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落日逃亡 第二章预感

第二章预感

书名:落日逃亡
作者:临山
更新时间:2023-07-14 11:27

“赶紧逃。”

贺沉能给的只有这句无能为力的话。他松开抓住学生的手,转身和人群一起向校门跑去,一边掏出手机打开热搜。

没有任何有关消息。

然而当他在搜索栏输入“丧尸”两个字时,实时里的情况就是另一个天地了。

一条条全是最新发出的动态,大多数都与B市地铁有关,也有少数提及了A市的机场。

A市是现在他所处的地方,和B市各自属于相邻的两个省,但车程最少也要六七个小时。

这么短时间就传播到这里了,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而他的家人正在B市,那里是他的家乡。

贺沉身高腿长,在逃跑的人群当中是最快的那个。但他不得不放慢速度,找到母亲的号码拨了出去。

占线。

他又试了试父亲的号码,同样无法接通。

在软件上编辑了消息点击发送,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复。

贺沉紧紧握住手机,咬了咬后槽牙便加速朝东边的侧门跑去。他记得东门附近有一家租车行,今天恰好没开车来上班,为了安全和节省时间,就只有先去租车了。

身后的人群越来越庞大,一整座教学楼的学生都被渐渐惊动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窗户上的点点血腥越来越多。透过玻璃还能看见一些没来得及逃出去的学生,大概是锁了教室门,躲在了里面。他还认出了一个自己的学生,已经靠在窗边一动不动,任由别人撕咬自己。

贺沉脚下顿了顿,但片刻后仍旧往前跑去。

东门比其他几个大门偏僻,门口没什么店铺,因此这个方向的人比较少。而且大多数学生第一反应是跑回寝室,或者跑向校内超市,和他一样往校外冲的倒没几个。

然而外面也不安全。

张巩和那个班长应该就是在校外被感染的,至于如何感染,为什么到现在才发作,都是未知数。

未知就意味着绝对的危险性。

前方是后勤办公楼,一楼楼梯口刚好又摆着一瓶灭火器。后勤楼倒还相对安静,他原本以为人们还没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走近才发现,原来是差不多跑完了。

贺沉一阵无语,不知该不该嘲讽地笑一笑。

果然闲啊,跑路都比别人及时。

他抄起灭火器,在手里掂了掂,调整到最称手的角度。这东西随处可见,而且威力不小,从刚才的表现来看,确实是一个绝佳武器。

从办公楼里走出来,人已经比方才还多了一些。一眼扫过去,根本看不清哪些人身上出现了那种红点,他只能都避开。

跑出东门时,路上的人比他想象中多,除了学生,还有一些住在附近的居民。

大学城虽然占地广,但人员密集,校门旁边的一家小超市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了。

贺沉避开了那家超市,往一条街外的租车行跑去。但越跑心里越没底,他可能已经去晚了。

果然,刚跑过拐角,就远远看见了那家租车行大门紧闭。

这里比较偏僻,四周没人,他放慢步伐,变跑为走。一边喘匀呼吸,一边试图回想附近有没有其他的租车地点。

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搜索之后才发现最近的租车行离这里有两公里远。说不定没等他跑过去,就已经在半路被咬了。

贺沉看地图看得认真,一时没顾上自己顺着斑马线走到了马路中央。

然而无人无车的空旷路上,突然从拐角闯出一辆轿车。

贺沉听见乍起的引擎声,没抬头便下意识往旁边躲。按照他那一瞬间的判断,本来是可以躲开的。

但那个司机不踩刹车反倒加速向他冲过来,仿佛脑子有问题一般,在离他两三米远的时候又突然紧急刹车。

贺沉抬起灭火器挡在身前,然而如同螳臂当车,他还是被撞倒在地。

**

早上八点,向嘉筠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天气预报,大晴天,气温25度。

他右腿单脚蹦回卧室,把外套放回衣柜。接着又蹦到玄关,给没打石膏那只脚穿上鞋,便拿上靠在门边的拐杖出门了。

自那次车祸已经过去一个月,最开始拿着拐杖他还笨拙不堪,到现在已经能拄拐小跑。

然而都变成这样了,他还是逃不过上班的命运。

请了一个月的病假,上司已经对他颇有微词。他估摸着等不及这周末拆石膏了,还是得去公司露个面。

开车是不可能了,挤地铁的话,他这副模样对人对己都不方便,于是只能走到小区门口打车。

阳光强烈得晃眼,明明才四月,却有些夏日的兆头。车到了的时候他已经快睁不开眼,半眯着眼打开后座车门,把拐杖放进去之后,才慢慢地挪到车里。

“去汇泰大厦。”一米八的个子还拖着一条石膏腿,他别扭地缩在后座,关上车门,松了一口气。

司机挺自来熟,开着车还问他:“伤员还要去上班啊?”

向嘉筠自嘲笑了笑,“不上班没钱花。”

他刚毕业两年,又独自租了一套房子,正是缺钱的时候。父母早逝,身后也没个支撑,便只能多为自己考虑一些。

司机也笑着附和了几句,没再说话了。

离公司还远,向嘉筠打开手机,习惯性地刷了刷好友动态。说是好友,其实都是一些以前的同学和现在的同事。

这些动态和往常别无二致,没什么心意,向嘉筠看了两眼就没了兴趣。但退出之前他似乎瞥见了一个视频,血糊糊的。

手指比大脑快一步点了退出,等他重新点进去找到那条动态时,那条视频已经被屏蔽了。

只剩下文字——有坐3号线的朋友吗?

这人是他的高中同学,读书时就不熟,这会儿更是毫无交际。

但那个没看清的视频让向嘉筠没来由地不安,他私聊这个同学,打字问对方。

——“你的视频被和谐了,3号线怎么了?”

那个同学很快回复了,一连串的消息不停发过来。

——“?”

——“好久不见啊老同学”

——“你在B市?最好不要坐3号线啊,别怪我没提醒你”

说了等于没说,向嘉筠干脆直接向他要视频。

——“那个视频可以给发给我看看吗?”

那边二话不说直接发过来,还附上一句

——“我朋友发给我的,我也不知道真假,不过听说3号线好几个站都被封了”。

向嘉筠随手回了个“谢谢”,就没理会这个话痨同学了。眼疾手快保存下视频,然后全屏放大看了看。

背景是地铁车厢,拥挤的人群硬生生往四周挤,如同遇见天敌的鱼群,留出了中间一片空地。

空地里两个人满身血污地抱在一起,仔细看,其实是一个人发了疯般抱住另一人狂啃,脖子都快被啃断了。动脉里的血像消防栓坏了一样往天花板上喷洒,接着又如下雨般落在四周人群的身上。

向嘉筠面无表情看完这半分钟的视频,饱览丧尸题材电影的他,第一个念头便是魔幻照进现实了。

坐在前面的司机听见视频里的尖叫吵闹声,问道:“小帅哥,你在看啥啊?”

他随口回答道:“隔壁市好像出事了。”

说完便打开网站页面,实时搜索了关于B市地铁的消息。明明看见了不少,然而当他点进去时又都不见了。

唯一幸存的那条结果提到了丧尸两个字,评论里还出现了A市,说是机场也发生了差不多的事情,已经被封锁。

真出现丧尸了?

下一秒,这条结果也凭空消失了。

向嘉筠想了想,直接查到A市机场的电话,拨了过去。录好的系统引导声响起,但人工客服迟迟无法接通。

“出了什么事情啊小帅哥?”司机问道。

向嘉筠挂断电话,突然抬头,“大哥,麻烦停车。”

司机越发觉得奇怪,却也立刻照做,开到路边停下才问:“忘拿东西了?我可以送你回去。不对,是不是和你刚才看的视频有关系啊?”

“对,”他把那个视频找出来,放给司机看,自己则弯腰捡起那根拐杖,“接完这单赶快回家收拾东西吧,要出事了。”

司机看着那视频,情不自禁冒出好几声脏话,“疯了吧,这啥玩意儿?”

“丧尸吧。”说出口自己也觉得荒谬,不过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

“骗人的吧,这你就不懂了啊,网上专门合成这种视频的人多了去。”司机大哥嗤之以鼻,“说不定还是从电影里截下来的,也就骗骗你们这些年轻人。”

向嘉筠小时候就知道一些猎奇视频是合成的,自然不会完全相信刚刚的视频是真的。但如此多蛛丝马迹汇在一起,构成了同一个猜想。

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跑吧。

“也有道理,这视频不一定是真的,看您自己相不相信了。”他自己想逃,却无法让一个陌生人在短时间内相信自己。

向嘉筠说着看了看周围,幸好车没开多久,离小区也就一条街的距离,他小跑回去应该来得及。

“等等小伙子。”司机看他真的打算避险,一瞬间也宁可信其有了。如果是假的,大不了休半天假。

他把手机还给向嘉筠,“我老婆公司和你家顺路,我送你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