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狸情话 第1章狐狸遇上狐狸

第1章狐狸遇上狐狸

书名:狐狸情话
作者:陆方之
更新时间:2023-07-10 11:21

“近日,由元景国际集团投资建造的国内第一家智能酒店,已落下帷幕,将于一周后正式营业。届时元景国际集团现任总裁祁嵊,会出席此次开业活动。”

敲门声突然响起,林柠微怔,目光从对面的电视移向门口,“进。”

听到回应,秘书抱着一个大箱子踉踉跄跄的走进来,看向办公桌后面身穿白色职业装的女人,“小林总,这里有您的一个同城快递。”

“确定是我的?”林柠眉心轻蹙,她最近没有快递啊。“谁送的?”

秘书把箱子放在地上,闻言低头看了看上面的快递单,表情扭曲了一下。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上面写了什么。”

眼看着林柠的耐心将要耗尽,秘书只能硬着头皮念着上面的信息:“收件人是枫林酒店总裁林柠,寄件人是、是元景集团祁嵊。”

林柠:“……”

办公室内静了一瞬,秘书垂着头大气不敢出,电视新闻还在继续播放,主持人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两人的耳朵里——

“元景国际集团成立于1991年,拥有国内第一家七星级酒店。旗下主要以高端酒店、餐饮服务、旅游客运业为核心产业,位居国内第一。集团总裁祁嵊,双学位硕士,今年二十五岁。于去年三月从父亲手中正式接手元景集团。”

“据悉,国内另一家酒店行业巨头枫林集团,今年将总部从港城迁出,入驻京市。该集团总部与元景集团总部共同坐落于京市长阳区,隔街相望。”

“近几年枫林往日辉煌不再,彻底打破了保持了数十年‘北元南林’的平衡,不禁让人唏嘘……”

听到这里,秘书偷瞄了一眼林柠的脸色,吓得赶紧关掉电视。

谁不知道国内酒店行业里,作为竞争对手的元景祁家和枫林林家是多年的死对头。早些年两家王不见王,各据一方,彼此还能用北元南林这个说法粉饰太平。

可如今,随着两家新任总裁的上位,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式打响。特别是近一年,元景在祁嵊的领导下一家独大,势头很猛,甚至有要将枫林踩在脚下的打算。

包括这次元景智能酒店的那块中心地皮,一开始是枫林先看中的,元景突然横插一脚,断了枫林的财路。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这种时候,祁总居然还特地送了快递过来。

秘书战战兢兢的问: “小林总,这个快递还拆开吗?”

这哪里是快递啊,这不妥妥的定时炸弹吗!

靠在办公桌前的女人眉头一挑,笑弯了眼,“拆,为什么不拆。”

熟悉林柠的人都知道,她每次这样笑时,准没好事。

秘书默默叹了口气,视死如归的拆开箱子。

里面东西有点多,秘书一一放到桌上,最后从箱子底端拿出一张暗色卡片,“小林总,这里有张邀请函。”

闻言,林柠饶有兴趣的歪了下头,踩着高跟鞋从桌后绕过来。两指一并,将那张邀请函夹到手里。

起初打开卡片时,她脸上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笑,大有一副想看看祁嵊要耍什么花招的吃瓜架势。

直到看到里面的内容,是邀请她出席下周元景智能酒店的开业活动。林柠的笑容顿时凝在脸上,精致的五官都有片刻的扭曲。

呵,赤裸裸的挑衅!

见状,秘书立刻躲得远远的。他们家小林总是出了名的笑面虎,芝麻汤圆。表面看着人畜无害,实则上腹黑的很,不会轻易失控。所以能把她气成这样的人真心不多,而元景祁总绝对能排到第一。

“小林总,您您您还好吗?”

林柠咬着牙冲她笑了下,然后用力将手里的卡片攥成一团丢到垃圾桶,“我好得不得了!”

秘书:“……”

桌上还剩下两个盒子,祁嵊说这是给她准备的礼服和鞋子,希望她下周能穿着这一套出席活动。林柠食指扣住盖子的边缘,随手一挑。

里面是L家的高定礼服,一条酒红色的丝绒长裙,是最适合她的颜色,明媚张扬,更衬她的肤色。

倒是体贴。

林柠把盒子盖回去,看向秘书:“收起来吧。”

秘书惊讶,“要放哪里呀,是送回壹号公馆吗?”

那是林柠的住处,京市市中心的富人区。

轻轻瞥了眼秘书,林柠倚靠着办公桌歪了下头,“放哪儿啊?”

女人低声重复着,手上有节奏的敲击着盒子,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几秒后,她扬唇笑得人畜无害,嗓音微冷:“既然没地方放,那就扔到他们公司门口吧。”

“如果你还能见到祁嵊本人,可以直接扔到他脸上的话,那当然再好不过啦~”

秘书:“???”

——

秘书没敢这么做,最后只是把东西原封不动的送到了元景前台。

当天下午,林柠接到了祁嵊打来的电话,她想都没想直接挂断,顺手把他拖进了黑名单。

她今天没时间搭理祁嵊,一门心思都在晚上的商圈晚宴。

最近枫林想在京郊打造一个豪华度假酒店,但因为地皮问题,一直没和合作方谈拢。眼下枫林处境危险,必须要抓紧启动这个项目。

她今晚就是冲着这个去的。

晚八点,京北会所灯火通明,顶层宴会厅大佬云集。就连京圈里较为神秘的几位商业巨擘,今天也很给面子的出现在这里。

晚宴已经进行到一半,门外传来躁动,紧接着有人低呼:“元景的祁总到了!”

闻声,众人纷纷驻足,就连业内几位年长的前辈也停下了交谈。

这排面,在京市,估计也就只有作为京圈太子爷的祁嵊能有这个待遇了。

远处,侍者一左一右,缓缓将大门拉开。紧接着,祁嵊被簇拥着进场。

男人身形颀长,宽肩窄腰。一袭手工定制西装剪裁得体,将他优越的身形完美体现出来。他垂首,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袖扣。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镜片下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着,禁欲又斯文。

只见他在一位长辈前站定,交谈时微微侧过身从侍者手里接过高脚杯,举手投足间满是贵气。

祁嵊一出现,不少人跃跃欲试上前搭讪,生怕错过此次机会。

“听说元景的智能酒店要开业了,恭喜祁总!”

众人连声附和。

祁嵊颔首,脸上没什么表情,“谢谢。”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林柠嗤笑一声,人模狗样。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祁嵊抬头望过去,一眼就锁定了人群中的林柠。

她今天穿了一件抹胸礼服。一改往日的喜好,选了最温柔的白色。她面容姣好,从头到脚都透着精致。与身边几位大佬周旋起来,全程游刃有余,时而配合着浅笑时而故作惊讶。

不熟的人估计真的会被她这幅模样唬得团团转。

但祁嵊清楚,林柠可不是什么清纯小白兔。

啧,小狐狸。

——

晚宴结束时,林柠亲自把要合作的大佬送进电梯。

“万总,改天我做东,我们聚聚,顺便再聊聊京郊那块地皮。”她帮忙按下电梯,做了个请的手势,全程服务到位。

“好好好,小林总我们改天见。”

“您慢走。”她双手叠在身前,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冲对方轻轻点头示意着。

看起来端庄大方,一点儿都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只不过这副面孔没有维持太久,电梯门合上,林柠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下去。

她有些烦躁的将长发一股脑的拢到脑后,转身时咬着牙低咒一声:“妈的傻缺。”

这个万总还真敢要价,显然没想过要和枫林合作。

“嗤”的一声轻笑自身前传来。林柠身子僵住,表情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她机械地转动脖颈,茫然抬起头。

正对面,刚刚还在宴会厅被众人巴结的太子爷,此时正一脸戏谑的站在自己面前。

“……”

还有什么比在背后吐槽合作方时,恰好被死对头听到更让人尴尬的?

在她愣神之际,身前的人有了动作。祁嵊俯下身,靠近她时熟稔的捻起她脸侧垂下的一缕卷发,勾到她耳后。

他动作轻缓,指尖像是有种魔力,一个简单地动作被他做出来,暧昧又撩人。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祁嵊没起身,就着这个姿势,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用气音对她说道:“宝贝儿,气大伤身。”

“!”

祁嵊祖辈往上数三代都是京市人,京腔又纯又正。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配上他性感的嗓音,低哑且缱绻,差点让林柠缴械投降。

这还没完,紧接着他伸手轻轻碰了碰她发烫的耳垂,善意提醒:“耳朵红了。”

嘶,这个狐狸精!!!

深吸了一口气,林柠和他错开一步。

像是才认出他一样,故作惊讶打量着他,“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元景的祁总啊。还真是——”

一顿,她眼底的笑渐渐淡去,慢条斯理吐出后面的两个字:“晦气。”

随着她话音落地,祁嵊直起身,镜片下的眸子划过一抹极淡的笑意。

两人处在电梯口的位置,宾客来来往往,频频回头看向他们。

祁嵊和林柠在京市谁不认识?

元景和枫林可是出了名的死对头,特别是最近一年随着这两位继承人的上位。

两家表面亲如一家,背地里互相戳着脊梁骨,一直打得火热。

这在业内不算秘密。

现在这气氛属实有些怪异,这好像还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遇到。

在场的都是人精,一眼就能看出两人之间不太对劲。

按理说这两人相遇应该是剑拔弩张的大场面,但仔细看好像还有点模糊不清的暧昧。

特别是祁嵊看林柠的眼神,宠溺的既视感。

察觉到四周目光越来越多,林柠皱了下眉,示意不远处的秘阿书走人。

离开前,她面无表情的睨了眼祁嵊,眼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后者不动声色,单手抄在西裤口袋。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知道她进入电梯。

电梯内,有其他好事者问起林柠:“小林总和祁总看起来好像很熟啊?之前是见过吗?”

“怎么可能呢,我和祁总头一次见。”面容精致的女人笑得肩膀颤了颤。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提着裙摆往外走,冷声丢下一句:“我们不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