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路过人间 第二章还我

第二章还我

书名:路过人间
作者:春日负暄
更新时间:2023-07-10 11:23

李鹤心都漏了一拍,保持着摸墙的姿势愣了两秒,然后从矮柜上跳下来,一阵风似地三两步下楼去,径直走到成叔旁边,伸出手,问道:“还我。”

他声音不小,屋子里的麻将声都停下来了,两桌人都在看他。

成叔手不停地搓着手上拿的牌,嘬了口烟:“什么东西啊。”

李鹤皱着眉,眼神冷冷的,下巴微微扬起,说道:“我屋里的东西,你拿的,还我。”

成叔“啪”声把牌扣在桌上,把李鹤伸出来的手拍开:“小鸟啊,你说话注意点,我什么时候拿你东西了?你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整个屋内都静了,都在看他们俩,李鹤一点也不退缩,上前一步,猛地把牌桌给掀了,麻将“噼里啪啦”地落到地上,还摔了几个玻璃杯,一地狼藉,李鹤仍旧冷冷的,一字一顿。

“还、我。”

旁边人都看着,成叔面子上下不去,腾地站起来,也发了火,指着李鹤的鼻子:“你他妈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拿你钱了,放的什么屁?”

李鹤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什么时候说我丢的是钱了。”

“你、你说......我、我没......”成叔被李鹤噎成结巴了,连忙去请救兵,“业哥,你评评理,你儿子说的这是......”

李鹤没等他说完,就小豹子似的冲过去,把他顶在墙上,一拳朝他腹部招呼过去。成叔大叫着吃痛,正要还手的又是一声惨叫,原来是李明泽一直在旁边跟着,见打架了冲上来朝着成叔的大腿就是一口,咬死了不松口。

“好了!打什么,住手——”

李鹤见成叔要起脚,忙拽着李明泽的衣领把他拽开,脸上不妨被拳头擦过,火辣辣的痛。但李德业开了口,两人都没再动手了,只是对峙着。

李德业在旁边那桌,刚一直没说话,如今发了话,却也没站起来。他跟李鹤虽是父子,却长得不太像,如今一年比一年瘦,像个瘾君子,看人的时候眼神阴森森的。他看着李鹤,慢悠悠地说道:“小鸟,给成叔道歉。”

李鹤不服输,抬起手用手背狠狠地擦过被蹭破的嘴角,不发一言。

李德业喝了口水,清清嗓子,又说道:“你藏私的事情我还没跟你计较呢。”

李鹤心里一惊,知道李德业说的不仅仅是他藏私房钱,还有他在扒包的时候藏的两百块,成叔肯定是仗着告了他的状,才肆无忌惮地摸他的钱。李鹤知道李德业最不喜欢他这样,他背过手把李明泽往自己背后藏了藏,最后还是服了软。

“成叔对不起,是我错了。”李鹤知道那一千块要不回来了,憋着一口气,“小情生日,我想给她买个项链而已,一点钱,留着给成叔喝茶。”

说完,李鹤头也不回地牵着李明泽出门去了。

见李鹤黑着脸心情不好,李明泽乖乖地一句话不说,只迈着小短腿跟着走。两人拐了个弯,穿过巷子,有好几家挂着霓虹灯的发廊,五颜六色,映照着站在门前揽客的女人们。其中一家门口门口摆个凳子,坐着个穿紧身包臀裙的女人,长卷发褪了色,干枯毛躁,满脸倦容,打着哈欠,对着霓虹灯的光端详自己艳红的指甲。

“沈姐。”

沈清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扬起下巴朝里头:“小情在里头。”

李明泽乖乖地叫:“沈姐姐。”

沈清弯腰掐了掐他的脸蛋:“哟,又长高了。”

李鹤牵着李明泽走进去,时间还早,里头没有客人,只有几个发廊女对着镜子涂脂抹粉,她们和李鹤都熟,也没着意打招呼。李鹤掀了门帘到后头去,里面用隔板隔了好几个房间,李鹤到了最里面那间去,敲了敲门。

“谁啊!”

李鹤:“我。”

沈小情声音清脆:“进来!”

李鹤带着李明泽推门进去,里头空间不大,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桌子上亮着台灯,沈小情正坐在床沿上,专注地给自己的脚指甲上色,已经涂了大半了,红艳艳的。

沈小情头也不抬,嘟哝道:“你死哪儿去了,开学也不来。”

李鹤没理他,揉了揉李明泽的脑袋:“钱呢。”

虽然刚才事情发生得急,但一直以来哥俩对于钱都很谨慎,所以李明泽还是把钱放回书包的夹层里去,又把书包背好才下的楼,一直背着走了一路。他把书包放下来,把那两百块重新拿出来,递给李鹤。

李鹤递给沈小情。

沈小情愣了愣,问道:“你干嘛?”

李鹤把刚才的事情简短跟她说了说,又道:“帮我藏着。”

沈小情怕弄花了还没干的脚指甲,踩着拖鞋站起来擦着地走,接过那两百块,藏到了柜子深处一个上锁的小盒子里,边藏边说道:“你存钱干嘛,想买什么?”

李鹤把李明泽推到沈清的桌子旁,让他赶紧写作业,自己则毫不见外地坐到沈清的床沿上,耸耸肩:“不买什么,就存着。”

给沈小情买项链不过是个乱说的借口,他存钱想要干什么,真要说也说不上个一二三,就是想着要逃,要离开,他知道这个答案,李德业肯定不会喜欢。

沈小情一回身就着台灯的光见到李鹤脸上挂的彩,惊呼一声:“怎么搞成这样,我给你拿药涂去。”

她开门出去,留了条缝,正好见到有个男人搂着沈清要进旁边的房间。李明泽偏头去看,李鹤遮着他眼睛,说道:“小孩子家家看什么呢,写你的作业。”

李明泽乖乖地任他遮着,眨眼睛的时候睫毛扫过李鹤的手心,痒痒的。

“我写完了。”

李鹤奇了:“这么快?”

他探头看过去,的确写完了,工工整整的,往前翻了几页,都是对勾,连个错的都没有。他搓了搓李明泽的脸蛋:“小明同学,你学习不错啊。”

李明泽撇了撇嘴:“我每回都考满分的,不跟你说好多遍了吗。”

沈小情回来了,手上拿着云南白药,一勾脚,把门“砰”地关上,把所有的动静关在外头,脸上是一种近乎漠然的表情。她让李鹤抬起脸来,把白药往上喷,用棉签一点点抹匀。

李明泽紧张地在旁边看着,好像李鹤是个一摔就碎的瓷娃娃。李鹤故意逗他,“嘶嘶”声龇牙咧嘴地呼痛,沈小情掐李鹤的胳膊,让他别装模作样,只有李明泽真的吓到了,眼睛瞪大,圆溜溜的,还带着水光,小狗似的巴巴看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