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傻狐狸的尾巴藏不住 第二章小色狐

第二章小色狐

书名:傻狐狸的尾巴藏不住
作者:松饼和大福
更新时间:2023-07-13 11:11

作为一只化形不久的狐仙,个子小一点,非常合理,胡绿不服气地想。

下一秒,他撇撇嘴,脑袋低垂下去,连耳朵都耸拉下来。

虽自称一名狐仙,可胡绿不得不承认,自己跟路边的野生小狐妖没什么两样。现在是2025年,三界在两年前崩塌。天庭早已不在,即便成仙也没有位列仙班的名头,仙跟妖都没差别了。

关于野生小狐狸的记忆,胡绿有点模糊。

他只知道自己出生在人界,靠着日积月累的稀薄灵气好不容易化出人形,给自己取名胡绿,然后被月老捡走当差。

狐狸耳朵噌地一下竖起,胡绿忽而又信心满满起来。

问题不大!等以后灵气多了,“钱”攒够了,他肯定能长个儿,成为一只俊美挺拔仙气逼人的真正的狐仙,艳压群雄,羡煞旁人。

齐庭见胡绿一会垂头沮丧一会斗志昂扬,短短几秒间情绪多变,不禁好笑地问:“怎么发呆了?小狐狸在想什么?”

问完,他把胸前的人再次掂动两下,似在提醒小狐狸赶紧回神答他话。

胡绿一愣,霎时反应过来自己仍被人抱着。换作别人,他铁定一尾巴甩向对方,把人拍扁,踢飞。

但他的尾巴尖在地面上轻轻扫了扫,不仅没有攻击身后人,反而讨好地蹭了蹭对方的西裤和皮鞋。

对方可是齐庭,胡绿此时此刻只觉两人贴得近,姿势暧昧,不敢随便乱动。

胡绿的小狐心噗通乱跳,眉心隐约有一道白色的火苗印记显现出来,形状与额前发上的相同。

脸上的热气蒸到头顶,耳朵尖烧得火热,幸亏胡绿的毛发是红橘色,足以掩盖他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耳朵。

“小狐狸特地来这里……是要吃早餐?”齐庭没有追问下去,换了话题。

“嗯……对……是。”胡绿口齿磕绊,回答说。

齐庭转过身,背靠栏杆,干脆抱着胡绿就地坐下,又问:“怎么跑屋顶来了?学校没有禁止学生在教室内吃东西。”

坐下后,两人的姿势变了变。

齐庭手长脚长,臂膀始终圈着胡绿的腰,像是将胡绿完全裹在自己怀中。

后背靠上结实胸膛,两人腿脚相贴,即使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齐庭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拂在颈后,简直比刚才更要命。

胡绿满脸通红,嘴上答道:“天台上,唔,没什么人,风景也还……不错。”

真实目的是想挑一处没人的地方,偷偷检查一下姻缘石,然后独自一狐好好享用齐庭大人亲手做的鸡腿饭团。

齐庭嘴角轻扬,指腹轻抚胡绿握着饭团的手背,提醒道:“不吃吗?还有五分钟才上课。”

胡绿一惊,发呆太久都忘记时间了,他慌忙摸出手机看一眼时间,“什么?只有五分钟了?”

齐庭摸摸他的头,安抚说:“没关系。可以使用法术回教室,来得及,小狐狸慢慢吃。”

差点又忘了,胡绿自儿就会些零碎的小法术,而齐庭曾是天庭之主,三界之首的天君。

迟到而已,完全是可以用瞬移术法解决的小事情。

可胡绿还是有点担心,“不要紧吗?齐庭大人是教授呀……”

不仅胡绿没有仙位,天庭覆灭以后,所有妖仙魔都得按照天道定下的铁律,循规蹈矩像普通凡人般生活。

昔日的天君大人摇身一变,如今在人界,只是一名S市大学授课教师,也得守规矩。

齐庭回答:“无妨。来不及也没关系,我特许小狐狸在我的课堂上吃早点。”

特许?

听起来好像拥有特权,胡绿春心荡漾,不免想歪。

真要细算起来,齐庭眼下可是他的雇主。将来要兑现的“佣金”特别丰厚,会是其他拉郎配能攒到的好几倍,接近金主爸爸式包养。

姻缘石是块硬邦邦的石头,不会骗人。在预示齐庭姻缘即将到来的那一刻,天降祥瑞,异彩华光,漫天彩虹。

这波表演,绝非五毛特效能演出来的。若不赏赐胡绿一笔大大的报酬,说不过去。

当时,胡绿才干这一行不久,业务操作都没摸透,被“破石头”夸张的阵仗当场震慑住了。

他从月老那儿讨来齐庭的个人信息,为了随时能够触发姻缘石的感应,并锁定命定对象的身份,也为避免错过一分一秒的时机,他带着碎片玩具机,火速潜入S市大学。

胡绿直接找到正主,佯装一名大一新生,去上齐庭教授的课,并打算24小时贴身“伺候”。

月老都没有他这么专业和努力好嘛!

哪知,一见本尊误终身。

胡绿惊觉,自己不单单只野生小狐妖,还是一只肤浅的只爱好看皮囊的小色狐。

对着讲台后面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还打着领带严肃授课的金主,他……见色起意。

没办法,胡绿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齐庭跟胡绿想象中的长须老仙完全不同,外表是名成熟男性,举手投足温文儒雅,待人彬彬有礼,然而那套衬衣西裤却把他的肌肉轮廓窄腰翘臀全勾勒出来了,散发着不同寻常的性感,把胡绿迷得七荤八素。

不愧是曾经的天庭主人,小色狐握住将自己指引过来做任务的“破石头”,心跳逐渐脱轨,脸颊烫烫的,不自觉咽口水。

对金主心生歹念,这可如何是好?而且,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他好像……是一只男狐狸啊?!

小狐狸特别爱走神,齐庭有意无意地将人圈紧几分,转而道:“之前我说过,不必喊我大人。在人界,我不过是管理局名册内的普通仙族,并没有阶级之分,叫我齐庭就行。这些话,小狐狸难道忘了?”

“没有、没有忘。”胡绿快速摇晃脑袋,解释说:“只是一时……一时没习惯。”

确实是普通仙族,也确实只是一名大学教授。但月老珍重地提醒过胡绿,齐庭身份尊贵,不许乱来。

即便下了凡,齐庭手握天地神兵令牌,如若机缘到了,灵气复苏,有朝一日能再塑仙界天庭的人只有天君齐庭。

这么厉害的神仙大佬,胡绿哪里敢在他的面前造次?

“歹念”刚刚冒出个尖尖来,一想到月老的提醒,就给吓得缩回去了。

胡绿忽觉耳尖一痒,一股热气拂过顶端,惹得他身体一颤。

齐庭的嘴唇碰在他的耳后,嗓音低沉,说道:“不过嘛,如果小狐狸特别喜欢这么喊我……那我也特许了。”

“唔……”脖子下意识地往前伸,胡绿轻吟一声,想要躲开。

那条缠住人的胳膊并没有允许他逃走,但是热气有退散几分。

齐庭笑了笑,吩咐说:“好了,小狐狸快吃早餐,别饿着。明天起,我们吃完早餐再出门。”

“哦……”

后来,饭团吃了多久,胡绿没心思计算。米饭和鸡腿吃进嘴里,似乎也没品出最爱的味道来。

他满脑子都是齐庭刚才的话,许他留在身边寻姻缘,许他蹭吃蹭喝,许他上课时吃早点,许他喊大人……

一条一条汇在一起,胡绿不由地想多了,思考起一个很不要脸的问题。

如果他跟齐庭说,他很中意齐庭大人,想当齐庭大人的命定对象,齐庭大人也会照样特许吗?

还没思考出结果,胡绿已被齐庭用术法带回教室。

因为凡人在场,他的尾巴和耳朵被收了起来,并被安置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虽是角落,可视线极佳,胡绿一眼就能看清讲台后站着的人。

胡绿跟前几次一样,看得呆住。

齐庭长相好身材棒,气质拔群,往哪里一站,都万众瞩目。这落上去的视线,没人会舍得挪开吧?

胡绿当然也不舍得,所以果不其然,成为会对齐庭一见钟情的众多人仙妖之一,一脚踏入激烈的竞争圈。

但他手握姻缘石碎片,多了一连串假公济私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的机会。

其他人就算了,只能馋馋齐庭的身子而已,上天没有安排半点因缘际会给他们,构不成任何威胁。

偏偏最大的那位命定情敌在哪儿长什么样,胡绿一概不知,好难应付。

还有一个挺关键的问题,男神仙能不能跟男狐狸在一起哦?

胡绿的疑问太多,正要再次愁红头发,胸口忽然烧得火热,与自己元神绑定的姻缘石在发出很强烈的提醒。

他心上一惊,往跟前虚空摸去,变出那一枚“小玩具”,赶忙用灵力感应它。

不会吧?想什么就来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