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执妾为棋 第三章送去宜亲王府

第三章送去宜亲王府

书名:执妾为棋
作者:花近高楼
更新时间:2023-07-11 11:22

她下巴上的冷意消失,男人背过身,只留下一个背影。

“滚出去吧。”

楚怜走出房门的一瞬间,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她踉跄两步,扶住了一边的柱子才没有摔倒。

慕承阙的话在耳边回荡,她死死地按住心口的衣服,想要让那股痛意少一些。

楚静娆,你要忍住,等了十年了,终于找到了时机。

决不能出错,终有一天,你会获得自由,一步一步走出这四四方方的王府牢笼。

楚怜离开以后,守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慕承阙身边。

“世子,马车已经准备好,是否现在就送楚姑娘离开?”

慕承阙停下了转动扳指的动作。

“宜亲王那边说了吗?”

守一微微一愣,茫然的回答。

“世子您忘了,三天前您就让属下去告知了。”

慕承阙眉宇之间染上一丝懊恼的神色。

“是本世子忘了,既如此。将人送去就是了。”

守一欲言又止,他总觉得世子今天有点奇怪,好像心情还不大好。

“是。”

眼看着守一要走出门了,慕承阙忽然叫住了他。

“等等!”

守一被自家主子这个忽然的语气下了一跳,战战兢兢地回到。

“世子,您是还有什么安排吗?”

慕承阙呼了两口气。

“让她披着披风出门,别败坏了府上名声。”

“是。”

守一不解,这大半夜的都宵禁了,长街上哪还有人啊?

世子府角门外,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守一将披风递给穿着清凉的楚怜,并没有多看一眼她得穿着。

“楚姑娘,还请您将披风披上,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宽大的披风挡住了裸露的肌肤,让她已经冻僵的身体暖和了起来。

“有劳守一侍卫了。”

楚怜点头道谢,随后上了马车。

马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行驶,楚怜看着守在车边的守一。

此人是慕承阙身边的贴身侍卫,忠心耿耿身手极佳。让他来押送自己,可真是高看自己了。

她放下帘子,在黑夜中抱紧自己,要从一座牢笼前往一座新的牢笼,宜亲王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此时的宜亲王府,一位身材颀长,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正在书桌前练字。

宣纸上的字体酣畅浑厚,穷劲有力。

直到最后一笔落下,身边的管家才出声提醒。

“王爷,世子府送来的人到了,您看该如何安排?”

男人放下毛笔,眉间闪过惊讶,随后就是轻笑一声。

“他还真将人送来了。”

三天前自己这个好侄子就说要给自己送来一个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舞姬,他当时只觉得有趣,当是个玩笑,没想到今日竟然真就送来了。

“是,世子还像从前一样较真,眼下人已经到门口了,您看是送回去,还是…”

慕康寿将写好的字拿起来自己端详,似乎很满意。

“今天的字写得很顺手啊。”

管家低头应和。

“是,王爷的书法越发精进了。”

“夜深露重的就不要让人家姑娘奔波了,将人安置在珊瑚阁吧。”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

“对了,将那枚玉佩给他吧,免得这孩子总是惦记着,不肯清净。”

听说王爷要将玉佩还给世子,管家有犹豫。

“可是王爷,那玉佩…”很重要。

“给他吧,免得他朝思暮想。”

“是,王爷仁厚宽和。”

等到人走了,慕康寿看着自己所写的淡泊明志四个字。

“我这个好侄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单纯,到是叫本王不忍心啊。”

这么名目张胆的将人送到自己府上,到底是觉得自己胸无城府,还是对这女子的容色有绝对的自信呢。

将人送到以后,守一就回到了世子府复命。

“世子,人已经送到了,宜亲王将楚姑娘安排到了珊瑚阁。”

“珊瑚阁?”

慕承阙惊讶,珊瑚阁是王府中距离慕康寿所住的长清楼最近的一个阁楼,从前居住的是王府中的侧福晋。

“竟然一开始就将她放在了这样重要的地方,可说了要给她什么身份?”

守一摇头。

“王爷还没有见到楚姑娘,只是管家说楚姑娘是世子送来的人,他们王爷说了,定然善待。”

善待?

他不信慕康寿会有这么好的性子,放在离自己近的位置上,也只是为了方便监视罢了。

“随他吧。”

看来得等一段时间才能有结果了。

“是。”

说完,守一将一枚玉佩放到了慕承阙手中。

口中贺喜。

“主子,不枉我们费心谋划,有了这玉佩,就可以联系到王爷的旧部了。”

守一所说的王爷,是慕承阙的亲生父亲慕康泽,曾经的宜亲王。

宜亲王是太祖皇帝亲封的异姓王位,是为了褒奖他曾祖开疆拓土,特赐的荣耀,并且说明,慕家的亲王之位可以世袭。

原本他才是正统的王室血脉,可是十年前,父亲不明白的战死沙场,亲王的位置忽然就落到了他的叔叔慕康寿的手上。

慕康寿算不得自己的亲叔叔,他的生母只是老王爷的一个妾室。

正因如此,为了平息流言,慕康寿收养了十六岁的自己。

名为收养,实为监视。

而这枚玉佩,是父亲的信物,一直都被慕康寿拿着,今日算是用楚怜换了回来。

只是为什么他却很意外,老东西都没有见过楚怜,竟然就愿意将东西还回来,此事诡异。

“世子?”

守一的话让他回过神。

“什么事情?”

守一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关心到。

“世子,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要找个大夫来看看?”

慕承阙摆手。

“不必,只是觉得有些累,你先下去吧。”

“是。”

守一刚要离开,却被男人再次叫住。

“慢着,去盯着宜亲王府的动向,有什么事情随时告诉我。”

“是。”

他看着碧色的玉佩,心里反而更加升起一股没由来的烦躁。

夜里,楚怜一个人坐在灯火通明的珊瑚阁。

管家将人送来以后说因为事发突然,还没有来得及安排丫鬟,明日就会将人送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