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隐入华年1993 第二章隔着二里地,一眼看见她

第二章隔着二里地,一眼看见她

书名:隐入华年1993
作者:火中取例
更新时间:2023-05-18 10:20

“来乖乖,穿上叫姑看看!”

老规矩,给买新衣裳了。

为什么陆子坚的老妈对自己这个大姑子充满怨气,但一辈子都揭不开这件事呢,还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拿人手短。

仅陆子坚自己记得的,他从小到大就没用家里给买过新衣服。

一年四季从里到外,都是大姑包办。

可着洋气好看的,甚至是大牌子买。

关键还是老陆家的独一份儿待遇,陆子坚的亲弟弟妹妹,二叔家的弟弟妹妹,都没这个待遇。顶天了拣他的二手衣服穿。

为这个,二婶倒是跟大姑吵吵过两回,但无一例外被镇压了。

跟大姑姐吵架本来就丢人,问题她还是个乡长!

大姑就是这么个人,红果果的偏心。

这次买的居然是一件呢子大衣。

长半身及膝的,上手一摸料子就知道肯定很贵。

老实讲,93年的这个时候,曹州地区还没改市,还叫地区行政公署,穷得很,号称是鲁省的青藏高原,教师公务员拖欠工资动辄半年一年都是家常便饭。

副乡长也好副校长也罢,其实日子算不上多滋润。

而且大姑这一辈子当官,用她自己的话说,顶天了就是收点年节的顺手礼,从不贪一分钱。

两口子都当了一辈子官,退下来的时候只有五十来万的存款,给柏幼安交个首付都不够,柏幼安买房子还是陆子坚这个大表哥给出了一大半的首付。

这呢子大衣,估计好几百。

这年头,副乡长一个月也就500来块的工资。

“嚯!还得是我大侄子!瞧瞧,多好看!”

穿上之后对着半身镜一照,不得不说,陆子坚都觉得自己真好看。

已经一米七六的身高,拿到二三十年后也不算丢人,在这个年代的鲁省,更是绝对的鹤立鸡群,他平常又比较注重仪态,站那里腰背笔直,此时呢子大衣上身,越发显得卓尔不群、帅气逼人。

臭美一下年轻时的自己,陆子坚转身就笑嘻嘻,“这是给大姑父买的吧?”

大姑也笑,“你管那个,他穿没你穿好看,再说了,他一个破乡中的副校长,穿那么好干嘛!干净板正就行了!我们子坚才是最需要好衣服的时候!”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吧,后来陆子坚觉得,不管自己对柏幼安多好,都是该的。女朋友有意见,那就分手好了。

我能不要你,但不能不要我妹妹吧?

扭头看,大姑父柏长青隐隐有些肉疼的模样。

陆子坚安慰他,“姑父,我穿几天就还你!”

柏长青嘿嘿笑,装大方,“拉倒吧!穿着!就是给你买的!”

陆子坚真就穿着了。

一杯热牛奶喝完,一路四十里骑自行车过来的汗也落了,大姑陆玉敏这才拉着他说起正事儿,“乖乖,这回催着叫你过来,是姑有个大事儿要跟你说……”

陆子坚从小的性子,也有点随大姑。

要强,执拗。

陆玉敏当然知道自己最喜欢的这个侄子的脾性。

所以她说得诚恳而又夸张。

“你知道,大姑最反对包办婚姻了,我当年撅你爷爷你奶奶的事儿,听你爸妈跟你讲过吧?而且我也最反对咱们这里都那么早结婚!十七八岁的小孩,就结婚了,马上就生孩子……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懂个屁呀!”

然而这是真实情况。

在鲁西南这个地方,一边是穷,一边却是一直都很推崇早婚早育,这年头户籍资料没联网,谁家孩子要结婚,岁数不到很好办,你都不用去找户籍警,村支书就给你办了,明码标价,一百块钱改一岁。

哪怕是到了三十年后,这里不到二十岁就结婚的男孩女孩依然多的是,没法改户籍年龄了,办不了证就先不领证,办酒席,生孩子,到岁数了再去领。

反倒是这样的婚姻,大多长久。

很奇怪的一件事。

“主要是这个女孩太好了!隔着二里地,我一眼看过去,第一眼就能看见她!姑跟你说,你去看看,看一眼,包你喜欢!”

“姑也不催你们结婚,违法的事情咱不干。咱先定下!大城市姑也去过,那城里人也没少见了,城里的姑娘的确干净又洋气,但是我跟你说,一身衣服的事儿!这女孩家就是穷罢了,姑给你养两年,到时候打扮打扮,你瞪大眼全国随便你找去,能找见一个比她好看的,你姑我认可这六千六的彩礼白送他们了,咱不要了,你再去找那个更好的!不信你问你姑父……”

大姑父柏长青笑呵呵的帮腔,“是好!我们学校的学生嘛,打她入学就全校都知道,一辈子未必能遇见一个的漂亮丫头,真是好看,而且品学兼优。就是……家里也的确是真的困难,几间小趴屋,一场雨就能倒那种。”

他叹口气,“交不起学费了,去年初三上学期,上了半个学期,还是退学了。她哥今年都十九了,还没人愿意给说媒呢!咱这里的情况,就这样,出去上学的另说,不出去上学的,要是二十岁了还没个信儿,就不好找了!”

绝对称得上苦口婆心、循循善诱。

然而,他们多虑了。

陆子坚就是奔着办成这件事来的。

“行!大姑,我去见见!”

他答应得干脆爽快。

大姑他们两口子有点懵,但很快,大姑一拍沙发扶手,喜意盈眉,“我就说我们家子坚从小心思透亮,你看看,你看看……”

大姑父呵呵一笑,补上一句,“你大姑没一句假话,一个字都没骗你,等见了那女孩你就知道了!你们学校肯定没有那么俊的!”

说话间,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十点多了!昨天我就跟乡里陈所打了招呼,借他们那个侉子骑,那咱这就过去相相?你大姑毕竟是副乡长,带你去不合适,姑父带你去!那边我也比较熟!”

又跟大姑说:“那边说不定都等急了!这一去还有七八里乡下土路呢!”

大姑当即拍板,指挥若定,“去!你先去骑车,把车骑过来!”

然后伸手一扥陆子坚,“乖乖,你过来,姑还得叮嘱你个事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