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对领地 第一章海王

第一章海王

书名:绝对领地
作者:清秋叶洛
更新时间:2023-07-12 11:30

白苏屿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就在前不久,她发现自己恋爱长跑八年的男朋友,竟然是个海王。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整整八年,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陈悦,没想到今天长了见识。

那个嘴上说着要尊重她,等到结婚后再发生关系的人,背地里竟然跟好几个女人不清不楚。

白苏屿回头想想,觉得自己真蠢,怎么会有男人不好色。

手机一直嗡嗡响,是陈悦在给她打电话。白苏屿现在看到他的名字,就觉得恶心。

她把他的号拉黑,手机塞到包里,扔在了一边。

今晚她要和孟梦在酒吧找乐子,不想再被无关紧要的人打扰。

她伸手随意撩起波浪卷发,露出自己诱人的锁骨。

今晚她一改往常清纯简约的打扮,穿得性感极了。

深V的黑色吊带裙,领口一直开到肚脐,大方自然地露出她丰满的白软。整个后背不着一缕,纤薄而骨感。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喝酒,就吸引无数人的眼球。

这要是让陈悦看见,肯定会皱着眉头说自己吃醋了,不想让她被别的男人看。

想到这里,白苏屿的心酸涩不已,一口闷气憋在胸中,无处发泄。

她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让辛辣在喉中流淌,才缓解了片刻。

怪不得人们都爱借酒消愁。

“别喝太多了。”白苏屿刚想给自己再倒一杯,被孟梦阻止了。

“萌萌,你说的是对的,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白苏屿泪眼朦胧地看着孟梦,那湿漉漉的眼神,连孟梦这个女人都受不住。

以前陈悦总是说孟梦不是什么好女孩,让白苏屿少跟她接触,生怕孟梦把她带坏。

她还真信了他的鬼话。

而今想到这些,只觉得搞笑。

他陈悦,才是真渣。

孟梦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白苏屿。

说起来他俩分手,自己也有责任。

要不是自己怂恿白苏屿这个小白花去尝尝禁果的味道,她也不会发现陈悦微信里的其他女人。

能让这个极其保守的人去尝试婚前性行为,可见她对陈悦的感情有多深厚。

八年,一生最美好的八年。

都活在了谎言之中。

“男人满大街都是,这个不行咱再换,咱苏苏这颜值身材,那不得一大群人排着队等着。”孟梦看着无精打采的白苏屿安慰道。

“你看这里这么多人,哪个不比陈悦强,你看角落那边那个,不就挺不错的。”

白苏屿顺着孟梦的视线向前看去。角落里正坐着一个一身黑西装的男人,那一丝不苟的模样看着像是要去开会,而不是来酒吧找乐子。

光线太暗她看不太清楚脸,嘟囔着说道,“脸都看不清,哪好了?”

“看什么脸啊,关了灯不都一样,你看那体格那身材,绝对倍儿棒。”孟梦舔了舔嘴角,对白苏屿说道,“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白苏屿坐着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孟梦回来。

那个见色忘友的女人掺着自己的新猎物走了,临走前还朝她挤眉弄眼。

“宝贝儿,我先走了,你也快点回家吧。”白苏屿看着孟梦给她发的信息,哼了一声。

“呸,见色忘友。”

她拿着手包去了趟厕所。

酒劲儿逐渐上头,白苏屿走出厕所的时候腿都快站不稳了,晕晕乎乎地和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

男人一身黑西装,看上去一丝不苟,这不是孟梦看上的那个人吗?怎么会在这儿?

白苏屿脑子有点混沌,她抬起头看着来人。

这脸看着怎么那么熟悉。

“白苏屿?”男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白苏屿目光有些涣散,只觉得在哪见过他。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男人面色变冷,松开了扶着她的手。正准备转身走,白苏屿一个踉跄,又跌到了他怀里。

他下意识地扶着她。

宽厚的大掌,接触到了女人后背细腻的皮肤。男人忍不住喉头微动,嗓子干得发紧。

而怀里的女人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安安静静地倚靠着他。

这让他心中的邪念更盛。

“白苏屿,你还清醒吗?”

白苏屿抬起头,微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灯光下他的眉眼深邃,薄唇紧抿。

白苏屿也不知道是那根弦搭错了,伸出手指轻轻在他紧皱的眉心处点了点,“别皱眉。”

啧,男人发出不满的声响,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烂醉如泥的女人。内心的蠢动再也压制不住,低下头吻向了她的嘴唇,湿润的舌头相互勾缠,发出阵阵暧昧的水声。

男人的大手在她光洁的后背上四处游走,沿着那单薄的衣料逐渐向前伸去,点燃了火焰。

“白苏屿,现在结束还来得及。”男人粗重的喘息吹得白苏屿耳朵直痒。

她身子软的快要站不住了,伸着胳膊搂着男人的脖子,脑海里突然响起孟梦的话,“不试试怎么知道合不合适,没尝过怎么知道喜不喜欢。”

她二十多年来,一直认为爱比性更重要,所以她洁身自好,约束自我。

即使面对孟梦的嘲笑,也不以为意。

就算世界混乱不堪,也总有一方净土。

而现实却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既然柏拉图式的恋爱不存在。

那就让它碎得更彻底一些吧。

白苏屿踮起脚吻向了男人的唇,无声地邀请着。

吻技不错,那方面应该也不会差。

……

白苏屿被折腾得不行。

那个人生猛得自己完全吃不消。

到了酒店后,刚关上房门,裙子就被他撕碎了。

后来他们在床上折腾了好几次,他抱着她洗澡,在浴缸里又折腾了一次。

白苏屿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声音哑得更是不像话。

她觉得自己软得像是要化成水,连动动手指都费力。

“不要了。”她拒绝道。

却不知自己此刻旎浓软语有多勾人。

“最后一次。”男人喘息着说道,湿漉漉的舌头舔舐着她的耳窝。

“刚才你也这样说。”白苏屿轻哼一声。

“这次是真的。”男人吻向她嘟起的嘴唇,加快了身下的速度。

白苏屿在一次又一次的浪潮中,彻底昏睡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