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约在冬季 第一章怎么走了

第一章怎么走了

书名:大约在冬季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更新时间:2023-07-10 11:23

乔鑫脑子晕乎乎的,感觉走着走着就要跪。

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摸了好半天,才把手机掏出来。

“哎,你人呢?怎么走了?”

“我……”乔鑫费力地分辨出这是张小梁,“我喝多了,走着回去,放放风。”

“你行不行啊?”张小梁语气挺担心:“我得送心笑回家,你赶紧打个的回去吧,啊?”

“我没事儿,你——你去送心笑吧。”乔鑫实在没劲儿再说话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二)

乔鑫和张小梁是发小,他家住2号楼,张小梁家住3号楼,打学走路就一起玩了,幼儿园时他把不想吃的胡萝卜推给张小梁,小学时他模仿张小梁他妈的字迹给张小梁29分的卷子签字,初中时……

“哎你到底看上谁了,”张小梁嘴里含着个五毛钱的阿尔卑斯棒棒糖,挤眉弄眼:“最近都不跟我们去玩儿了。”

乔鑫愣了一下:“这不都初三了么。”

张小梁双手捧脸:“哎呦呦呦呦,初三了!”他一胳膊搂过乔鑫:“你当我傻啊,初三还俩月过完了你现在才想起来初三了?”

乔鑫接不上话,只好白了张小梁一眼。

“你肯定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了!”张小梁凑近了,轻声说:“告诉哥,谁啊?是不是姓周的?”

“周——个屁,”乔鑫推开他:“赶紧回家,晚了我妈又骂我。”

“哎你跟我还装什么啊……”张小梁一面说着一面跨上自行车。

骑车回家的路上,张小梁和杨非聊得热烈,二中老大被三中老大揍了,因为他女朋友骂了三中老大女朋友的闺蜜……今天早上许行在老班办公室看到乔伊她妈去闹事呢,说保送名额该有乔伊一个……

乔鑫跟在他们后面,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他好像是看上姓周的了,但不是那个对别人凶巴巴只对他温温柔柔的女班长,而是……

而是隔壁的隔壁的周子青。

性别:男

(三)

这事儿乔鑫没跟任何人说,包括张小梁。他弄不懂自己怎么就这样了,不过是和周子青打了几次照面,在月考红榜上见了几次他的名字,听班里的女生聊过几次他的八卦……这两个月来,他就像丢了魂儿似的,满脑子都是周子青。

连老班都找张小梁打听乔鑫是不是搞对象了,怎么变了个人,皮是不皮了,天天走神儿,他中考不中考了!

乔鑫趴在书桌前,悄悄叹了口气。

“鑫鑫学累了?”老妈端着半个西瓜进屋:“来吃点,歇会儿。”

“妈,”乔鑫舀了勺西瓜送进嘴,含糊地问:“你打算让我上哪个高中?”

“考哪上哪呗,像实中那种学校,咱家又交不起择校费。”老妈笑着说。

“不不不我不去实中,”乔鑫摇摇头:“我这成绩就算交钱去了也跟不上。”

老妈拍拍乔鑫的脑袋:“行啦,别想那么多啦,写完早点睡,啊。”

老妈为乔鑫带上门,看电视去了。乔鑫捧着西瓜,一口一口慢慢吃。

他啊,张小梁啊,他们这些家属院的孩子,大了都是去工程队上班的。这工程队就是家属院的工程队,早年工程队来甘城挖煤,煤没挖到多少,只好改行盖房,全国各地跑,但大本营就定在甘城了。在工程队上班,虽然挣得少点,但胜在不需要高学历——带点子承父业的意思,读个中专就够了。并且,这也算是个铁饭碗。

乔鑫老爸是给领导开车的,领导说了,乔鑫以后读个中专,学个会计啊什么的,来工程队上班没问题。张小梁老爸是工地上的采购员,以后打算让张小梁直接接他的班,据说是个肥差。

所以爸妈根本没给乔鑫压力,能考个大学当然好,考不上也没事,读中专,毕业了就去工程队上班,这单位他们知根知底,有熟人,多好。

所以乔鑫也就一路玩过来,反正普通高中,考个二三百分都能上——何况模拟考他考了四百出头呢。

就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周子青。

周子青肯定要去实中的,实中是甘城最好的高中,也是省里的重点……

唉。

乔鑫捋了捋额前的碎头发,烦躁地望向窗外。

(四)

转眼又是周末。

一进初三,他们就没有周末了——但这次周末赶上端午节,学校终于仁慈地放了两天假。

“端午去哪玩?”张小梁翘着二郎腿问乔鑫:“咱去滑冰吧?我听说世新路上新开的那个室内滑冰场挺好玩的。”

乔鑫摇头:“我爸让我在家待着。”

张小梁垮着眉毛“在家多没劲啊,你跟你爸求求情呗,这都多久没放过假了。”

“不,”乔鑫低头看向桌上摊开的数学卷子:“我爸这两天不高兴,我都不敢跟他说话。”

“那好吧,我找许行他们。”

听他这么说,乔鑫心里松了口气。

老爸并没有不准他出去玩,更没有不高兴。

他只是,不想去。

还有一个月就要中考了。

周一早上升旗的时候,周子青作为优秀学生代表接受了校领导的表彰,因为在前不久的全市联考里,他考了全市第三,全区第一。

那天的国旗下讲话也是他,他读了一篇很励志的文章,题目叫《抓住现在,没有什么不可能》。

乔鑫知道稿子肯定是老师给他准备好的,他就是照着念一下——但还是忍不住竖着耳朵听,算来,这还是从小到大乔鑫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听国旗下讲话。

周子青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深蓝色校服,脚上一双普普通通的黑色运动鞋。

但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吧,就是这么血淋淋。乔鑫看看站在自己前面的张小梁,扭头看看正在偷偷听MP3的许行,又低头看看自己,默默叹了口气。

同样一身校服,怎么周子青穿着就那么挺拔,那么精神,那么……让人移不开眼。

周子青很快就念完了,接下来是年级主任通报一周情况。

周子青的班级在乔鑫班级的后方,乔鑫以为周子青会站在主席台边上等着年级主任讲完话,却没想到周子青径直走下主席台,走进了密密麻麻的学生队伍里。

乔鑫咽了口唾沫,目光紧紧锁在周子青身上——周子青正向他走来,近了,更近了,他看清周子青的脸了!真好看啊,斜飞向上的眉毛,浓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梁——一步,两步,三步——周子青从乔鑫身边走过,没有一秒停留。

乔鑫抿着嘴沉默了几秒,转身,伸手拽掉许行的耳机,看着周子青的背影说:“那小子真牛`逼啊。”

“那谁?”

“周子青,”乔鑫眼都不眨地看着他笔挺的背影,只有这样他才能正大光明地看他:“你没听说?就那个学习特好的,上次联考他考了620。”

“哦,是吗……”许行是个数学考3分的主子,对于“620”实在没什么概念。

周子青走进班级的队伍,看不见了。

乔鑫讪讪转回身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