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徒所向 第一章第一天

第一章第一天

书名:囚徒所向
作者:野风不见
更新时间:2023-07-14 11:27

这是傅关搬到闻家的第一天。

刚进门,闻浪西便从楼上跑下来,狭长的眼眸里闪烁着光。

这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

最近这一年,由于闻浪西的病情逐渐加重,他的父亲闻云便花重金聘请傅华升教授前来为他的儿子诊治。

傅教授在精神医学领域有着卓越的贡献,特别是在BPD(边缘性人格障碍)这一方向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傅关便是傅华升唯一的儿子,大学刚毕业,专业为精神医学,跟其父亲一样,两人研究的主要方向都是BPD。

傅关这次之所以跟着傅华升来到闻家,便是想长时间近距离地接触一下BPD患者,从而更深刻地了解到BPD患者的思维模式以及他们的行为方式。

而闻云在听到傅关提出想长期跟儿子生活在一起的要求后,便有些为难。

这是因为他的儿子自从被检查出BPD后,两人因为公司事物繁忙,无法长期陪在他的身边,就一直想请一个懂这方面病理的陪护来照顾他,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儿子情绪会经常失控,最严重的时侯还会有一些自残的举动。

但闻浪西在见了好几个陪护后,都摇了摇头,意思很明确,不想跟他们一起生活。

闻云当时无法,便只留下保姆阿姨跟其一起生活,表面上是做饭阿姨,但其暗地里却是一个监督者,给自己汇报儿子的日常。

因此闻云在听到傅关的要求后,第一想法便是询问闻浪西的意见。

不过他对此并未抱太大期望,觉得儿子肯定不会答应。

但出乎意料的是,闻浪西在看了傅关几秒后,便点了点头,低哑着嗓音,道了声好,便同意了。

闻云对此虽是很惊讶,但还是喜闻乐见,因此,双方很快就签定了协议。

傅教授一周会来别墅一次,为闻浪西进行心理辅导和干预;而傅关则会长期住在闻家的这栋别墅,在观察的同时,有义务帮助闻浪西舒缓情绪,阻止其偶尔的自残行为。

为期一年。

这栋别墅一般只有保姆阿姨和闻浪西,其父母闻云和刘凤阳因为工作繁忙,就只有在周末才偶尔回来一趟。

傅关拖着行李箱站在玄关处,身穿一件白色毛呢大衣,皮肤白皙,眉清目秀,薄唇性感,挺拔的鼻梁上端着一架银框眼镜,柔顺的黑发微长,因而别在耳后,整个人如谪仙一般,既想让人靠近,又因其清冷的气质使人不敢触碰,怕玷污了他。

这就是闻浪西眼中的傅关,是他见过世上最漂亮的男人。

傅关可以看出来闻浪西对自己有好感,这是好事,有助于两人日后的相处。

可他心里也明白,虽然对方现在对自己有好感,但并不代表以后也有。

这是BPD患者常有的思维模式之一,会将初次见面有好感的人极端理想化。

傅关放下行李,关上门,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走到闻浪西对面,伸出手,清冷的声线从薄唇里传了出来,“你好,我叫傅关,我们见过的。”

闻浪西专注地看着傅关,直到对方伸手,目光才从他的脸上转移到了对方那骨节分明白皙的手上。

反应过来后,闻浪西紧抿的薄唇扬了扬,也伸出他自己宽大的手,用低沉沙哑的声线缓缓道:“你好,我是闻浪西,很喜欢你。”

听到对方的声音,傅关微怔了一瞬。

这是典型的烟嗓。

前天听闻他的母亲说他喜欢抽烟,且烟瘾很大,就是不知道这人的烟嗓是天生的,还是后期因为抽烟才变化的。

“我也是,希望接下来我们相处愉快。”

傅关的卧室就在闻浪西卧室的对面,收拾好行李后已经到饭点了,保姆阿姨沈秋喊了他们一声,两人便先后下楼。

“傅先生,晚饭已经放到餐桌上了,你们先吃,我出门买点东西去。”

傅关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刚一回头,入眼便是一个人锋利的喉结。

对方离他很近,见傅关突然转头便微微后退了半步,沙哑着声音道:“你头发有些翘,刚给你弄好了。”

傅关这时才认认真真地看了看闻浪西的相貌。

这人虽然才19岁,但却身形高大,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双肩宽厚,肤色黝黑,留着寸头,其面相给人以侵略性,轮廓棱角分明,眼眸乌黑深邃,有着斜飞入鬓的眉,极高的鼻,极薄的唇。

傅关心跳不由得快了些,但面上仍旧很平静,带着丝淡淡的笑,“嗯,谢谢。”

“不用,傅医生,来吃饭吧,沈阿姨做得菜很好吃。”

两人坐在彼此的对面,互不吭声地吃着饭菜。

傅关是因为他本身好静,且性子也很是清冷,一般只要别人不开口,他便不会主动挑起话题。

而闻浪西虽然平时话不多,但也不少,可现在却安静的像个空气一般,吃饭都没有太大声音。

或许是因为两人刚认识不久,有些陌生罢。

饭后,两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傅关却突然感到自己的耳朵像被人碰了一下,转过头,便看到闻浪西正专注地整理着自己耳边的碎发。

闻浪西见对方抬起头,便收了手,面上非常自然,道:“傅医生,你耳边有头发没别好,我刚帮你整了整。”

这要是给其他人,估计都不会去给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整理头发。

而闻浪西却做了,傅关知道,这是他喜欢自己的表现。

这里的喜欢并不是爱情中的喜欢,而是一个BPD患者对刚认识不久的人产生的一种好感。

这种好感可能来自于傅关自己的言行举止,也可能来自于闻浪西的移情,将以前对他重要之人的感情移到傅关的身上。

傅关对此淡淡地笑了笑,清冷的嘴角微微上扬,“看来你对我的头发很感兴趣,能说说为什么吗?”

闻浪西说话很直白,“因为我从没留过你这么长的头发。”

听到这话,傅关终于第一次轻笑出声,声音勾魂却不自知,“你觉得我很另类吗?”

“不是。”闻浪西手指蜷了蜷,“你这样很漂亮。”

“漂亮是形容女人的。”

闻浪西慢慢拉住傅关的手,认真道:“没有说你像女人,只是觉得傅医生很美,况且你头发也不是很长,都没过肩。”

被人突然拉手,傅关有些不自在,但又考虑到对方的情绪,便没挣脱,“嗯,你也非常帅,虽然你年龄还小,但却有着男人特有的魅力。”

这是实话。

闻浪西从没被人这么夸过,一时不知道该回什么,便只是低哑着声道了一句:“我年龄不小了。”

“比我小两岁,我今年都21了。”

“嗯。”

话题结束的很快,两人之间的空气也随之安静,只是不同于先前,他们正拉着手。

过了好一会儿,傅关觉得两人本来干燥的掌心已经快出汗了,便想抽出来。

可手刚刚动了动,对方便反应过来,猛地攥紧,用那乌黑深沉的眼睛看着傅关,带着些紧张。

傅关知道,闻浪西这是怕自己不接受他的好感,BPD患者的情绪往往都很脆弱,时常会因为一些小事而惊慌失措,愤怒至极。

因此,傅关现在也不能强硬地将手抽出来,怕激起对方的情绪。

稍微顿了顿,才看着闻浪西温和道:“怎么觉得你很喜欢我,是因为我的头发吗?”

这其实也是傅关内心的疑问,就算BPD患者会对自己的照料者有好感,但最多只是脸上的笑容会比以往的多,身体接触这种很不常见。

难道这只是对方的生活习惯?喜欢跟人近距离接触?

见傅关并没有执意要挣脱他的手,刚才的紧张情绪便淡了下去,低声道:“不只是因为你的头发,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总之很喜欢你,一见如故的那种。”

闻言,傅关脸上并未出现其他的表情,依旧只是淡淡地噙着一丝笑意,“嗯,对了,我还不是医生,你不用这样称呼我。”

“那该怎么称呼?”

傅关想了想,轻声问:“你呢,你想怎么称呼我?”

听到这话,闻浪西紧抿着薄唇,定定地看着傅关那眉清目秀的面容。

良久,才缓缓拉住傅关的另一只手,两双手的颜色差距太大,黝黑与白皙彼此交缠。

闻浪西低哑着声试探道:“那,我可以叫你傅哥哥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