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何以卒年 第2章初见

第2章初见

书名:何以卒年
作者:采风等风来
更新时间:2023-07-14 11:23

2007年,盛夏。

城北实验高中的开学日。那天,是恩荣第一次见到曾栾的日子。

每年的暑假开学当天,都是城北实验高中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一天。高一新生在父母的陪同下首次踏进人生的新阶段,高二、高三的学生则更多独自前来,带着久别重逢的兴奋与多日未见的同学勾肩搭背。

但恩荣不属于他们其中的任何一类人,既没有父母相送,也没有朋友相陪。他仿佛一个透明人般,面无表情地在学校门口层层人群中吃力穿梭,只想快些离开这个令他感觉嘈杂又不适的地方。

因为时间尚早,再加上高一新生大多在门口拍照留念,所以校园中的人并不是很多,甚至教学楼前的分班红榜前站的人数都很寥寥。

恩荣从肩膀上摘下自己破旧的、已经洗得有些泛白的帆布书包,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副薄薄的近视眼镜,戴上后便抬头在红榜前找自己的名字,最终在首行的第三个位置停了下来——恩荣,高一(1)班。

确定好班级后,恩荣把眼镜重新放回书包里就朝教学楼走去,正当他要跨上台阶时,口袋里的手机恰时震动起来,他停在楼梯角掏出了一部功能简单、甚至屏幕还是蓝屏的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恩荣脸色微缓,对着电话叫了声“秦妈。”

“恩荣啊,到学校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虽然略显上了年纪,但好在听起来还算康健。

恩荣点点头,对着电话说:“到了。”

秦妈听后稍稍放了心,但还是嘱咐道:“那好,那好,快点去班里吧,不要迟到,要听话哈。”

恩荣听得老人电话里的唠叨连连答应着。

秦妈继续道:“好不容易靠着补助金上了高中,千万要小心,做人做事别犯错,不然老师会不喜欢你的,咱们无权无势的,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恩荣闭了闭眼睛。

其他恩荣都可以忍受,唯独自轻自贱的语气听起来让他觉得尤为刺耳!

他并未打断秦妈的话,而是沉默着示为抗议。

好在秦妈的话及时止住了,但随后电话里便传来比先前的话更令他难以忍受的内容:“那个庞庆麟,还有没有找过你?……”

“秦妈!”恩荣条件反射地打断电话里的话,双耳泛红,额间浮现出了几条浅浅的青丝。

秦妈立刻觉察到恩荣并不愿提及此事,只好安抚道:“好好好,我不说了,总之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喜儿今天身体又不舒服了,你从小斌那下班后就早点回来照顾他。”然后又在电话里唠叨了几句,直到有人在旁喊她做工时,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恩荣收起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里,在一侧楼梯旁站了半分钟后才缓缓挺刚刚一直颓垂的肩膀,敛着眼睛抬脚朝台阶上走去。

五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待爬上最后一阶台阶时,呼吸已经有些急促了。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又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此时指针刚刚指向7点。

清晨7点的阳光带着一点点橘色,透着透明的巨大玻璃窗斜射进来,凉意中带着夏天最后的温情,迎接着刚刚步入16岁的高一孩子们。

楼下操场的吵闹声远远传来,空洞得仿佛异世界的声音般,带着点点不真实感,待呼吸平复的差不多后,恩荣才直起腰朝走廊尽头的(1)班走去。

城北实验高中的教学楼刚刚建成不久,相较于临安其他老牌学校的建筑来讲,风格时尚得有些像台湾偶像剧里的校园,颜色也跳出了一般学校习惯采用的蓝、白,转而选择了沉稳的砖红做主色调。

施工前,学校为了让教学楼更明亮,窗户建得比老教学楼的大了不止一圈,另外,教室廊道那侧为了不使学生上课走神,通常来说是不设窗户的,但这里却特意地另留了两个,只用白色窗帘做简单的遮挡。

所以,一般情况下,窗帘拉开的话,站在廊道里就可以通过窗户看到教室,同时又可以透过教室另一侧的窗户看到外面的风景。整体就像是一个透明盒子般,任他再忧郁的人,站在这里心情都会好一半。

心情寥落的恩荣的确被清晨令人舒心的风景治愈了很多,随后便跨进了他未来三年的“根据地”——高一(1)班。

空空的教室里整整齐齐地摆着四十多张桌子,南北两侧靠边的两人一桌,中间的五人一排。

恩荣自知自己并不是一个惯会社交的人,且他的生活环境和他自己未来要走的路,并不允许他在社交方面花费太长时间、精力,以及情感,所以想也没想就在教室右侧第四排捡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因为是第一天开学,还没有发书,早早到了的恩荣只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大约十多分钟后,教室里才陆陆续续进来几位同学。

为了避免与陌生人四目交汇产生尴尬,恩荣戴上耳机默默地将自己隔绝了出来。

音乐声、嬉闹声、桌椅板凳搬动声混杂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开学日让恩荣有些恍惚。

过了几分钟,在音乐切换的间隙,忽得听见有人远远地朝自己的方向喊了声“曾栾”。

恩荣下意识地回过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但却在转过头的一刹那瞥见了一个转身而去的背影和一抹未来得及收回的眼神。

他摘下耳机,顺着那人的背影,瞧见教室后方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正朝着自己的方向招手,但他招手的目标明摆着不是自己,而是刚刚那个叫做曾栾的人。

随着“曾栾”在最后一排落座,宣告着高一(1)班的新生们基本到齐了,班主任也随后来到教室。

“曾栾”的出现并未给恩荣带来太大的影响,也只在班主任点完名后彻底忘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