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他就这么爱我吗 第一章非法入侵

第一章非法入侵

书名:他就这么爱我吗
作者:三月桃胡
更新时间:2023-07-12 11:29

月上中天,池宁背起水草兜,摆动鱼尾离开巢穴,准备出发去岸上。

通道在海底,他深呼吸一口气,一头扎了下去。

湛蓝的海水逐渐变成深蓝,又变成蓝黑。越往下光线越暗,再往下就看不见了,黑黢黢一片,像是没有底,又像是随时会窜出个什么东西,把人连皮带肉拦腰咬断。

进入深海区,池宁呼吸开始加速,这里能见度很低,视线所及处不过咫尺距离,四周安静寂寥,黑暗无限延伸,仿佛整片海只剩下他一个生物,压迫感顿时达到顶峰。

池宁闭上眼睛,缓解急促的呼吸,漂浮的海草在水里微微摆动,像海蛇一样缠绕住他的手腕,池宁打了个激灵,甩尾逃离海草群。

他紧绷着神经,继续往下游。不多时,远处出现了一条鲸鱼,让他原本绷着的神经又拉紧几分。

海里所有声音中,他最害怕鲸鱼的叫声,鲸叫声空灵又厚重,带着深邃震撼的远古气息,巨大的穿透力让他几乎透不过气。

池宁在心里碎碎念:别叫,别叫,别叫……

下一刻,鲸鱼放开嗓子,水波轻微震荡,压迫感十足的声音清晰入耳。

池宁颤着鱼尾加速往下游。鲸鱼第二波声音抵达时,他在黑暗中迎面撞上一只满嘴獠牙,排海底丑陋榜第一的鮟鱇鱼。

双重夹击下,他脑海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瞬间炸裂,眼前一花,坠落到珊瑚丛里。

不知过了多久,池宁晕晕乎乎从珊瑚丛中爬起来,他呆坐半天,等稍微清醒了点,穿过茂密的珊瑚丛,游向不远处幽暗的洞穴。

洞穴位于一片岩石的中空地带,石头缝隙中嵌着好些珍珠,底下铺了细密的水草,水草尽头处有条银尾美人鱼,随意地倚靠在石座上。

银尾美人鱼见到池宁,笑意盈盈地开口:“决定好了吗?”

银尾美人鱼是海里最年长的美人鱼,常年独居在海底,掌握着去往岸上的通道。美人鱼族群里人人皆知,但都对她避之不及。

池宁游到她身边,看向石座后面的那扇珍珠石墙,珍珠石墙用无数珍珠缀连而成,在漆黑的深海里,流溢出璀璨的光芒。池宁眼神亮得耀眼,用力点头:“决定好了。”

他最近处于水深火热当中。美人鱼族群的聚居地原本在海上一个岛屿附近,他能不下海就不下海,安稳活到了十九岁。

但前段时间岛屿被鲨鱼群霸占,其他岛屿个个都有主,美人鱼族群被迫迁往深海。他是个异类,一进海里就心生恐惧,浅海都遭不住,深海对他来说更是噩梦,差点享年十九岁零一天。

他必须逃离大海。

“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鱼会怕海,”银尾美人鱼手撑着脸,饶有兴致地打量池宁,“小漂亮,原来你之前晕那么多次,都是晕海啊?”

池宁抿唇,和她对视,否认道:“我不晕海,我是饿的。”

“晕海也好,饿也好,”银尾美人鱼笑起来,脸上掩不住岁月的痕迹,起了不少皱纹,却依旧美艳绝伦,“没关系,我送你上岸找你表哥。”

池宁压不住内心的欣喜,鱼尾甩出重影:“好的。”

他是条孤儿人鱼,几代算起来最亲最亲的只有一个表哥。两条人鱼一直相依为命,不过他表哥七年前成功变成人形上岸,迫于大海的规则,只能一两个月回来看他一次。

他本想坚持到下次他哥回海里,和他哥一起上岸,但在海里的日子太难挨,跟银尾美人鱼交易的事又不能让他哥知道,只能先斩后奏。

“要带的东西都带上了吗?”银尾美人鱼问。

池宁翻找水草兜,他的珍珠、表哥给他玩的金条……一个没落,池宁扬起笑:“可以出发了。”

银尾美人鱼绕过石座,立在珍珠石墙前,朝他挥手。

“在我承诺的时间里,你的鱼尾能变成腿,但上岸前几天情况不太稳定,晚上会恢复原状,直到你完全适应用腿走路。”

池宁低头看自己的鱼尾,淡蓝色,鳞片散着微光,美人鱼族群里最漂亮的鱼尾,变成腿的话应该会是最好看的腿。他游到珍珠石墙旁边,试探道:“如果超出时间……”

“代价翻倍,”银尾美人鱼倚靠着珍珠石墙,语气平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池宁不打算再回大海,但他压根不知道彻底变成人的方法,这么多年,美人鱼族群里只有他表哥成功过,原因未知。银尾美人鱼倒是知道,可她口风紧,谁也不透露。

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在岸上没法待太长时间。池宁瞄了眼银尾美人鱼,小声咕哝:“要是我最后变成人了呢?”

“那算你运气好,”银尾美人鱼捏他的脸,笑着说,“不过你彻底变成了人,我岂不是很吃亏?”

池宁躲开,催她:“别捏我,送我去找我哥吧。”

银尾美人鱼扬起下巴,示意他按住珍珠石墙的凹陷处。凹陷处在石墙正中央,方方正正,颜色略显黯淡,池宁抬手按住。

一阵光倏然闪过,池宁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感觉整个人被暖流包裹住,四周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归于寂静。

良久之后,池宁从寂静中醒来,看见前方有一条冗长的通道,尽头闪着一团耀眼的亮光。

那里应该就是岸上,池宁连忙向前游。终于到达了发光的出口,他被光刺得眯起眼睛,摸索着纵身一跃。

再睁开眼时,池宁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浴缸里。四周充盈的是空气,海里的窒息感和压迫感烟消云散。

以前他哥回岛屿看他,总会跟他讲岸上的事,岸上的人怎么生活的,吃的穿的用的,零零总总说过好多遍,还给他看过一些照片。

池宁趴在浴缸边缘东看西看,在心里做下判断,这应该是一个浴室。他滑到浴缸底部,满心欢喜地扑腾水,等他哥出现。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人,池宁仰躺在水里,饿得鱼尾蔫蔫的,他哥怎么还不回来?

他一翻身,看到挂在墙上的浴巾和浴球,觉得好奇,便伸手扯下来。

浴球没拿稳,落到他脸上,他努起鼻子闻了闻,表情瞬间僵住,立刻探起身子,挨个闻挂在墙上的东西,越闻心里越凉,怎么一点鱼味都没有?!

这里绝不是他哥家!

池宁惊慌失措地向四处张望,试图找到刚才那个发光的出口。忽然,不远处响起“嘎吱”声,池宁下意识转头。

有人推开那扇灰黑色的门走进来,那人很高大,边走边脱上衣擦脸上的伤,和他撞上视线时停住脚步,看过来的眼神又冷又硬,活像海里的鲨鱼恶霸。

鲨鱼是美人鱼的天敌,在海里还有躲避的空间,这里逃无可逃,池宁攥紧浴缸边缘,紧张得脑子空空一片。

两人视线相撞那刻,不同于池宁的惊慌紧张,梁行野身体比脑子快,立即调整到进攻状态,上半身前倾,双脚前后开立稳住重心。

他迅速扫了眼非法入侵的对象,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头发微卷,眼睛格外大,右耳戴着耳钉,腰间挂着绿色的包,裸坐在他的浴缸里,正呆呆地看着他。

像这样的,绝对接不住他一拳,梁行野松懈下来。不过这套房子的安保措施足够强,他是怎么进来的?梁行野面色不虞,大步走向浴缸。

走近后,梁行野发现他腰间挂着的不是包,是一兜碧绿的水草,带子处还吊了个小螃蟹。

这什么装扮?梁行野向下扫,目光忽地顿住,鱼尾在水里微微打颤,颜色和少年右耳戴着的那只珍珠耳钉一样,矢车菊蓝。

哪个不长眼的送人来给他玩这种恶趣味?梁行野略一猜想,有了答案。

“许晋那废物让你来的?他走投无路到这种地步了?”梁行野把脱下来的上衣扔到池宁脸上,冷着声音,“打电话给他,让他半小时之内滚过来。”

池宁眼前一黑,梁行野身上的味道迅速涌入鼻间,浓郁燥热。他完全搞不清状况,不敢拿开衣服,心惊胆战地沉到水里,闭眼装死。

梁行野没见过这么不识相的,正要出声,眼神落回池宁腰上,察觉不对劲,俯身摸他的鱼尾。里面没藏腿,饱满紧实,表面触感滑腻,连接处浑然一体。

梁行野皱起眉,用力掐了一把。池宁忍不住“嘶”了声,偷偷卷起尾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