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借吻 第三章对门

第三章对门

书名:借吻
作者:松子茶
更新时间:2023-07-07 11:17

之后的路程一路无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梁沐秋后半段路真的犯困了,睡得半梦半醒,只剩下一点残存的意识。

直到岑南把车停在地下车库,又伸手拍了他好一会儿,他才艰难睁开了眼。

“到家了,”岑南看着他,“该下车了。”

梁沐秋下意识去摸嘴角,怕自己刚刚睡觉流口水,旧情人狭路相逢,面子还是要的。

岑南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勾了勾嘴角。

“那什么,多谢你送我回来,”梁沐秋半推开车门,“现在也这么晚了,我就不邀请你上来坐坐了,以后有缘再见。”

这显然是句不走心的客套。

他既不想请岑南喝茶,也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跟岑南没缘没分。

但他刚从车上下来,就发现岑南也跟着下来了,一只手上还搭着外套,身形挺拔,站在停车场内也很抢眼。

他忍不住疑惑地抬了抬眉,问,“你下来干嘛,想上我家借厕所吗?停车场出去有公共卫生间,出门左转。”

岑南的嘴角抽了抽。

不管是当年在学校还是现在,他都跟不上梁沐秋过分活泼的脑回路。

他关上车门,锁车,慢悠悠解释道,“刚才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也住这儿,御河花苑8栋11层,1102。”

说完,也不管梁沐秋什么反应,迈开腿就往电梯那儿走。

梁沐秋整个人就傻在了那里。

卧槽?

那岂不是在他家对面。

他眼睁睁地望着岑南走到了电梯面前,掏出门卡刷了电梯。

没错,确实是他们小区的门禁卡。

“你不过来么,”岑南倒是气定神闲,“电梯马上要到了。”

梁沐秋还沉浸在打击中,简直是风中凌乱,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不情不愿地往电梯口挪。

他咬牙切齿地望着岑南那张神色愉悦的脸,只觉得跟这人跟高中一模一样,表面上斯文端庄,其实一肚子坏水。

他可以拿自己的狗儿子发誓,这人肯定是故意的,明明一早就知道了他的住址,却不告诉他。

他真是纳了闷了,等进电梯,忍不住问,“你回国多久了,滨城这么多住宅,这么多小区,你怎么就能正好住到我家对面。”

你特么是不是故意的?!

这句话他没说,憋了回去,不想显得自己自作多情。

岑南一脸无辜,“我这大半年都还在国内国外来回飞,没空看房。而我在滨城又没有落脚点,所以才委托朋友帮我找了房子。是他选了这儿,不是我。”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

但梁沐秋一个字也不信。

可他又没有证据,何况岑南还刚刚好心地送了他回家,他只能偏过头不看岑南,扁着嘴不说话,电梯镜子里映出一张气鼓鼓的脸。

岑南也不去打扰他,只是用余光看着他。

在电梯快要到达十一层的时候,岑南突然说了一句,“你记不记得,高中有一次停电,我们差点被困在图书馆电梯里。”

梁沐秋一愣。

他意识看了岑南一眼,而岑南也恰好看他。

四目相对,倒真的像是多年前两个少年人在彼此对望,多少没能宣之于口的暧昧,都融化在空气里。

梁沐秋当然记得。

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对岑南有了微妙的心动。

但他很快回道,“不记得。”

.

电梯到达了十一层。

这个小区一层就两个住户,门对门,中间隔着一个走廊,真正意义上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梁沐秋一出电梯,就头也不回地往自己家冲去,手机门上的指纹锁用力一怼,然后迅速闪了进去。

岑南的那句“晚安”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梁沐秋家的大门就砰得关上了,无情地昭告着主人的态度。

楼道里只剩下岑南一个人,还有一排暖黄色的壁灯。

岑南在原地里站了一会儿,无奈地笑了下。

“脾气还是这样。”他轻声说了一句,开门回了自己家。

他打开了灯,屋子里确实冷冷清清,家具都是全新的,没什么烟火气,像一栋久无人拜访的空宅。

只有客厅的架子上,摆着许多照片,依稀是两个年轻人在一块儿的合照,算是这屋内唯一一点生活气息。

.

梁沐秋用最快速度冲进了家门,洗了澡,换了睡衣,却没什么睡意。

他刚才在楼下还困的很,被岑南一通惊吓,现在什么瞌睡都没了。

他抓起手机看了会儿,发现宋唯前十分钟还给他发了消息,他想了想,拨通了宋唯的电话。

那边接起来很快。

“喂,请问是谁?”宋唯在那边笑。

“装什么呢,你没看见我名字啊,”梁沐秋一只手撑着脸,也笑了下,“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刚才打电话搞什么鬼?怎么,有人要潜规则你啊。”

“还不如潜规则呢,好歹有点实用价值,”宋唯叹了一声,“说来话长,我被一个小狼狗给缠上了,长得倒是不错,但年纪太轻了,我不好意思下手,就拿你挡一挡。”

梁沐秋轻嗤了一声,也不觉得意外。

宋唯跟他性取向一致。但他自打工作后就深居简出,惹祸上身的几率大大减少,宋唯却不一样,他这人天生一张柔和的脸,性格又外向好说话,对谁都一团和气,所以烂桃花无数。

他从大学起就没少给宋唯挡桃花,甚至还把岑南借出去撑过场面。

宋唯问他,“你又为什么这么晚没睡啊,是派对刚散场吗,好玩吗,有帅哥吗?”

梁沐秋刚想回答没有,却又顿住了。

倒也不能说一个没有。

“有一个,”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又有点想来根烟了,“这人你还认识。”

宋唯好奇心起来了,“谁啊?”

梁沐秋幽幽道,“我前夫,岑南。”

宋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但等他意识到这个“前夫”二字的含义,差点没把手机摔地上。

梁沐秋很有先见之明地把手机拿远了。

“怎么可能……”宋唯不太相信,“他不是定居国外了吗?好好地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倒是问住了梁沐秋。

好问题,他也想知道。

“谁知道呢,”梁沐秋说道,“可能是发现国外的菜太难吃,还是祖国母亲好吧。反正他说自己要常驻国内了。”

宋唯更吃惊了。

他跟梁沐秋是从高一就在一块儿的死党,大学也在隔壁,所以梁沐秋和岑南恋爱的时候,他经常充当电灯泡,加入这对小情侣的出游里。

但他跟岑南其实一直不怎么熟。他总觉得岑南那副俊美卓越的外表下,有一种与所有人都有隔阂的冷淡,对谁都不上心——只除了在梁沐秋面前。

所以他现在绞尽脑汁,也只能回忆起岑南的大概模样,和岑南撑着伞,低头去吻梁沐秋的样子。

他甩了甩头,把这副画面甩出脑海,终于又想起了一件事。

“他不是还跟阮竹仙在一起了吗,”宋唯想起这事儿还生气,之前他一直认为岑南对梁沐秋好得没话说,直到这件事让他三观都要裂了,“他回国是分手了吗,还是跟阮竹仙一起回来了?”

“他没跟阮竹仙在一起。”梁沐秋打断了宋唯的话,这点上他倒是信岑南没说谎。

因为岑南不屑。

“可能是他俩一起出国,又青梅竹马,两边父母好像也有意,不知道怎的就传错了,”梁沐秋说道,“但他结不结婚,跟我都没关系,就算没有别人。他跟我分手总是事实。”

他跟岑南还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阮竹仙跟岑南称得上门当户对,两家父母关系也很好。

要是没他半路杀出来,就岑南原来那不动凡心的样子,没准儿会觉得利益联姻也不错。

宋唯在电话那头踌躇半晌,想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问起。他好歹也算梁沐秋爱情的半个见证人,也知道梁沐秋在岑南离开后有多彷徨无助。

最后他只能小心翼翼问了一句,“那你见到他,什么感觉啊……”

什么感觉?

梁沐秋下意识抿了下嘴唇,有些失神。

刚才在电梯里,岑南跟他明明离了有半米远,他却好像被岑南的气息完全包裹着,站立不安,无处遁形。

在酒吧里也是这样,花园里这么多人,岑南弯腰给他点火的那一刹那,他却下意识想起了从前在大学里,岑南在树下低头吻他的样子。

明明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们早就分道扬镳。

可他却还是这么没出息。

“不知道,别问了,”梁沐秋闭上了眼,“反正我俩也没什么交集,我不想去管他。”

他隐瞒了岑南就住在自己对面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宋唯一定会跳起来。

“你最好是……“宋唯也又叹了口气,“算了,我也懒得说了,你心里都有数。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早点睡吧。”

梁沐秋顿了一下,“嗯,你也早点睡。”

.

梁沐秋挂了电话,躺在床上,维持着仰面朝上的姿势好半天,一动不动。

他跟宋唯通话本来是想排解一下心里的抑郁的,结果说完,发现心情非但没好,他心里还像被一把小锤子轻轻凿着,隐蔽地痛着。

他当然也知道,他跟岑南已经结束很多年了。

可他在岑南面前表现得越是张牙舞爪,不拿岑南当回事,他心里就越是怅然和不安。

真要细说起来,他从高中就跟岑南在一起了,他们考了同一所大学,同居,约会,一起规划未来,像每一对普通情侣会做的那样。

他曾经以为他会一直跟岑南这样过下去,他们会彼此相爱,一起慢慢变老。

可岑南却半路离开,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他至今都记得,他在他们一起租下的公寓里接到岑南的电话,电话里,岑南干脆利落地跟他说了分手。

那时候岑南已经去国外一年了。

即使是要和他分开,岑南也是体面的,语气和缓地说自己要定居国外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所以不想耽误他。

这话说得多好听,给他留足了余地。

可他却不要这份体面,他跟每一个被抛弃的人一样哭得歇斯底里,崩溃地质问岑南是不是爱上了别人。

“我可以去找你,岑南,没关系,我也可以申请国外的学校,”他哭得抽抽噎噎,“我现在就申请,很快的,你别不要我……”

但岑南却没有回答。

那个总是让着他,把他抱起来亲吻的岑南,在他的哭声里沉默,像一尊俢了闭口禅的佛。

很久,岑南才说道,“别闹了,你来了,我们也不会复合的。沐秋,按照你的步调走,过你想要的生活,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这就是岑南留给他最后的话。

要他去过想要的生活。

.

要是换了二十八岁的梁沐秋,他会觉得这话很对。

但当年才二十一岁的他做不到。

没有岑南的生活,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他并没有死心,就算岑南说了分手,他还是去研究了出国的流程,准备材料,像每个孤注一掷的年轻人,要去挽回他的爱人。

但就在他准备这一切的时候,他听说,岑南不是一个人出国的,他的青梅阮竹仙也一起出去了。

他还听说,岑南跟阮竹仙订婚了。

这比一万句分手都让他心碎。

他可以承受岑南不爱他,他可以努力去挽回岑南,但他不能接受岑南背叛他。

.

梁沐秋想起过去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觉得头疼,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卷成了一个蚕蛹。

他到现在还记得,他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能佯装镇定,等出了教学楼,手里的材料和书籍却散了一地。

他蹲在地上捡了很久,却因为手抖得太厉害了,半天没能捡起来。

那天路过的行人不会知道,这个蹲在地上痛哭的青年到底遭遇了什么,却应该都会觉得他可怜。

也就是那天起,他决定放下岑南。

本来一切都挺好,他也逐渐适应了没有岑南的生活。

可现在七年过去了,岑南居然又出现在了他面前,还斩钉截铁地说,他跟阮竹仙没在一起过。

.

梁沐秋把脸埋在被子里,心想这都算什么事儿。

他剧本都不敢写这么离谱的。

现在可不流行狗血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