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成断袖娶和尚 第二章和尚能碰吗?

第二章和尚能碰吗?

书名:穿成断袖娶和尚
作者:啡枝儿
更新时间:2023-07-14 11:24

要说之前在PPT上看到墨踪的复原动图时就已引起了全场骚动。

而作为六岁起就跟随在敦煌搞研究工作的父亲常年往返敦煌石窟,自小便看着墨踪笔下衣袂翻飞的神仙壁画长大,把墨踪当成一生偶像的杨砚青更是在见到墨踪本尊后全身像被打了石膏般僵在原地再也动不了。

杨砚青呆呆望着一代画圣端坐眼前,成熟稳重根本不像二十出头。

只见墨踪薄唇轻阖下颚微拢,目视前方,眼睛如泉水般清冽明亮,古时明月散发的皎洁月光此时穿过窗牍正小心而庄重地倾泻在墨踪冰凿玉砌的脸上。

杨砚青一时仿佛看到万丈银光洒在亘天雪山之上,美得惊心动魄,让人只想虔诚叩拜。

杨砚青深知墨踪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自汤朝之后就再也没有哪个朝代的人能超越墨踪,在他走后世间也再无墨踪,唯有苍莽群山间还能寻得一丝他的墨迹,供一代又一代人观摩崇拜。

杨砚青就是一个崇拜了墨踪二十载,把墨踪所有问世画作无一遗漏临摹数遍的普普通通的美术老师。

此时的杨砚青心鼓喧天,手又不自觉去摸药再次摸了个寂寞,不过他认了,就算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都值,毕竟见到千年前的圣人,见到了自己一辈子的偶像,死而无憾!

床榻上的墨踪自然不知被老天爷调包后的曹砚青在看到他后激动得差点儿当场过去,只知道这败俗的混世魔王看向他的眼神灼辣刺目,不知打了什么恶毒伎俩。

墨踪对于曹砚青的了解只来于听闻,虽然曹砚青在敦煌画院任职监丞,掌管石窟开凿和礼仪庆典等事宜,却没在画院见过他几面。

由此可知徒有其表养了满院小倌的纨绔少爷只知敛财享乐,全然不顾正业。

墨踪绑在身后的左手已牢牢钩住了手腕上的藤镯,只要曹砚青有非分之举,他便会折断藤镯将其刺伤。

但是等了好一阵,那混世魔王从进屋后就杵在原地不动,双目通红,此时居然眼眶盈泪、嘴角挂笑,这曹魔王竟疯癫至此,看来传他暴戾恣睢,把小倌虐待得从府里逃走不是空穴来风。

窗外打更人一声梆子响似惊醒了对面魔王,曹砚青忽然一个箭步奔上前,刚伸出了手却又倏然定住。

墨踪绷紧身体全神戒备,在看到曹砚青伸到眼前的那双僵在半空还在微微颤抖的双手时不禁愣了下。

他在紧张?

之后只见曹砚青像笃定什么一般重重点了下头,从鼻尖里竟还挤出一句“对不住了”,随即再次扑上前来。

墨踪:“……”

墨踪险些折断藤镯,却又发现了不对劲。

……他在解绳子?

墨踪:“……”

世人皆知敦煌画僧乃半个武僧,能笔雕风月亦能凿窟穿山,而自己又天生比别人力气大,别说给自己留下一只手,哪怕唯剩双臂亦能伤人筋骨。

看来这手无缚鸡的半大公子不仅疯,还傻。

龙涎香在雕花白玉炉里燃了好一阵,墨踪侧目瞧着曹砚青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落在金丝绣锦的床褥上,绳子没见解开反倒是勒得更紧了。

墨踪:“……”

果然不能将这魔王想简单。

墨踪眉心凹陷几分,却见身旁的曹砚青突然健步如飞奔出了卧房。

*

杨砚青在试了数次后也没能解开绳结,心中骂骂咧咧抱怨着曹断袖的力气还不如个娘们儿。

心急如焚的杨砚青冲门口大喊,“快来人!”

“来了少爷。”之前那个小厮第一时间推开房门冲进书房赔笑道:“小宝一直在门外候着呢。”

杨砚青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一扬下巴,“去,整把刀来。”

里屋床头上的墨踪勾着藤镯的手此刻又紧了两分。

“好嘞少爷!”小厮从善如流应承完后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像才反应过来,“少,少爷……小宝没听错吧,您是要刀?要不您用鞭子吧。”

“那不顶用,快拿刀来!”

言毕杨砚青见小厮皱着脸还是原地没挪窝,便心里来火,毕竟墨踪还被绳索勒着,“夹剪,小夹剪也成,快快快!”

只见小厮竟“哐哐”磕起头来,“少爷如何虐待那奸细都成,却不能闹出人命啊,毕竟也是大祭司赏的……”

“想啥呢!”杨砚青狠拍了小厮后脑勺一下,“我要给他松绑,快去!”

话音一落,整个房内陷入死寂。

小厮:“……”

墨踪:“……”

但见那个黝黑瘦小的小厮居然“哇”地一声哭出来,把杨砚青吓一跳。

“少爷,您别吓小宝,您是不是被气糊涂了?谁不知那臭和尚天生力大又是野蛮的吐蕃人,您还要给他松绑?”

小厮抹着泪儿又接道:“另外他是个假和尚啊,绝不会心慈手软,万一您被他伤着怎得了,我宋小宝死也不同意!”

“……宋,你叫宋小宝?”杨砚青只注意到最后一句。

宋小宝一听少爷糊涂到把他名字都忘了便哭得更大声。

“行了行了,一个大老爷们儿哭哭咧咧害不害臊,赶紧起来。”

杨砚青挠挠眉毛,心说是不是叫宋小宝的人都这么逗,“吐蕃人咋了,他们那不叫野蛮,叫天然,浑然天成无雕饰,懂不?”

杨砚青脑中浮现出高原策马的藏族汉子,毕竟吐藩人就是藏族人祖先,“那是刻入骨髓的豪迈不羁和真诚洒脱,这才叫真汉子,顶好的汉子。”

话音刚落,房内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砰”一声响,宋小宝一个蹦高窜起身把窗户撞上了,生怕被人听到自家少爷把敌国人夸上天。

卧房床榻上的墨踪身体轻轻颤了下,眼眸一时晦暗不清。

杨砚青知道指望不上宋小宝便不再理他,火急火燎地在书房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一把古朴凝重的刀,看着和曹断袖的气质完全不符。

杨砚青兴奋地拔起刀就朝里屋跑了过去,宋小宝在后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怎么都拦不住。

当杨砚青撸起袖子坐到墨踪身侧后,抬腿踹开了扑上来的宋小宝:

“你有完没完,宋小宝我告诉你,从今往后墨踪就是我的人,别说他这是被绑了,今后谁敢碰他一根汗毛我就让他躺着出去!”

房内气氛再次陷入凝固。

宋小宝一屁股瘫坐在地满脸惊骇。

墨踪指间的藤镯也不知何时滑落,当再要勾住镯子时双臂上的绳子已然脱落。

杨砚青倒是被手中朴实无华的刀吓了一跳,主要跟切豆腐似的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绳子割断了,他转了转刀柄还惊讶发现上面刻着一个字:踪。

……完犊子!

这就是墨踪私藏的牛角刀,三年后把自己一刀穿喉的牛角蕃刀!

杨砚青手一抖刀恰巧掉在了墨踪手边上,下一刻杨砚青竟被狠狠扑倒在床。

“少爷小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