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罗场没有放手可言 第一章简白玉,抓住你了

第一章简白玉,抓住你了

书名:修罗场没有放手可言
作者:弯了弯了
更新时间:2023-07-07 11:13

“哥,救我!”

看着眼前熟悉的赌场,看着花容失色的简琉璃,简白玉此刻的脑子就像醉酒一般,有些迷糊。

这是上一个世界帝家的赌场,可他早就刷满了帝修冥他们的好感值,离开了这个世界,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哥,哥,救我,呜呜,哥……”简琉璃撕心裂肺的哭声打断了简白玉。

这应该是……简琉璃被他们那个赌鬼老爸简明达骗过来抵债给赌场的场景。

此刻简明达正用力的拽着简琉璃往里面走,而简琉璃为了自保疯狂的扒拉着周边的一切。

“简明达,放开琉璃。”简白玉厉声呵斥,人已经迈开双腿要冲过去,不管是不是梦,琉璃叫他一声哥,他都要过去制止简明达。

可他刚一动,手腕就被人牢牢抓住了,那人的手掌宽大有力,铁钳一般,捏得他手腕骨都快断了。

那痛感太过真实,简白玉蹙眉扭头,落入眼中的是一张杀神脸,五官凌厉分明,双眸狭长如刃,周身萦绕着让人窒息的怒气。

简白玉惊呼道:“帝修冥!”他怎会这在里,记忆里,他不是要过一会儿才会出现吗?

“简、白、玉!”帝修冥的声音嘶哑至极,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就像恨不得要把他拆吞入腹一般。

简白玉疑惑挑眉,这才发现帝修冥与平日里不同。

帝修冥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不好。

脸色不仅黑得透底,还像坚冰一样冷硬,双眸猩红,阴郁至极,眼底像是酝酿着可怕的风暴,让人心惊。

“哥,哥——”

简琉璃的哭喊传来,简白玉没时间多想,他指着简琉璃问道:“帝修冥,可以放过她吗?她是我妹妹。”

帝修冥阴郁的目光紧紧盯着简白玉,看都没看简琉璃,却说,“不能。她很漂亮,我要娶她。”

简白玉震惊的瞪大了眼:“你疯了,她才十六岁!”

“这样啊,”帝修冥似有些遗憾。

下一秒,他抓着简白玉的手又加重了力道,双眸锐利的盯着简白玉,就如猛兽盯着猎物一般,“这样的话,不如你换她好了。”

简白玉被那专注且凶悍的眼神盯得心慌。

他心中隐隐不安起来,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若是在做梦,痛感为何这般清晰?

可若不是做梦,为什么帝修冥不按上一世的剧情走,不仅出场早了,连台词都变了?只有做梦才会扭曲发生过的事实。

简白玉心思凝重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帝修冥上前一步,长臂一览,环住他的腰肢,弯腰俯在他耳边低语,“你嫁给我,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财产。花涧樾,傅九霄那两个野男人,你最好早点断了念想。若是被我发现,你再背着我偷人,我就把你这个小负心汉,关起来。”

那嘶哑暗沉的嗓音虽然不大,却饱含怒火和恨意,听起来危险至极,似乎恨不得把简白玉撕碎了吞进肚子,但最终又因爱意而舍不得动手。

那种又爱又恨的矛盾感此刻在帝修冥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简白玉在听清帝修冥的话以后,小脸也是惨白一片,瞳孔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着,一时间胆战心惊,方寸大乱。

帝修冥说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怎会知道他除了和他交往以外,还同时与花涧樾,傅九霄在交往?

当然,这事他也不是有意的。

本来他的任务只是刷帝修冥的好感值,花涧樾和傅九霄是另外的宿主负责,可怪只怪他太招人喜欢。

花涧樾和傅九霄上赶子喜欢他,赶都赶不走,他们还对他各种威逼涩诱胁迫强制。

他也是实在没办法,就顺便把那两个的好感值一起给刷了。

但他与他们交往刷好感值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他们谁也不知道谁。

所以,帝修冥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他真的是在做梦?

他怎么有种感觉……他像是快穿回来了?而帝修冥不仅带着记忆,还知道了许多他不应该知道的事。

所以这特么是什么级别的bug?!

简白玉为了验证,在识海里叫了好几声他系统的名字‘奶茶’,却无人回应。

简白玉又迷糊了,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决定先装傻充愣糊弄过去再说,毕竟被人带绿帽子的事只是想想都很气愤。

他恰到好处的微睁大眼睛,那双清亮的眸子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花涧樾?傅九霄?他们谁啊?”

话音未落,那只环在他腰间的手瞬间收紧,铁箍一般勒得他只能紧紧的贴在男人身上。

帝修冥的声音阴寒至极,咬字极重,“简白玉!不要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其他野男人的名字!不然,后果自负。”

话落,帝修冥的手臂又加重了力道,像是威胁警告。

简白玉:“……”就不能换种警告方式吗?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张薄薄的锅贴,紧密的严丝合缝的贴在了帝修冥的身上。

他能清晰的感知到男人炙热的体温、描摹出男人强健结实的体魄,除此外,还有男人那不可忽视的雄伟壮阔的隐秘部位。

虽然上一世他和帝修冥在交往,但他们根本没做越线的事,他们之间一直都非常纯情,他一直以为帝修冥不行。

可此刻,他以为不行的家伙,似乎正在慢慢苏醒,蠢蠢欲动……

男人的气息太过强势霸道,攻气十足,简白玉僵住了身体,心慌意乱的不知手该往哪放,眼该落在哪,心跳也逐渐明显起来,莹润的耳垂不知不觉间染上了诱人的红。

这一幕落在帝修冥的眼里,他那阴鸷锋利的眸子里渐渐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愫,一时情难自禁,低头含住了他日思夜想的唇。

那唇如记忆中般温热柔软,他眷念的亲吻,温柔的吮吸,动作那般小心翼翼,像是对待失而复得的宝贝。

若是有人眼尖,定然能看到一滴泪从帝修冥的眼角快速滑落,悄无声息的落在了简白玉心口的位置。

简白玉的心跳越发快了,他脑子发懵发热,刚刚帝修冥才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怎么突然就开始亲他,还这么温柔缱绻?

男人心海底针。

两个男人亲在了一起,其中一个还是这里的大老板,一时间喝彩声掌声不断,此起彼伏。

不远处,简白玉那赌鬼老爹简明达见鬼一般瞪大了眼:“……”

简琉璃也忘记了哭,长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自家哥哥:“……”

而赌场的工作人员:“……”

简白玉慢慢回过神来,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很不道德,他偏头抗拒的推着帝修冥,“帝修冥,别这样,放开我。”

简白玉的话和动作犹如当头喝棒,帝修冥霎时间清醒,追着亲吻的动作一顿,双眸阴鸷的可怕,心中的柔情蜜意如过眼云烟消失无踪,只余下蚀骨的恨意。

他恨简白玉那个负心汉,也恨自己竟然这么快就着了那负心汉的道。

“简白玉,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帝修冥一把掐住简白玉的下颚掰正,惩罚一般,发狠的咬了下去。

那模样就如咬住猎物不松嘴的猛兽,一时间两人的口腔里鲜血弥漫。

帝修冥还是第一次对简白玉这么凶,简白玉心里隐隐不是滋味,蹙眉推拒,“放开我,帝修冥。”

可他越是推拒,越是触怒帝修冥,帝修冥咬得越狠。

简白玉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决定换条路子,装傻充愣死不承认,只要自己演得够像,不露出马脚,那他就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唔…”简白玉先是主动示弱,发出染着哭腔的痛哼,脸色变得煞白,含糊的说着:“帝修冥,我痛。”

而后简白玉气鼓鼓的指控,“帝修冥,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像狗一样咬我?”

接着简白玉一边痛得抽泣,一边小嘴叭叭个不停,“不救我妹妹,不救好了,你对着我发生什么疯?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我?”

“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就这么对待你救命恩人啊?呜,真的好痛,帝修冥你个大混蛋松嘴。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呜……”

说到最后,简白玉几乎崩溃了,晶莹的眼泪一颗颗滚落,那小小的呜咽更是委屈至极,像是在控诉对方的不温柔,更像是在向对方撒娇。

帝修冥被简白玉拿捏的死死的,直接破防,习惯性的心软了。

他松了嘴,安抚性的舔舐了一下简白玉的伤口,语气凶狠的说:“哭什么。”

“痛啊。我咬你试试。”简白玉白了帝修冥一眼,他哭过,眼角泛红,那一眼又娇又嗔。

“好。”帝修冥眸色深深,“求之不得。”

简白玉:“……”对不起,我口快。

简白玉赶紧找补,“你别这样,我只是救了你,你不需要以身相许。”

帝修冥闻言却是眉心紧蹙,暗沉的目光锐利的审视着简白玉,心中不免疑惑,简白玉是装的还是真的没有记忆?

按理说他都能带着记忆,简白玉不会没有记忆才对。

所以他是装的吗?

一想到简白玉那小负心汉可能是装的,帝修冥的情绪再次急转而下,霎那间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风暴再所难免。

————

看书的宝子们,作者写书不易,脑汁烧干,手指敲碎,头发掉光,只求大家支持正版。该书正版在软件:不可能的世界。谢谢支持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