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病娇少年的美娇妻 第一章恶毒女配初上场

第一章恶毒女配初上场

书名:病娇少年的美娇妻
作者:热苏打
更新时间:2023-07-13 11:10

“赶紧的,把他的东西通通给本少爷扔出去,他占了我的位子这么多年,享尽了十八年荣华富贵,难不成如今还想继续住下去不成?”只见一处豪华别墅门口一个少年双手叉腰趾高气昂的看着站在雨中面无表情的蒋南知。

夜很冷,可再冷也没有蒋南知的心冷。

蒋南知本来是蒋家大少爷,在蒋家将近生活了十八年,如今蒋家认回了亲儿子,更是一点情分也不念,十分绝情的想要将他轰出去。

如今蒋南知那张宛如鬼斧神工般的面容上已经毫无血色,他清明的眸子透过蒋宁看着他背后的两个人,目光之及满是失望之色。

“我……”

良久,蒋南知正准备说些什么,可前方迎面飞过来一个书包,他也没有躲开,任由着书包打在他身上。

“好了宁儿,天气怪冷的,别在这站着了,要是感冒了可就不好了,你身子弱,妈给你做点好吃的补一补。”那书包正是蒋南知养母扔过来的,她亲切的挽着亲生儿子的胳膊,语气宠溺。

蒋南知看着面前被用力关上的别墅门自嘲一笑,突然觉得他的人生可真是失败至极。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任由雨水打湿头发,他也不在意。

“蒋南知,你被赶出来了吗?如果你以后对我唯命是从,我就能让蒋家继续收留你,怎么样?”江诗允一步一步的走到蒋南知面前,轻嘲着说道。

蒋南知一句话都没有说,正准备离开,却被拽住袖子,紧了紧拳头,吐出了两个字,“放开。”

江诗允一愣,随即恼羞成怒,真不知道他在狂什么,这些话也便说出口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覆水难收。

“你当你还是蒋家大少爷?认清现实吧,你已经被你养父母抛弃了,再者你以为现在还会有人继续巴结你?简直就是在妄想,你亲生父母故意丢了你,就是不想要你这个病秧子。”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亲生父母呢——一个是赌鬼,一个肇事逃逸,这样的家庭你想回去吗?你敢赌上你的前程回去吗?”

少年闻言脸色一白,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推开了揪着自己袖子的那双手。

他本来就羸弱,此刻被雨水淋湿,脸色更加苍白,摇摇欲坠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会晕倒,看的江诗允一阵心惊。

这些话她也不想说,可是没办法,这是她的任务,要是完不成,她就活不成了。

“蒋南知,本小姐心善可以勉为其难收留你,只要你当我的仆人,低下你高贵的头颅对我唯命是从,我就能让蒋家依旧将你奉为蒋少,你说一他们绝对不敢说二,怎么样?”

江诗允撑着雨伞,面无表情的看着蒋南知淋雨,殊不知她的手在微微发抖,笑话,这可是未来的大反派,她一个助攻炮灰,骨子里就被压制了。

不管她的话有多过分,蒋南知的脸上除了冷漠与厌恶,再无其他,除了那两个字,他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

江诗允看着蒋南知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

深更半夜,江诗允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驱车去了一处酒吧“蝴蝶会”,如其名,会所里十分高级,到处都是翩翩飞舞的蝴蝶灯。

江诗允坐在吧台看着面前的香槟,已经叹了半个小时的气了,连酒吧老板都看不过去了。

“你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小店招待不周了。”

闻嫣在调酒的空隙瞄了一眼江诗予,随即悄咪咪的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个大帅哥,保证让你垂涎三尺。”

江诗允闻言扯了扯嘴角,苍白无力的说道:“嫣嫣,别扯了,我有蒋南知一个人就已经十分疲惫了,你别再搞什么幺蛾子了。”

闻嫣是“蝴蝶会”的老板,江诗允穿书过来的时候,刚好作为老总在视察,和闻嫣一见如故,便以一杯香槟结拜为了姐妹。

而她穿书后才知道,她是一个恶毒女配,是大反派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也是助攻手。

她要做的就是无休止的欺辱蒋南知,顺便在他彻底心灰意冷的时候踩一脚,然后等蒋南知成为偏执狠辣无情无义的蒋总的时候,反过来报复自己。

而书中的结局是黑化后的蒋南知强势回归,把“蝴蝶会”收入囊中,当然不只是“蝴蝶会”,还有江家的所有产业,江家被搞到破产,江诗允作为罪魁祸首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依稀记得她被扣上“杀人”的帽子,然后被关进了监狱,整整十年被“照顾”,从监狱出来之后又被送到了“蝴蝶会”当“小姐”,总之是惨之又惨。

最惨的是,她现在必须维持女配恶毒人设,走完剧情,否则就会受到系统自带的惩罚。

“蒋少这么难搞?我们情场一枝花竟然栽在了蒋少手中?”闻嫣闻言抬起眸子,挑了挑眉,她倒是想见见这蒋少到底是哪路牛鬼蛇神,竟然让江诗允念念不忘,这么执着。

“哎,来了来了。”

江诗允闻言朝着闻嫣的视线看去,映入眼帘的可不就是刚刚那个冷漠的蒋南知?也是闻嫣调酒入迷,压根不关注上流新闻,不认识他也正常。

只见少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肃穆的黑衬托的他无比冷酷,许是注意到了两道灼热的视线,抬眸望来,不过一秒,就迅速转来,快到似乎不认识江诗允。

“怎么样?不比蒋家那小子差吧?”闻嫣戳了戳江诗予的胳膊,八卦的说道。

“他就是蒋南知。”江诗允一句话让闻嫣愣住,她刚刚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知南就是蒋南知?不得了,她得去消化消化。

“那什么,诗诗,我有点晕,先去休息一下。”闻嫣捏了捏太阳穴,迈着虚浮的步伐离开。

江诗允此刻的注意力可不在闻嫣身上,自从蒋南知来了酒吧以后,她就一直在看着蒋南知,倒是没想到堂堂蒋家大少爷,调酒的手法竟然如此熟练。

“呦,蒋南知,屈尊降贵的当调酒师?不如你跪下来求我?我给你一个老板当当?”江诗允撩了撩头发,得嘞,走剧情去了,逮住机会,无时无刻奚落他。

而蒋南知调酒的丝毫没有停顿,对江诗的话置若罔闻。

“喂,本小姐的话你是听不懂吗?耳朵聋了?”江诗允怒不可遏,明明都已经不是蒋家大少爷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看着就让人讨厌。

江诗允将他手中的酒打翻对上他冰冷的眸子,小心脏颤了颤,剧情需要剧情需要,不能退缩。

“堂堂江家大小姐,不也偷偷摸摸的跟踪别人?”蒋南知冷笑一声,随即将凌乱的台子收拾好,重新开始调酒,似乎刚刚是江诗允的幻觉,他根本没开口一样。

“自作多情,本小姐才没有跟踪你。”江诗允气鼓鼓的坐在蒋南知面前,蒋南知看着再没动静的江诗予,感觉她好像一只生气的河豚,突然发觉过来自己在想什么,一愣又恢复成了那么冷漠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