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好大儿们都对我图谋不轨【ABO】 第四章你勾引我小叔

第四章你勾引我小叔

书名:好大儿们都对我图谋不轨【ABO】
作者:今火
更新时间:2023-07-12 11:25

盛承宇回过神来,冷冷的看向刚进门的大哥,终于停下了动作。

此刻病床早已被踹得损坏,歪歪扭扭的支着,缩在另一个角落的青年显得格外可怜。

“你在做什么?”盛承锐捏了捏眉心,头次感觉如此头疼。“为什么要踢病床?难道你就不怕小叔知道了……”

盛承宇见大哥一来就指责他,怒气冲冲、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去。临了丢下一句:“我才不管!我早都说了我不来通知他!”

盛承锐皱眉,看着弟弟愤怒离开的背影,也不知道这孩子又受了什么刺激。

他这才看向病房,护士已经跑了过去,扶着余枝起床坐到房内的沙发上,正在细心的把戳到肉里的针头取出。

而现在他名义上的小妈正面色苍白,额角冒着冷汗,在针头取出的一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抱歉。”

一句道歉在耳边响起,属于一个相对陌生的声音。余枝抬起头,看向面带歉意的俊秀男人。

这好像是他便宜大儿子?

老大和老二是双胞胎,他有些分不出来。

“……没关系。”余枝摇了摇头,有点没力气了。

盛承锐笑着,神色温柔的说:“承宇有些任性,没伤到你吧?”

他走了过去,看见Omega手背上的一片青紫,转头语气和煦的让护士去找医生开一支药膏来。

余枝没说话,目光追随着护士离开,他手指动了动,还有些心有余悸,忍不住担心便宜大儿子也和老三一样是个问题儿童。

虽然看着倒是温柔端方、君子如玉的,谁知会不会莫名其妙的闹事。

好在盛承锐维持着安全的距离,并未靠近他,看见他的神色后,说道:“承宇是因为葬礼上的事情,对你有些偏见,本性并不坏,希望没吓到你。”

余枝问道:“葬礼?”

他是闹了一通,但也不至于让便宜儿子发疯吧?

“你不记得了?”盛承锐看着余枝,确认那张脸上茫然的神色不似作伪后,笑了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因为他之前遇到过类似的事情,有些敏感。”

“对了,让承宇过来,是想告诉你今晚盛家有个酒会,需要你出席,晚些时候司机会过来接你去做造型。”

既然是小事,盛承锐也不会特意提点他这么多次吧。

余枝心想。

看来一会儿要想办法问问。

不过……

他睁圆眼睛,有些惊讶。

他现在是可以留在盛家了?不然干嘛要他一个毫不相干的去参加盛家的酒会?

“好,我知道了,”

余枝点了点头,心里陡然生出一点紧张。

他原生家庭以前的家境不错,但也没好到让他去参加上流酒会的程度,这还是头一次参加酒会。

盛承锐通知完,也没久待,走前还叮嘱他擦药膏,态度好得和盛承宇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护士过了一会拿了药膏过来,余枝试着询问了一下护士自己的入院的原因。

医院是盛家名下的,护士知道个大概,给他说了起来。

“啊?”

余枝捏着药膏,呆滞无比。

他的记忆随着护士的讲诉渐渐回笼后,耳根滚烫,脚趾扣紧。

……他现在去找盛承宇说要拿着一千万离开盛家还来得及吗?

余枝自从知道自己在葬礼当天做了什么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怪不得他好大儿这么暴躁呢。

身为天之骄子的Alpha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信息素刺激得对小妈出手,还是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怎么能不说是一件难堪的事?

都这样了,老三居然还只是踢了他的床脚……真的,他哭死。

时间来到现在,余枝已经到了酒会所在的庄园,面前是一扇富丽堂皇的大门,这还仅是庄园内宴会厅的小休息室之一,都足以让人感觉到富有底蕴的豪富气息。

余枝不自在的调了调脖子上存在感十足的蕾丝颈带,然后才推开门。

没想到盛衍沉已经在里面了。

气势凌人的Alpha正往手上戴着白色手套,他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口带着一款深蓝色宝石胸针,身形高大,猿臂蜂腰,英俊得让人挪不开眼。

余枝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盛衍沉脖子凸起的喉结上,第一次感觉一个人的喉结能这么……

刺眼。

……好像是松木味的。

他控制不住的回忆,耳尖的滚烫压都压不下去,尴尬得不得了。

男人的目光此时投了过来。

“家、家主好。”余枝一时间紧张得呼吸困难,下意识的立正问好,差点咬住舌尖。

盛衍沉看了余枝一眼,一眼就看见那有些歪了的颈带,提醒道:“颈带歪了。”

“哦,哦,好。”余枝连忙调整自己的颈带,只是怎么弄,都没调整到合适位置上,还是歪七扭八的。

盛衍沉看不下去,伸手过来帮他调了下颈带,举动十分礼貌,没碰到他半点。

哪怕如此,余枝看着近在咫尺的手,还是紧张得差点晕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盛承宇后脚进来,就看见小叔手放在那个Omega脖子上,一声质问脱口而出,满脸的难以置信。

难道他小叔也……不可能!

他一边怒气冲冲、一瘸一拐的逼近,一边怒视着余枝,气急道:“你怎么连我小叔都勾引?!”

盛衍沉收回了手,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语气稍冷:“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余枝脸色神色微动,偷偷憋笑。

盛承宇则是愣在原地,微微下垂的眼睛瞪大了,显得更狗狗眼了,看着像被主人训斥过的小狗,怪可怜的。

余枝也不想真和盛家人弄僵关系,何况盛家家主想必也不是真的想下亲大哥的儿子的脸,大着胆子解围,说道:“没事,毕竟我刚来不久,承宇有些误会是正常的。”

“嗯。”盛衍沉收回了目光,果然没再说什么,只是说道:“一会酒会就开始了,在外人面前不许胡闹。”

盛承宇不敢和盛衍沉顶嘴,生着闷气找了张椅子坐下。

而后双胞胎兄弟们也进来了,因为盛衍沉在场,他们对凝滞的气息视而不见,没有出声询问,也只是安静的找个地方站着等待酒会开始。

……

酒会开始。

盛家主营酒业,此次酒会提供了还未上市的新品供给来宾品鉴,甫一到宴会厅,浓香的酒味就铺天盖地而来。

余枝闻着酒味,脸颊被酒气熏得微微发烫,险些都能醉了。

从休息室出来,宴会厅还在下一层,他跟在盛衍沉身后下楼梯时,厅内的宾客微微抬头看着他们,里面不乏在财经新闻上活跃的各行各业的大佬,他这种不怎么关注新闻的都能叫出几个名字来。

有些人的目光还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些好奇。

余枝心慌无比,下意识躲避着别人的目光,向前两步藏进走在他面前的高大男人身形投下的阴影中,就算是盛衍沉都在此时变得熟悉可靠了起来。

谁知盛衍沉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静,往前让了两步,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回家,就得担好盛家的面子,余枝。”

“你现在身份已经和以前不同了,别想着躲起来。”

余枝愣了愣,紧接着吐了口气,提起嘴角,保持微笑,在对上其他人看来的目光的时候生涩的点点头,努力维持体面的模样。

他的便宜儿子们跟在他的身后,等级森严的按照辈分年龄的排序走着,盛承锐就在他身后,此时贴心地补充道:“放心吧,保持姿态就好,其他人一般也不会来打扰你的。”

收到了别人的宽慰,余枝心里总算轻松了一点。

然后酒听见靠后的老三轻嗤嘲笑了一声,笑声里满是不屑。

啧,这熊孩子。

余枝难得来气,挺直了腰板,抬起下巴。他的身高在Omega里不算矮,夹在盛家一众高大的Alpha之中显得娇小起来了,饶是如此,在精心造型后居然也不显得多弱势,配合他微微抬起的下巴,显得十足是个傲气的小少爷。

倒是也不差到哪里去。

让人群里的余家人都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了又看。

这是他们儿子?哥哥?

宴会厅里轻柔的音乐停下,盛家主家的人到齐了,族老站在前面讲了几句话,大意就是此次宴会一是庆祝盛衍沉正式成了家主,二是新品研发出来,已经送到白酒协会送检评级好了,现在先给来宾们品鉴一下。

场内宾客们面带微笑鼓掌,十分给盛家面子。

接着族老就下去了,酒会正式开始,音乐又响了起来。

宾客们接过穿梭在人群中的侍者托盘上提供的酒水,一边细细品鉴,一边三三两两的走到一起谈笑风生。

很快也有人来找了盛衍沉,盛承锐和盛承泽也有人找,一行人分别聊天打机锋去了。

没什么人特意搭理余枝,余枝反而还松了口气,迅速拿了杯酒想找个安静的角落呆着。

“余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