫中间,原来是母猫回来了。那猫弓起背,尾巴翘着,一脸戒备的望着这个陌生的人类。

雷钊成看了看这只母猫和那三只才睁眼的小猫。准备去旁边的便利店给小猫们买一些吃的。

“雷钊成?你在这干嘛呢?“身后有人出声询问。

雷钊成转过身,看见了何齐越,他提着一个袋子,从便利店那边走来。

“我看这边有一群小猫,我准备去给他们买点吃的。“

“嗯?不用了,我这买了一些。“说着何齐越向雷钊成晃了晃他手上的袋子。

那只白猫走到何齐越身边,用头亲昵的蹭了蹭他裤脚。

“这只猫怎么还差别对待呢?“雷钊成看着白猫亲近何齐越,想了想他刚刚对自己的态度,十分不爽。

“之前我就给它喂过好几次食了,想来是记住我了。“何齐越蹲下身温柔的摸了摸白猫的头。

他站起来把袋子里的牛奶拿出来,还有几个瓶盖”过来帮帮忙吧“

他们把牛奶倒在瓶盖里,让小猫们方便喝到。白猫就在旁边吃火腿肠。

“你怎么往这边走了?你家不是在那边吗?“何齐越出声问雷钊成。

“哦哦,我帮我们班的拿快递。”雷钊成说“嗯?你怎么知道我家不在这边?”

“废话,你不是住在在江遇家对面嘛。”何齐越的手

“对吼,我说呢。”雷钊成挠了挠头。

“走吧,我也去取快递。“何齐越拍了拍还蹲着的雷钊成。

“取货码?名字?”

“4238”雷钊成看了看手机说到。

“1726”何齐越接着说。

不知怎的,俩人谁都没有说名字。

快递站的阿姨走到后面的货架上拿回了两个快递,她走回来看了看手中的快递问“4238?名字是什么。”

“雷钊成看了看手机上袁飞扬发来的名字,又撇了撇旁边的何齐越,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字,心里把袁飞扬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终于在阿姨眼神的催促下雷钊成开了口“袁飞飞飞飞飞飞你大哥扬“说完他听见旁边传来一声短促的笑声,雷钊成感觉自己整张脸都红了。

“你别笑啊,你的呢?“那阿姨把雷钊成的快递签收后问何齐越。

“咳咳 “何齐越战术性清了清嗓子,接着雷钊成便看着何齐越那张本该说着高深数理化的嘴,轻启”贾斯汀·比伯的中国籍老婆“雷钊成目瞪口呆,他两厢比较之下,还是感觉何齐越这个更羞耻。

何齐越伸手将雷钊成的头扭了过去“别看我,我姐的快递。“

“嗯嗯,对的对的“一听这名就不可能是何齐越本人的,只是从他嘴里说出来这几个字,好奇怪的感觉,让雷钊成止不住的想笑。

“让你们一天天的取些奇奇怪怪的名字。“那阿姨看够了笑话,把快递给了过来。

俩人逃跑似的出了快递站,“哈哈哈,没有想到啊。”突然雷钊成笑了起来。

“没想到什么?”何齐越笑着问他。

“没想到在校高冷学霸快递名尽如此的…嗯?”雷钊成看着他戏谑道“羞耻?”

“高冷学霸?”何齐越伸手挠了一下雷钊成的侧腰,“我高冷?”雷钊成怕痒朝一边躲闪。

“我高冷?嗯?雷钊成,高冷学霸可不会教一个人判断电势能小三次。”何齐越拉过雷钊成的手腕,“我高冷?”

“哈哈哈,你不高冷,我错了。”雷钊成被何齐越挠得受不了只能求饶。

“我要是高冷,你现在早就被我拉入教学黑名单了。”何齐越大发慈悲的收了手。

雷钊成看着他,树阴下少年的笑容明朗灿烂。他心微动“何…”

话还未说出口,就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打断。

“姐?“何齐越笑着接通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快点要开饭了!“电话那头的人装作不耐烦道,可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是只有亲近的人才能说出口的催促。

“路上了,挂了啊。“说着何齐越挂断了电话,“那我先回去了?“何齐越指了指回家的方向。

“再见!“雷钊成向何齐越挥了挥手。

“再见“说着何齐越转身向他家那边走去,他身后的雷钊成站在原地愣了很久,直到转弯看不见背影,伫立的人才回过神。

雷钊成走在路上不免想起来何齐越说名字的样子,还是止不住的想笑。

“唔唔唔~~”雷钊成将手机拿出来,看见是袁飞扬就想到刚刚那名字的事情。

袁飞扬还没说话就听到雷钊成气急败坏的声音“袁飞扬,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快递名取的啥玩意?”

袁飞扬想了想自己的名字赶忙为自己辩解。“怎么了怎么了。你不知道最近电信诈骗很严重嘛?网购不能用真名的好嘛。”

“就你取的那名,人犯罪分子弯都不用绕就能猜出来。”雷钊成毫不留情的讽刺他。

与此同时,何齐越回到家,他那躺在沙发上看小说的姐姐看见自己的快递员回来了,问道“我快递呢?“。

何齐越将他手中的快递轻抛了过去,他姐何川越一手接住“干嘛呢,干嘛呢”接着作势摸了摸她的快递说到“轻点,我斥巨资买的口红呢。”

“我说,你下次能不能把你那名给改改。”何齐越将书包放下进洗手间洗手。

“怎么了?网络诈骗很严重的,我这是保护自己的隐私。再说了,我那名怎么了,那就是我的第二重身份。”

何齐越从卫生间出来,猛的朝他姐甩了甩。

何川越被甩了一脸的水,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撸了撸袖子说“何齐越,你长能耐了是吧。”说着作势要过来打他。

何齐越往厨房那边躲了躲喊道“妈,我姐要打我“

“该,叫你欠“他妈妈端着一盘鱼从厨房出来。

“哼哼,叫你欠。“何川越轻手拧了拧何齐越的胳膊。转头便去她妈妈身边撒娇卖乖“妈妈,我饿了。“

“马上了,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好勒,洗手吃饭喽。“何川越笑着跑出了厨房。

雷钊成在楼下炒饭店打包了一份炒饭,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小孩打闹声充斥着整个居民楼。他走上了楼,在门口时闻到了炖排骨的味道,他望了望对面的门心想:莲藕排骨汤吧,江遇最喜欢喝了。

接着,从书包里找出了钥匙,门一开冒出一股子冷气,他朝里看了看客厅的窗户开着,十二月底的冷风往里面钻,这屋子竟还不如外面有温度。

想来是没有烟火人气的缘故吧,雷钊成嘴角一扯,把门带过来关上了。没想到破旧的铁门如此厚重,门一关就彻底隔绝了屋外的声音和烟火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