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BO】我老婆是美人 第三章塞勒涅

第三章塞勒涅

书名:【ABO】我老婆是美人
作者:寒山玉
更新时间:2023-07-14 11:22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晚霞染了半边天空。

珀修斯刚送走一位有心理障碍,一口气网恋八个Alpha的柔弱贵族omega,心力交瘁。抬手将自己一早花一个小时打理的完美发型扒拉乱,他点开光脑,正打算给恋人打个电话。

“哔哔。”

不要命的:来。

AAA精神病:?

狠狠掐了把眉心,珀修斯认命的拿起钥匙起身。

AAA精神病:十五分钟。

“嘟嘟--”

“喂,狗狗,今天晚点回家,先不要做饭。没有加班,大老板找我。”

梁雪意一手环着阿法纳西,一手拿着水杯喂他喝水。

美人冷白的脸颊染上红晕,眼瞳润了层水,雾气朦胧,双眸半阖,像一只纯白的狮子猫。

热意在二人之间升腾,方才给他吹头发,又晕过去一次。

梁雪意不禁怀疑:这古董瓷器般的玉人是怎么当上上将的,用美貌索命吗?

啧,不能以偏概全。

他专心的喂人喝水,眸中时不时闪着愉悦的光。

“够了。”阿法纳西稍稍侧过脸。

梁雪意遗憾地把水杯递给一旁的兔子管家。

“上将大人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惨?”

阿法纳西调整了一下姿势,没提要从他身上起开。

“旧疾复发,不碍事,让医生回去吧。”阿法纳西被顶灯晃了一下,缓慢地眨了下眼。

梁雪意有规律地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调侃他:“那可不行,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多了一个老婆,要是不把你的身体养好,别说环游星际了,换季感冒我都得提心吊胆。”

阿法纳西张张嘴,想要反驳,却说不出口。

温热结实的胸膛抵着后背,漂泊无依的灵魂突然有了栖息之地。因为受到重创而时不时折磨他的神经不再活跃。

阿法纳西晕乎乎地想:他好粘人。

手环震动一刹,梁雪意缓慢松开手,起身,“我去开门。”

咔哒—

“塞勒涅,不是我啰嗦,你趁早找个恋人拯救一下你千疮百孔的精神海吧,活了快三十年一段恋爱没谈过,你真打算单身到死啊。你这种Alpha的抑制剂有多难配你知道吗,快给我加钱!”

珀修斯两眼放空,看见眼前熟悉的衣服便以为是阿法纳西,嘚啵嘚啵一顿输出。

“怎么不说话?”

珀修斯抬头,却看见一张陌生面孔。

珀修斯迷茫地看了眼房子,视线飘了一圈落在男人的脸上。

梁雪意推了推眼镜,说:“是A医生吗?”

珀修斯木着脸点头,问:“是,叫我珀修斯就好,请问您是?”

“我是上将的伴侣梁雪意,请进。”梁雪意推开门。

“噢噢,伴侣。”

“啊???”

珀修斯瞳孔地震,一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去医院挂个耳科。

那位小omega害人不浅啊,不仅伤害八个Alpha的感情,还让我年纪轻轻就得了幻听。

短短一个月,阿法纳西居然就有了伴侣,可是,他不是刚从战场回来,还能抽空去领个证??

这都什么跟什么。

同手同脚走了几步,珀修斯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试探地问:“你和塞勒涅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什么时候办婚礼?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梁雪意:“我们刚在一起不久,现在暂时还没有办婚礼的打算。”

一瞬间,金屋藏娇先婚后爱天降打败竹马白月光与朱砂痣等甜痛酸涩狗血文学塞满了这位精英医生的脑袋。

没办法,他有一个热衷于看各类小说和角色扮演的恋人,珀修斯对于这些甜痛文学如数家珍。

“哈哈,挺好,挺好的。你们……挺般配的。”

且不说这骨相俱佳的完美脸蛋,单是近190的身高和周身的清贵气质,跟阿法纳西站在一起那也是无比登对,很是养眼。

“谢谢。”梁雪意笑的温和无害。

阿法纳西:“珀修斯。”

清瘦的身影站在客厅门口,稀薄的日光为其镶了层金边。一半暴露在日光里,一半隐于阴影,像是马上就要随风而散。

军装给他套了层威严的壳子,只有褪去那层外衣,才能发现他并没有强壮的肌肉作为掩护。

酸涩的情绪蔓延,因为加班而心烦意乱的精英医生蓦地卸了劲儿。

珀修斯:“好久不见,塞勒涅。”

阿法纳西颌首,“进来吧。”

珀修斯将药箱放在桌子上,取出检测器,拍拍沙发示意阿法纳西坐下。

“滴。”

珀修斯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值,神色不虞。

“啧,合着我之前给你配的抑制剂,效果真是一点儿都没有呢。”

“有。”

“有个屁。”

珀修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梁雪意在一旁看着,嘴角没忍住上扬。

圆溜溜的琥珀猫眼转了一圈,落在梁雪意的身上。

“哎呦,怎么忘了,我们塞勒涅现在可是有伴侣的人,哪里还需要什么抑制剂。啧啧,瞒的真死啊,连我这个好朋友都不知道。”

腔调拐了九曲十八弯,唱戏似的。

阿法纳西撑着下巴,问:“还有别的事吗?”

珀修斯:“有,让我取一点你的血,带回去检测。”

阿法纳西眸光闪烁,默默计算这一套下来要花费的金额,最后得出结论:距离每日清汤寡水又近了一步。

梁雪意站在一旁,见他习以为常的伸出胳膊任人抽血,眼睛微眯。

珀修斯按照以往,简单粗暴的拔针,血珠被带出来一些,看着十分刺眼。

阿法纳西随意抽出几节纸,正要擦掉。一个骨节分明的大手制住他的动作。

梁雪意自医疗箱中拿出两个棉签,半蹲下来,擦去他胳膊上流下来的血,不可分说地按在针眼处。

阿法纳西盯着他头顶的发旋发愣。

“Alpha凝血能力很快的,而且塞勒涅的精神力是sss+,一睁眼就愈合了。”珀修斯挠挠脸颊,神色尴尬。

只是—

当梁雪意换了三四个棉签,血仍然往下流时,珀修斯渐渐皱起眉。

阿法纳西抬手,制止梁雪意继续换棉签的动作,“用凝血绷带。”

珀修斯沉默地看着他俩。

纯白的绷带与皮肤贴合在一起,一时不知道哪个更白一些。碍眼的血迹终于没在他眼前晃,梁雪意眉心舒展。

阿法纳西起身,对上他复杂的眼神,说:“怎么?”

“上将……”

“珀修斯,我已经递交辞呈,不要叫我上将了。”阿法纳西出声打断。

珀修斯脑子一嗡。

“您在开什么玩笑?”珀修斯大喊。

梁雪意冷不丁开口:“你没有看报道吗?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面向全国的公告。”

“我不知道,我坐诊了一天,跟一个患者交流了五个小时,中午点了份外卖没有去食堂。下了班一收到你的信息就直奔这里,我不知道。”珀修斯失魂落魄,一一细数自己稀松平常的一天。

怪不得。梁雪意了然。

阿法纳西将医疗费结给他,“不早了,没什么事就回吧。”

珀修斯机械地收拾医疗箱,脑子一团乱麻。

梁雪意:“我送你。”

二人走到门口,梁雪意正要与他道别,珀修斯后知后觉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拍脑门。

“梁先生,”珀修斯语重心长:“有件事我想告知你,既然您和塞勒涅已经成为伴侣,那请务必履行好夫夫义务。这不仅是作为医生的嘱咐,更是作为他最好的朋友的关心。他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梁雪意若有所思地点头。

珀修斯抬手,两人的手环磕碰在一起。

“有事再联系,回见。”

艳丽的红色飞行器划过云霄。

乌金西坠,夜幕降临。

阿法纳西有公务处理,让乐乐带着他熟悉院子。

梁雪意推开玻璃花房的门,被墙上一把木制的琴吸引目光。四弦凤尾木琵琶,梁雪意挑眉,略感讶异,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个这样的物件,瞧着也有些年头,像是”古董。“

回想起方才吃完饭阿法纳西的那句“我们的流动资金目前只剩三十万星币,只能维持温饱。”梁雪意灵光一闪。

“乐乐,帮我问问上将,能不能用那个琴。”

闻言,兔子管家打开通信装置发送短信,墨镜中的笑眼被一串字符替代,文盲梁雪意看不懂。

阿法纳西:可以。

乐乐:“哔嘟--西西说可以。”

“乐乐,你帮我个忙。”

梁雪意凑到兔子管家的耳朵边如此这般一番讲解,确认它明白自己的要求之后,上前取下木琵琶,坐在一旁的竹椅上,调整了下姿势。镜片后的黑眸清亮似水,温柔地看向前方。

”开始吧。“

“录像模式启动。”机械童音没有起伏,乍一听有些恐怖。但听久了,便觉得很可爱。

镜头中,一双修长如玉的手抱着一把木琴,浅灰色的睡衣柔软而亲和,扣子系到顶。往下,清瘦的脚腕上系了根红绳,上面有只小银锁。姿态随意,夹杂着一分自在惬意。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冷清的男声干净而悠扬,温柔婉转的腔调伴着清脆的琴音,令人沉醉于词中所绘之景。

梁雪意闭上眼,青砖绿瓦,烟雨茶楼,故城风景如幻灯片一般一幕幕回放。他和另一个小男孩在屋檐下排排坐,托着腮听从屋檐上坠落的雨声。梁上的雨燕被打湿翅膀,扑腾着落在他的脚边。一位穿着旗袍风姿绰约的女人撑着油纸伞走进院子,看见他俩扑哧一笑。

”两位小少爷在这等我啊?啊~你祖父要晚些才回,咱们先吃饭,瞧瞧我给你俩买的什么。“

孤魂异客,寻寻觅觅。梁雪意突然有些想念已逝的亲人。如果轮回转世真的存在,希望他们能够自在快乐的活着。

“录制完毕。”

一道机械音打断他的思绪,梁雪意失笑。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他定了定神,道:“乐乐,帮我上传到星网上吧。”

“信息读取…加载中…小意先生取一个网名。”

“唔…乐乐,上将的生日是哪一天?”

“七月一日。”

“那便叫朔月吧。”

“文字读取…识别失败…小意先生可以选择手写。”

轻叹一声,梁雪意抬指写下名字。笔迹劲瘦,飞扬洒脱。可惜跟此地的文字有差异,看起来也许就跟他们看野道士画符。梁雪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

“叮,上传成功。”

梁雪意起身,将木琵琶放于原处。余光掠过花房中的花花草草,眉心一跳。

错觉吗?

感觉花开的比刚才多了些。

上将家里种的花瞧着花色浅淡,寻常人中一些明艳的花为院子添色,这间花房里最浓的花也就是那一小片紫罗兰。改日可以问问他,再种一些其他花种,太淡了瞧着就跟上将的人一样,随时随地就要散了一样。

梁雪意指尖触上一朵粉玫瑰,小心翼翼拨弄花瓣。

“呦呦。”

熟悉的鸣叫自不远处传来,梁雪意回头。

阿法纳西穿着睡袍,长发散在脑后,背后是高悬的明月,衬得慵懒而圣洁。御空蹲在他的脚边,赤金色的双瞳里满是沉醉和享受。

“快熄灯了,回去吧。”阿法纳西转身,梁雪意跟上去。

御空晃晃悠悠地起身,喝醉酒似的一个踉跄摔了个屁股蹲,梁雪意抬手推推眼镜,见一旁的人无动于衷,只好弯下腰捞过白团子。

阿法纳西停下来,从他的动作里料到了什么,眸光闪烁,安静地看着他。梁雪意一边安抚晕乎乎的小兽,一边拔腿上前。晚风掠过,银发微凉,散着一点儿水汽,梁雪意闻到了浅淡的花香。

梁雪意:“回去给你吹干头发。”

阿法纳西:“不用了。”

梁雪意:“会感冒的,塞勒涅。”

阿法纳西:“……”

梁雪意垂眸,不经意地掠过他的侧脸,眼里带着笑意,幽怨道:“啊~我不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

上将目光闪躲,偷偷抬起另一边的手揉揉耳朵。阿法纳西再次肯定:我的合约伴侣怎么这么能撒娇,他还以为只有那些小omega喜欢缠着恋人亲昵。

不过——

他吃这一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