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惊悚游戏里被自己撩【水仙】 第三章镜鬼

第三章镜鬼

书名:我在惊悚游戏里被自己撩【水仙】
作者:美洲大蠊
更新时间:2023-07-17 11:23

狄玉红眼看着姜晓曼的身体失去生机,倒在了床上。

在倒下时,狄玉红看见姜晓曼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些什么。

但她现在已经没有余下功夫来管这些事了!

房间里所有被遮住的镜子前的床单被罩都剧烈的浮动,好像下一刻下面的黑镜就会挣脱束缚,映照出她的影子。

回想到这儿,靠着门坐在地上的狄玉红不由的松了口气。

还好这个叫竹柯的是个傻子。

还好,他房间里的黑镜没有问题。

还好……

突然!狄玉红瞪大了双眼。

在星环照明的白光下,房间里罩在黑镜上的被罩全部都在抖动。

没事的,没事的,狄玉红不断的安慰自己。

有星环的照明在,只要有星环的照明光,黑镜里就不会显现她的倒影。

可……同样是在星环的照明下,为什么刚刚在隔壁他们三人都遭到了攻击?

直到这时,狄玉红才意识到她究竟漏下了什么!

她算漏了她的影子!她的影子会遮挡住星环的白光!

狄玉红害怕的全身颤抖。

她努力克制心中的恐惧,一点点转过了身体。

而她的身后,早就挣脱了被罩束缚的黑镜里,另一个她正笑着,笑着朝着她伸出了手臂。

“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推出房间的竹柯一个人站在走廊里。

走廊里的墙上挂满了黑镜。

尽管在星环的照明下,黑镜无法找出他的样子,但竹柯还是感觉自己正在被监视。

而令他不解的是,分明是相邻的房间,但两个房间里传出的声音他却根本听不到。

狄玉红的嘶喊声还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她让他去救姜晓曼,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能让冷静沉着的姜晓曼需要他来营救?

竹柯试探着往隔壁的房间走了两步。

慢慢的推开半合着的门。

不等竹柯探头观察房间里的情况,一只手猛地扣在了竹柯按住门把手的手上。

这一下属实是吓到了竹柯,竹柯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炸起来了。

“快出去!”姜晓曼几乎是贴在竹柯耳朵上在喊。

下意识听从了姜晓曼的话,竹柯快退两步。

姜晓曼转身甩上了门。

“怎么会这样,之前的失败直播里黑镜中的镜像是不能掀开遮挡物的。”

走廊里,姜晓曼一边将手臂高高举过头顶,以确保星环照明产生的影子最小化只存在于脚下。

“该死,浪费了我一个道具!”姜晓曼暗骂一声。

刚才她在被镜像的攻击穿胸而过时,念出的字正是触发道具的关键词【替死鬼】

这种珍贵的道具要不是因为这个A级游戏能为她带来很大的收益,她是绝对舍不得用的!

【玩家狄玉红HP清零,出局退出游戏。】

就在这时,播报声音再次响起。

竹柯回头望向自己房间的木门。

只见此刻暗色的木门下,缓缓流出了暗红的血液。

血液浸染了本就同属红色的地毯,让竹柯生出了一种想法。

这地毯不会是血做的吧?

甩了甩脑袋,竹柯赶忙把这种想法从大脑里赶了出去。

幸存的人只剩了他们两个。

不光是游戏内的竹柯和姜晓曼。

就连直播间里的观众也悬着心吊着胆观看着直播。

星友3:“怎么会?根本就没看见游戏作者发布更新内容?为什么游戏的难度会自己增加?”

星友1:“晓曼都通不了关,除了榜上的前几人外还有谁能过得了?”

星友2:“会不会是游戏出bug了?”

直播间里的观众众说纷纭,各有各的看法,你一言我一语,弹幕几乎将直播间淹没。

游戏里姜晓曼咬着拇指的指甲,视线在四楼的几个房间里不断扫过。

游戏的通关目标只有生存三天这一个。

凭借她在游戏内的身体素质,三天不吃不喝不成问题。

但现在问题并不出在物资上,而是游戏的内容发生了变更,镜像所带来的威胁更大了。

竹柯站在一边,仿照着姜晓曼的样子,高高的举起了佩戴星环的手臂,让照明更加全面。

只是身体强化很低的他并不能一直保持这个动作。

竹柯推了推自己房间的门,发现这扇木门并不能从外面推开。

这说明狄玉红在房间里反锁了房门。

“推不开的,在黑镜旅馆游戏中,房门是‘墙体’无法被强行打开。”姜晓曼见竹柯在尝试推开木门,出声说道。

竹柯也想起,之前狄玉红在砸他房间的房门时,即使她的身体强化度很高,也无法在木门上留下实质性的破坏缺口。

而之前房间隔音过好的问题也有了答案。

“只要是游戏,就一定有通关方法,一定是哪里被漏掉了。”姜晓曼站在原地自言自语道。

竹柯没有去打扰狄玉红,而是推开了其他房间的门。

回想着姜晓曼的话,竹柯觉得很有道理。

只要是游戏,就一定有通关的方法。

只是他们究竟漏掉了什么才导致游戏停滞在了这种无法被向前推动的情况?

竹柯在手腕上的星环上轻轻滑动一下,唤出了星环的弹窗,再一次回顾起开始游戏时星环给出的内容。

【在这栋旅馆中,存在着诡异的秘密等待游客们去一一探究】

而可供探究的内容似乎已经被开发到了极致,竹柯实在想不出在这四楼的几个房间中还有哪里没被他们翻找过。

这样想着,竹柯的余光落在了本次游戏的标题上。

——黑镜旅馆。

镜子?!

若是说在这次游戏里还有什么地方是他们所没有探索的,那么除去黑镜外竹柯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答案。

早在刚刚进入游戏时他们几人就被姜晓曼提醒黑镜的危险性。

而三番两次有玩家因黑镜死亡退出游戏也更好的验证了姜晓曼的话。

但避开黑镜真的就能杜绝危险吗?远离黑镜就能达成通关条件吗?

不是的。

在这场比赛中黑镜才是线索,想要通关游戏,就必须从黑镜开始入手!

捋清思路的竹柯转身就走,准备去走廊中与姜晓曼会和。

可刚来到走廊中,就间姜晓曼正举着某个房间中的床头柜,朝着走廊中的一面镜子走去。

她想要砸碎走廊中的镜子!

或许在走投无路时,砸碎镜子未必不能作为最后的举措,可就目前来看,砸碎黑镜很有可能触发死亡条件。

眼前的姜晓曼已经将床头柜高高举起,准备砸向墙面上的镜子。

在抬起床头柜的同时,床头柜产生的阴影也让房间里的几面黑镜摆脱了星环的照明。

眼看着那些镜子里的倒影就要爬出,竹柯赶忙冲着姜晓曼大喊一声。

“停下!”竹柯朝喊道。

本就全神贯注的姜晓曼被竹柯的声音吓到,手里的床头柜脱手,险些砸在脚上。

“你要干什么!”

姜晓曼对竹柯彻底不耐烦了。

“不能砸掉镜子,镜子破碎可能会触发死亡条件。”竹柯急迫的说道。

“我好像知道通关的……”竹柯的话没说完,就被姜晓曼大声打断。

“你只是一个新人,你懂什么?!”姜晓曼越来越看不顺眼竹柯,开始朝着竹柯恶语相向。

在这游戏里,她浪费了一个极为珍贵的道具,同时直播中还有两名队友在她眼皮底下被镜面鬼杀了。

姜晓曼将所有的这一切损失全部推在了竹柯的身上。

“要不是你这个新人我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损失?”

“你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只会拖后腿的新人说什么知道通关的方法?”

竹柯咬了咬牙。

这样尖酸刻薄的话他自小起几乎每日都在听。

不说是听的耳朵起茧,也能做到耳熟能详。

要不是情况不对气氛不好,竹柯都能把姜晓曼的下一句话说出来。

即便在星环游戏里受到的对待和现实没什么差别。

但是他还是想试试。

试试在这个别人不了解他现实中情况的前提下。

能不能让自己被别人看得起,能不能不受别人欺负。

这样想着,竹柯便在姜晓曼惊愕的目光中关掉了星环的照明功能。

伴随着星环照明的熄灭,在竹柯身后的几面镜子立刻失去了光照,将竹柯的背影映射出来。

在紧张与恐惧交杂的情绪中,竹柯转过了身来,正面对上了镜中另一个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双凶恶的眼神,眼神中的嗜血与狂暴丝毫不加以掩饰,那狰狞的表情出现在了镜子中他的脸上,甚至让竹柯产生了镜子中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念头。

可当双方的视线交汇的瞬间,竹柯发觉那镜像眼中的戾气似乎被冲淡了不少,对上竹柯的目光中没有了仇视。

如果一定要找个词来形容此刻镜像的眼神。

那眼神更像是坚毅,是从竹柯自己身上,从不不曾出现过的坚毅。

分明眼前的镜像就是这款游戏中最危险的鬼,但竹柯在面对这与自己一般无二的镜像时,心中却没有过多的畏惧。

竹柯朝着镜子中的另一个自己伸出了手。

而镜像中的镜鬼也在姜晓曼惊恐的目光中搭上了竹柯伸出的手。

几乎瞬间,那条从镜子中延伸出的手臂就蜕成与竹柯一般无二的样子,先是手臂,再是身体,最后当镜鬼完完整整的站在二人面前时,姜晓曼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镜鬼没有攻击竹柯?先前他们三人在遭受镜鬼攻击时险象环生的局面她记忆深刻!怎么会是眼前这般平静?

镜像在脱出镜面后,就站在镜前处于一种近似于呆滞的状态,就如同一个吊着丝线的木偶没有收到主人的指令一般。

半晌,镜鬼盯着与竹柯相握的手,眼神中的清明渐渐占了上风。

“竹,柯”

文字从他的口中吐出显得有些艰难,但对于面前的二人来说,这带来的更多的是意外。

镜鬼开口说话了!

镜鬼抬头,在空旷的走廊中与竹柯四目相对。

这个刹那,竹柯产生了一种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眼前镜鬼洞察的感觉,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竹柯本人一般。

不等竹柯反应,那镜鬼便抢先一步扯开了竹柯,力道之大险些使得竹柯跌倒在地上。

只见在竹柯原本所在的位置,姜晓曼映照出的镜鬼已然从镜子中脱出一条手臂,若是竹柯没被扯开,恐怕现在已经出局了。

镜鬼面色一凝,抓着竹柯的手放在自己身前,直接伸手挥开了竹柯的星环,并没有一点犹豫的打开了星环的照明功能。

已经脱出镜面的镜鬼不受到照明光的影响,可原本镜子中照出的‘姜晓曼’则在星环照明下消弭不见。

直到这时,不远处的姜晓曼表情已经不能用阴沉来概括了。

“竹柯,在游戏中,每个人的星环,只能由其自己使用,别人是没有权限解锁星环界面的,你知道吗?”

听着姜晓曼的话,竹柯看着自己被握在镜鬼掌心的手腕,吞了吞口水。

并不是他怕的后知后觉,只是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之前他记得姜晓曼说过,这个游戏可能在他们进入后出了些问题,导致游戏的内容发生了更改,就连难度都出现了上升。

既然如此,那眼前镜鬼的反常现象可能就是由于bug导致的异常,但……正常的bug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此时的镜鬼依然握着竹柯的手腕,指尖扫过竹柯的掌心,那掌心的纹路与他的一摸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区别。

望着旁边有些木楞的竹柯,一个危险的念头陡然从镜鬼的心头升起。

他刚刚实际上也在确认,确认在游戏中,他究竟能否与竹柯共享权限,得到的答案自然是可以的。

那么他是否可以借此将竹柯留下来?

想法一旦产生便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仿佛在阴暗处疯长的植物一般不受控制。

直到一把刻满了符咒的匕首架在了他的颈部,镜鬼才第一次将目光从竹柯身上移开。

“这把刀是A级道具【除怨刃】对付同属于A级的镜鬼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镜鬼的眼底闪过一抹血色,他能感受得到这把匕首对他的威胁,自从他脱离镜子后,自身的属性便完全由竹柯照搬而来,单凭竹柯那个身体强化点动都没动过的体制,不要说是A级道具,随便找吧小刀都够他喝一壶。

“现在,松开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