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捡到一只流浪狗 第一章流浪狗

第一章流浪狗

书名:捡到一只流浪狗
作者:靠靠
更新时间:2023-07-06 11:31

余宁捡了一只流浪狗。

一只又丑又脏(脏到看不出毛是什么颜色),还瘸了一只脚的流浪狗。

余宁觉得自己那天一定是发神经,因为他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养宠物,而排在这件事情前面的是养脏兮兮的宠物。

事情是这样的。

余宁住的公寓附近有一家面店,装修很简单,店里也仅摆放几张塑料桌椅,但面很好吃且价格公道,所以生意非常好。附近租住或上班的人,不管是白领还是工地上的工人,都会到这里来解决一餐。

那一天余宁跟往常一样下班后来到这家面店,点了一碗牛肉面。因为已到晚餐时间,所以店里人气爆满,桌子都已经摆到店门口了。余宁去得晚,只好坐在最外面。

面吃到一半,那只狗就出现了,在店门口徘徊,似乎在希冀有人能扔点什么东西给它吃。

余宁一边吃面一边观察着那只狗,防范它突然冲过来蹭他或者舔他的脚,一想到那余宁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只狗是那么脏,简直可怕。好像在大街上流浪了几十年,又在泥里打过滚,成天在垃圾堆里睡觉一样。毛发参差不齐,有的都纠成一团疙瘩。

别说这只狗这么脏,就算是一只家养的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狗,余宁也不能忍受。

谁知道那么多的狗毛里藏着什么东西?而狗又那么喜欢舔来舔去,舔地板,舔自己的脚,舔玩具等等,在它舔你之前,你知道它舔过什么鬼东西吗?

所以余宁一直小心翼翼防备着,准备等狗一靠近就把它呵斥走。

那狗察觉到余宁的目光,反而向他靠近,走到他的桌子底下,但不敢靠近他,只是可怜兮兮地哀叫一声,然后蹲在那里,盯着余宁看。

其实扔给它一点东西吃对余宁来说当然没什么损失。但是,万一它养成习惯,从此天天在面店门口徘徊,蹲在桌子底下要东西吃怎么办?

它那么脏,叫人怎么吃得下东西。

余宁冷冷地、坚决地吃着自己的面,一点残渣都没留下。

当他站起来付账的时候,那狗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了,低低地呜咽了一声。那一刻,余宁好像感觉到一股失望的情绪包围着他,他忍不住扭头去看那只狗。它已经站起来了,低着头,缓缓离开面店。

余宁犹豫了几秒钟,鬼使神差对老板说:“再打包一份卤牛肉。”

余宁在不远处的垃圾桶旁找到那只狗,它正围着垃圾桶嗅来嗅去,似乎在寻找有没有不小心散落在地上的可吃的东西。

余宁走过去,把那份牛肉放在地上。

那只狗闻到香味,很快就发现放在不远处的牛肉。它口水嗒嗒地看着那肉,却不敢靠近,抬头巴巴地望着余宁。

余宁这时才发现这狗的一只眼睛好像坏了,肿得睁不开,但另一只眼睛十分干净,很清澈,散发着温和的光芒。

余宁走开了,把牛肉留在那里。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及接下去的无数次。

那狗虽然丑,但不笨,自那以后,每次余宁去面店总能看见它。它一看见余宁,就兴奋地摇起尾巴。它不会大声叫,余宁觉得奇怪,狗不都喜欢像要吓死人那样汪汪叫吗?可这狗很少发出声音,只是偶尔呜咽两声。

余宁没有每次都给它东西吃,他觉得吃出习惯就不好了,万一这狗跟着他回家怎么办?他一点都不想养宠物,特别是这么脏的宠物。

但这狗仍不屈不饶地跟着他。

余宁给它吃过炒面、肉包、苹果、米饭……它什么都吃,什么都不挑。

然后恶劣的习惯终于养成了。

余宁有天早上上班,在楼底下遇到了这只狗,它趴在草地上晒太阳,看见余宁来了就站起来欢快地摇着它掉毛严重又脏兮兮的尾巴,然后一直跟着余宁的车到路口。余宁的车开出几百米远,从后视镜还看得到那狗仍然蹲在路口。

傍晚他下班后,车子开进路口就望见那只狗仍跟早上一样,蹲在路口。看见他的车了,就立刻站起来,跟着车子后面一路小跑,直到余宁把车开进车库。就是这个时候余宁才发现这只狗原来瘸了一只脚,跑起来很慢,一瘸一拐的。

余宁本来以为这只狗会紧紧跟着他回家,他还苦恼如何把它赶走。但等他从车库出来一看,那只狗已经不见了。

隔天出门他又遇见了那只狗,以后每天上下班他都能遇见那只狗。只要他准时上下班,那只狗永远都在等着他。有时余宁会想,那只狗不会从早上就一直蹲在路口蹲到晚上吧?

但那狗最多只跟着他到楼底下,从来不会跟上楼,不会跟他回家。

好像连它自己都知道人家不愿意养它似的。

偶尔有几次,余宁碰见附近的调皮小孩欺负那狗。他们围成一圈,拿着木棍用力捶打地板,可怜的流浪狗吓得缩成一团。余宁赶走小孩,狗看到他呜咽了两声。余宁想它的脚大概就是被某一个或某几个顽皮的小孩打瘸的,又或者它本来就瘸了,所以它原本的主人才丢弃了它。

余宁把冒着热气的包子放在流浪狗的面前,而后走了。

他不理解人们为什么要养宠物而后又丢弃它,把宠物当成什么呢?一个玩具?当它漂漂亮亮的时候抱着它,逗它,看着它像婴儿一样可爱的笨拙哈哈大笑。当它老了、丑了或者他们自己厌倦了,就把它随意丢弃在大街上。反正它们又不是真正的婴儿,不用负法律责任。他们心里也不会有任何罪恶感。

反正只是一只狗嘛。

总之,余宁就这么与这只狗建立起了一种奇怪的关系。他经常喂它,但不打算养它。

直至台风来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