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长会 第二章环球旅行

第二章环球旅行

书名:家长会
作者:不瞒您说
更新时间:2023-07-17 11:24

虽然今天李慎想让徐耀辰社死的计划没有达成,但徐耀辰还是被他搞得身心俱疲。

饭后,李慎为了补偿自己犯下的过错,说要带徐耀辰去真正“酒池肉林”的场子放飞一下,说那个场子过了午夜十二点舞池里全是“天菜”。

徐耀辰拒绝了

他不相信李慎这种直男懂他心中的“天菜”是什么样子的。

徐耀辰自己打了辆车打算回在市区的公寓,正当他酒劲上头在出租车后排昏昏欲睡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大周末晚上,哪个不长眼的还来汇报工作。

徐耀辰不耐烦地掏出手机往屏幕上瞄了一眼,瞬间就清醒了。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姓名——“林女士”。

是他妈打来的电话。

这个生疏的备注名是当年他跟家里人出柜被父母训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时候改的。

那时候他以为父母会跟他断绝关系,从此不认他这个儿子。

徐家三代单传,眼看就要断在他这里,他也能理解父母当时的激烈反应。

但令徐耀辰没料到的是,自己父母不到一年就接受了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这件事情,并且主动派人找回了他。

向他对之前父母过激的言论表示道歉,并且承诺只要徐耀辰能做一个身心健康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们不在乎徐耀辰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在外面靠自己打工过了一年拙荆见肘苦日子的徐耀辰回到家,看到自己妈妈挺着的大肚子的时候愣了一下。

方才明白了他们突然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的原因——他们重新开了“小号”,徐家不需要靠他徐耀辰延续了。

后来又过了几个月,那个要替代徐耀辰肩负起重任的重开的“小号”出生了。

是个女孩儿。

徐家爸妈老来得女,对这个女儿喜欢到不行,要星星不给月亮,弄得徐耀辰觉得一时之间很难评价他们。

说他们思想先进吧,他们却很看重家族的延续。

说他们思想封建吧,他们却觉得家族的延续不非得要靠生儿子,男女平等,甚至举得女孩儿更香。

“喂?辰辰?”电话那头传来了林女士的声音,“下周三晚上有空回来吃饭吗?”

徐耀辰在自己脑内搜寻了一下日程安排,那天正好没事。

他答道:“嗯,可以啊。是有什么客人来么?”

自从妹妹出生之后,徐耀辰和父母的关系得到了极大的缓和,家庭的和谐程度几乎回到了他出柜前的状态。

因为对于徐先生和林女士而言,这个儿子除了喜欢男人,其他各方面都算得上十分优秀无可挑剔。

他们把徐氏集团掌权人位置给了儿子,自己则退居幕后,享受老来得女的快活日子。

徐耀辰年纪已经不小了,公司又在市区,和父母妹妹住在郊区大宅实在是不方便。

所以他平时基本住在市区公寓里,只有节假日偶尔回家吃个饭。

林女士这次突然工作日晚上召他回家,着实是有些突然。

听筒里,林女士回答道:“没客人。就我们一家四口吃饭。月月不是要上小学了么,大家一起庆祝一下。”

徐耀辰:“哦,那确实是需要庆祝一下。”

他那个肩负重任出生的妹妹徐晓月,上个月已经过了六岁生日,下星期开学就要成为一名小学生了。

徐耀辰还记得妹妹小时候软软糯糯的小手和胖乎乎的小脸颊,心里不经感慨真是时光飞逝,孩子一眨眼就长那么大了,而他也快要三十了。

周三下午,徐耀辰早早地结束了公司的高层会议,提前下班,自己开车回了郊区大宅。

“我爸妈出去了?”

徐耀辰看到车库里少了一辆车,进门转了一圈也没看到爸妈,于是问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刘姨。

刘姨已经五十多岁了,徐耀辰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来这个家帮忙。一家人对她都十分信任,几乎把她当做了家庭的一员。

“嗯,他们一大早就出去买东西了。”刘姨回道。

买东西?

徐耀辰觉得有些奇怪,徐先生和林女士财务自由了许多年,物欲逐年下降。家里的生活必需品都是交给阿姨采买的,怎么会亲自出去花大半天购物呢?

“那月月呢?”徐耀辰又问道。

“月月在家的,您去书房看看。”刘姨说。

“好。”

徐耀辰果然在二楼小书房找到了自家即将成为小学生的妹妹——徐晓月。

小书房的门没关,他就直接走了进去,看到徐晓月正扎着一根马尾辫,穿着一件碎花裙坐在和她身形不相符的巨大书桌前,伏在案头看书。

他走到妹妹身边,低头看了一眼她桌上摊开的那本满是文字的书,问:“月月,在看什么书呢?”

徐晓月看书看得太投入,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突然从身边传来的问话声把她吓了一跳。

她转头循声看去,马尾辫扫过脑后,很是俏皮可爱。

徐晓月看到是徐耀辰,立马恢复了方才平静,叫了一声:“哥哥。”

说着她把自己正在看的那本书封面翻过来,展示给身边的徐耀辰:“我在看这个。”

徐耀辰定睛一看,封面上赫然写着四个字——《孙子兵法》,其他就再无多余的半点装饰。

“额,怎么开始看这个了?”徐耀辰好奇却不意外。

“没书看,从爸爸书架上拿的。”徐晓月把书摊开回自己面前,淡淡道。

“哥上个月给你买的那一套《哈利波特》呢?”

“看完了。”徐晓月头也没抬回答道,“有趣是有趣,只是对我没什么启发。”

徐耀辰倒抽一口气。

他这个妹妹,虽然是自己爸妈冒着高龄产妇、生殖细胞质量下降等风险生下的孩子,但质量却远超与他自己这个“优生优育”的孩子。

他小时候算得上聪明活泼,三岁就会咿咿呀呀背唐诗。

可她这个妹妹,一岁多就开口,三岁已经识字自己看书,自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后来更是逐渐展现出了她在学习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上的天赋,总之是个神童。

但徐家爸妈低调谨慎,从不在外人面前炫耀这事。

他们让女儿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上普通的幼儿园。并且徐晓月自己在幼儿园也很少露出锋芒,老师们只以为她是个乖巧懂事的小姑娘。

只有徐耀辰这个亲哥哥知道,自己妹妹将来必成大器。

徐氏集团或许过个二三十年就能完全交到妹妹手里了,自己到那时候就可以退休享受生活去了。

“爸爸妈妈出去买什么东西了?你知道嘛?”徐耀辰问。

徐晓月目光依旧落在面前的书本上,随口回答道:“大概去买登山装备了。”

徐耀辰:“啊?登山?登什么山?”

徐晓月听到他这反应,抬起头,圆溜溜地眼睛充满疑惑地看向他问:“他们没跟你提过?”

徐耀辰摇头。

徐晓月更迷惑了:“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徐耀辰:“来祝贺你即将成为小学生啊,妈说一家子聚在一起庆祝一下。”

徐晓月听了这话,若有所思了片刻,抬抬细长弯弯的眉道:“哦,那可能他们一会儿当面会跟你说吧。”

徐耀辰当下就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自己女儿马上要开学了,夫妻俩人没有兴高采烈地为女儿置办开学用品,却跑去买登山装备。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果然,在那天晚餐的饭桌上,林女士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我跟你爸爸打算圆一圆我们年轻时候的梦,去环球旅行。”

徐耀辰虽然有一点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炸得有些懵。

“不是,爸妈,为什么会突然……?”

徐爸爸:“哎,我跟你妈妈年轻的时候一直在为公司的事情操心,本来一直想等你长大了能帮我们分担的时候我们就去环球旅行的。后来又生了月月,这几年就一直在陪伴照顾月月……”

这时候,刚才一直安静地坐在自己位置上从清蒸石斑鱼里一根一根挑姜丝和葱的徐晓月突然开了口。

“是我劝爸爸妈妈去的。他们已经快五十岁了,趁着现在身体还健康,应该抓紧时间不留遗憾地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徐耀辰看着妹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依旧是觉得有些不妥。

徐耀辰:“可是,月月不是下星期就开学了么?她怎么办?她不可能跟你们一起去吧。”

“她不去呀,她要去上学的。”林女士说,“你放心,衣食住行平时也都是刘姨在弄的,她会好好照顾月月的。”

徐晓月也接话:“嗯,哥哥,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的。”

“可是……”徐耀辰还想说什么,但又觉得没其他理由可以留下爸妈。

家里的家务和大小事情,确实有刘姨一手包揽。

至于父母的陪伴,晓月也表示这六年来几乎每天都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偶尔一段时间的分别她觉得没有关系。

而至于什么孩子刚开学,是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关键……之类的理由,好像也不适用于他这个已经自学到了中学课程的妹妹身上。

“你妹妹什么样你还不清楚么?不会费你太多心思的。我们第一站不会离开太久的。”林女士又说。

妹妹也睁着大眼睛一脸自信看过来:“哥哥,你放心吧。”

徐耀辰当然知道自己妹妹不是那种会让人心力憔悴的小孩,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些被说服了。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他问。

徐爸爸见儿子松口了,十分高兴:“哎,你不需要做什么。就是作为月月的家长,在学校需要的时候出现一下。”

“比如???”

“比如后天的家长会,需要你出席。”徐晓月说着拿出一张A4纸打印的通知书来,递到了徐耀辰手里。

“后天?!”徐耀辰大为震惊,他看向一旁笑嘻嘻坐着的徐爸爸和林女士:“你们那么着急就要走么?”

“是啊,明天一大早的飞机。”林女士说。

看来他们夫妻俩找儿子过来,不是商量,是通知。

事已至此,徐耀辰只得无奈接受。

他接过通知,扫视了一遍。

“等一下,向阳学校小学部?这是什么小学?”

林女士说:“这学校就在你住的那个公寓附近啊,我们特地挑选过的,一所挺有历史背景的民办学校。月月可以在里面一路念到高中毕业。我给月月在你公寓的隔壁楼也买了一套房,我们不在家的时候让她和刘姨搬去那里住,上学近,还方便你照顾。”

徐耀辰:“可是,我以为月月会上我上的那个学校。”

徐耀辰小时候上的是一所滨海城有名的国际学校,学费极为昂贵,里面的学生自然也是非富即贵。他就是在那里认识的暴发户……不,富二代李慎的。

里面的学生毕业后,几乎所有人能无缝衔接到海外名校就读,当然徐耀辰也不例外。

此刻,他注意到爸爸妈妈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

然后爸爸开口说:“我们不想给月月太大的压力,觉得上体制内学校也挺好的。让她享受一下普通孩子的校园生活。到大学再接受西方教育也不晚。”

“她不管在哪里都不会有学习压力吧……”徐耀辰瞥了一眼身边小大人一样的妹妹,吐槽道。

他又说:“而且这种学校的生源很杂吧?家长背景参差不齐……”

“这不用你操心。”妈妈说。

“可是……”徐耀辰还想反驳,然后就被妹妹开口打断。

“爸爸妈妈就是想让我不要过早浸染在西式文化的环境里,然后跟你一样……‘生活西化’。”

她举起双手,竖起中指和食指弯了弯,做了个双引号的动作。

徐家爸妈也没料到女儿会开口说这些,遭到了惊吓。

“哎!月月你可别乱说。”妈妈试图打断她。

可是已经晚了,徐耀辰虽然不及妹妹这样聪明,但还是听得懂这话的意思的。

合着自己爸妈是怕养的小号又步了他的后尘,思想过于西化导致成了同性恋。

徐晓月没有停下,继续淡定地阐述:“其实性向因为后天环境、经历的原因发生改变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我觉得哥哥你天生就是弯的。但爸爸妈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希望我接受‘普通’的教育,至少在现阶段。”

徐耀辰苦笑一下,摸了摸妹妹的脑袋。

确实说得通,站在爸爸妈妈的角度,为妹妹选择这所学校的理由确实充分。

他不怪爸妈,他们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小女儿能走一条大多数人走得平坦大道而已。

作为已经“误入歧途”的儿子,比起那些出柜后跟家里闹翻的人,徐耀辰却依然能够从父母那里得到爱和关怀,并且被在生意上予以重任,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大后天家长会是吧?好,我去。”

徐耀辰掏出手机,把这个重要的安排输入了日历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