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分糖 第三章爱吃糖的顾山石

第三章爱吃糖的顾山石

书名:五分糖
作者:不蠹
更新时间:2023-07-12 11:30

季陶想说的话都被他吃掉了。

1:31 AM

顾岩失眠了。

他躺在季陶和他一起买的床上,身下很软,但是他心里很乱,手脚很凉。季陶在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冷,季陶会窝在他的怀里,于是心口最热,四肢渐暖。

一开始同居的时候,季陶可能习惯一个人睡,顾岩记得自己睡前把季陶捞进自己怀里,但他深夜醒来的时候总会看见季陶背对着他蜷缩在床边的背影,短暂的伤心之后他就粘了过去,把自己重新圈上去。两个人挤在床边上,背贴着胸,胸贴着背,都很暖和。

好几个夜晚之后,季陶学会了翻滚出去以后再翻滚回来。好几次季陶小心翼翼地挪他胳膊的时候,顾岩其实被弄醒了还要装睡,他有轻微的夜盲症,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但他知道那个时候的季陶是可爱的,迷人的,甜的,装得他心里满满的。

有一次饱暖思淫欲后,季陶软绵绵地趴在他身上,耳畔是他小声的喘息,那点热气撩人似的撩得顾岩脸又红了。他歪过头,两人的鼻尖贴近了,痒痒的让人心动得厉害,他凑近了,嘬了一口,低声说:“陶陶,你真甜。”

季陶脸上快退去的薄红又迅速蔓延上去,把头埋下去的瞬间就听见顾岩不坏好意的声音:“晚上还有力气从我怀里出去吗?”

那天晚上,季陶有力气翻出去之后就没力气翻回来,顾岩睡得迷迷糊糊地蹭了过去。

把季陶的名字翻来覆去地咀嚼了很久,都是甜的。

顾岩嗜甜,他喜欢吃糖,会把糖一直含在嘴里,不去舔,静静地等它化了,他会尝到这颗糖十分之十一的甜。

4

6:03 AM

顾岩好像睡着了,好像没有,脑袋依然昏昏沉沉。

手机“嘟”地一震将他瞬间惊醒,看见消息,不是“陶陶”,是刘燕飞发过来的消息:“哥,嫂子找到了吗?”

“没有,要再辛苦你们一天了。”消息发送。

刘燕飞秒回:“我们不辛苦,嫂子最重要。”

又紧接着发了一句:“嫂子会回来的,哥。”

“/微笑。”

季陶是谁?

只有当季陶不在身边,没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占据自己的脑子的时候,顾岩才能冷静下来,然后他尝到了苦涩,想念的味道是苦的。

在辅导员那里,他找到季陶留下的第一联系人号码,拨过去是一个空号。顾岩有这样一种感觉,如果将自己剥离出季陶的世界,季陶就是空白的,他发现自己所拥有的并不完整只是恰好涨满了自己的心,遮住了自己的眼。所以当他联系不上季陶的时候,他只有束手无策地等季陶自己回来。

5

当初两个人决定合租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两人租了个双人间,小一点的那个卧室被改造成了季陶的画室。

季陶和顾岩心目中五彩斑斓的画家不一样,季陶是白色的,像他画板上的白纸。初见时季陶坐在湖畔长椅上写生,穿着白衬衫,围着黑色的围裙,袖子挽到肘部,左手颜料盘,右手画笔,从顾岩的角度只能看见季陶柔和的侧脸,很干净,很利落。

春天的湖是碧绿的,季陶的画上也是荡漾的绿意,画很迷人,人更迷人。

顾岩来到隔壁的画室,画室有一个很大的飘窗,采光很好,两天没有开窗通风,空气里有一股湿潮热闷混杂着颜料的味道。

季陶的作品顾岩都拿去裱好了有的挂在墙上,有的堆叠在地上黑布遮掩着,三面墙上有很多幅他的画像,油画,速写,水粉季陶都尝试过,背影、微笑、垂眸、侧颜每一种神情姿态都被留在画里,顾岩记得自己故意把这些画挑出来挂在墙上,想看季陶害羞的样子,但是没有,反而是一脸正经地告诉他哪些线条没有处理好,颜色不合适,最后十分歉意地对他说:“我的人像总是画不好。”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是一个标准答案,“没事儿,宝贝,你已经拥有最好的我了。”

他不无甜蜜地想,季陶对他的感情至少是十分深刻的,一笔一画那么深刻。

“我帮你把窗户打开了,你这么宝贝自己的画,为什么不回来呢?”

他坐在季陶平时作画的凳子上,面前的画板上黑布遮掩着一副未完成的作品,季陶和他说出去采风,但是他的工具都在这件画室里,这幅未完成的作品……顾岩轻轻地将布掀开,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一半浓烈,一半黑白,顾岩还是辨认了出来,这是伊瓜苏瀑布,冰川与荒原的尽头,无情的沟堑斩断了伊瓜苏的爱情却成为了世人的爱情圣地。

那个夜晚,看完《春光乍泄》之后,顾岩对季陶承诺,“宝贝,站在那里的,一定会是我们两个人。”许多爱情没有完满的结局,他想给季陶一个完满的结局。

手机的振动将他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喂,是顾岩先生吗?我们找到了您恋人的消息。”

顾岩的心陡地蹦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