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千杯 第二章偶然

第二章偶然

书名:千杯
作者:静安路1号
更新时间:2023-07-17 11:25

上沪杭高速后,沈朝文打开了音响。其实也不是很想听歌,只是想让这个密闭的空间有一点声音。

跳出来的第一首歌是《偶然》。很巧,这首歌是他和姜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家店里面放的歌。

沈朝文其实怀疑姜默那天喝醉了,大概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毕竟相识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沈朝文小初高都在老家上学。他是厂子弟,爸爸以前是厂里的电工,妈妈是会计,俩人离婚后他被判给他爸,妈妈去了大城市打拼。原本他跟着他爸生活,但有一年他妈回来看他,发现沈朝文在家居然天天吃方便面,气得当场跟他爸大吵了一架,二话不说拉起沈朝文就走,说要带他去北京。

沈朝文早熟,那会儿正是心思敏感的时候,知道妈妈在那边已经交了男朋友,在跟男朋友合租,如果去了,要跟她男朋友一起住吗?沈朝文才不想去招人嫌。

他拒绝了母亲的好意,说自己舍不得姥姥,要跟姥姥一起生活。

姥姥很讨厌他那个酒鬼爸爸,坚持要给他改姓。他原本叫周朝文,初中才改姓沈。一开始不习惯,后来别人叫着叫着才听习惯了,淡忘了。

他在那个小镇度过了安然无恙的青春期,没有叛逆过一天。同龄男生学抽烟,他认真学习,同龄男生谈恋爱,他认真学习,同龄男生打游戏机玩网游,他认真学习,无聊且优异地长大。

高考他考得不错,反正在那个巴掌大的小破地方算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成绩。他姥姥尤其开心,平日里不怎么爱热闹的一个人,那一次居然在镇上最好的饭店包了席,大请亲友。

那天在席上,有好事的亲戚开玩笑说让沈朝文敬大家一杯。他说自己不会喝酒,对方又劝了几句,说什么马上去读大学了,可以喝酒了,要懂事啊。他刚要说话顶回去,席上他姥姥的好朋友杨奶奶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笑着解围说人家不想喝就不喝,我看你们才不懂事。

他坐下,跟杨奶奶说了句谢谢。对方拉着他的手笑,说:“你是好孩子,听话。我孙子就不听话,随他爷爷,隔代亲,小小年纪就特别喜欢喝酒,有酒的局恨不得跟别人拜把子喝。”

寒暄几句,杨奶奶又问他,“朝文,你最后报的什么大学啊,学什么?”

沈朝文答了学校的名字,说学法律。

杨奶奶一听,眯眼思考几秒,又扭头拍了下老伴的背,问:“老姜,咱孙子读的学校叫什么来着?”

爷爷端着酒杯扭过头,想了想,说出了沈朝文报考的那个学校,又补充说,我们小默今年好像要毕业了。

沈朝文在一片“真巧真巧”的声音中吃完了那顿饭。

一个月之后,他带着杨奶奶托他捎给孙子的N瓶手制盐菜和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出发去上海报道。

在学校里安顿好后,沈朝文找出一天空闲时间,从手机里翻出那个叫‘姜默’的联系人,打算把杨奶奶做的东西给人家送过去。原本想打电话的,想了想,还是给对方先发了短信。

“姜默哥,你好,杨奶奶让我从老家给你带了点东西,请问你今天有时间吗?”

沈朝文等了快大半个小时才有短信回过来。

“不然我下周来找你拿?”

沈朝文想了想,感觉不妥。

“下周我要军训了,我这周给你送过去怎么样?”

又等了半分钟。

“我不住学校。你来XX路12号找我,一个没招牌蓝色的店可以吗?过来玩。”

沈朝文回复道:“好,我三点到。”

吃过午饭,沈朝文背着一书包的咸菜去找那个从没见过面的同乡。

杨奶奶反复跟他说,在学校里有什么事,记得找姜默就好。

没事找他干嘛。老太太或许不太理解他们这一代人的相处方式。沈朝文心里清楚,送完书包里的那几罐子腌黄瓜酱菜牛肉干,他大概再也不会跟姜默见面了。

沈朝文两点四十到达那家店门口,站在门口一颗梧桐树下发了会儿呆,等三点整才推开门走进去。

蓝色的店,这条街就这么一家,很显眼。

但这是一家还在装修的店。沈朝文避开地上的几桶油漆,小心地走进去。

里面在放歌,音量适中,一开始的伴奏是一串钢琴的声音。有个男人东倒西歪地坐在吧台前,面前有一堆喝空了的杯子,他正在和一个扎马尾的美女说话。

最奇妙的是店里的灯。很美的蓝,很幽深的那种蓝。

他走过去。听到动静,那两个人同时回头,齐齐看向他。

三个人看着对方,迷之沉默半天。

那男人问:“你找谁?”

“我找姜默。”沈朝文问,“他在吗?”

那女孩儿笑,看那男人一眼,问:“你找姜默干嘛?”

那男人也笑,跟着问:“你找他干嘛?”

还没来吗。

沈朝文想了想,说:“我给他送东西。”

那男人哦了声,用手撑起脑袋道:“你先坐一会儿吧,他还没来。你是他朋友吗?”

语气懒洋洋的,咬字都有些含糊。

沈朝文犹豫地点了下头,坐到那个男人边上,隔着一个位置。

那俩人对视一眼,女的扭过头问那男人:“姜默什么时候认识了个好帅的弟弟?”

那男人摊手:“不知道。”

她又好奇地问:“你给姜默送什么?”

说送咸菜会不会有点奇怪。

沈朝文沉默了下,看着他们面前的杯子,说:“给他送下酒菜。”

下酒菜。那俩人听完就笑了起来,沈朝文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跟不认识的人待在一起,沈朝文有点无聊,打算掏出手机发短信问姜默多久到。

那男人突然问他:“会喝酒吗?我请你喝。”

沈朝文只能先放下手机,对这个奇怪的男人道:“我不喝酒。”

那男人笑了笑,突然问他:“那你有烦恼吗?”

啊?

……沈朝文不太确定地看了他两眼:“什么?”

那男人指了指自己面前那杯酒,说:“这酒叫阿兹海默,店里才定的名字,我帮她测评了那么多,就这杯最好喝。要不要喝一杯?当个没有记忆的人,忘掉烦恼。”

沈朝文忍不住道:“那怎么不叫孟婆汤,喝了能把自己是谁也忘掉。”

那男人也跟着他笑起来:“还真有孟婆汤,索菲亚会调,你喝不喝?”

叫索菲亚的女孩儿努力推荐:“忘情水也有!”

忘情水,孟婆汤,阿兹海默……都什么奇奇怪怪的酒名。

沈朝文摇头,“我真的不会喝酒。”

那男人也没继续劝,“行。索菲亚,他不喝酒,给他一杯水啊。”

索菲亚应了。抓过一个杯子,又拿起一个新鲜柠檬切了两片丢进去,给沈朝文做了一杯柠檬水。

她刚递过来,沈朝文说了句谢谢,侧过身翻出钱包,问:“多少钱?”

索菲亚和那男人一愣,接着又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索菲亚摆摆手:“一杯水而已,你随便喝。”

沈朝文只能收回钱包,又说了一次谢谢。

他们还说着话,那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他站直的时候沈朝文勉强看清了他的身形长相。瘦,高,穿得很普通,长得倒是不错,仔细看,居然还很耐看。

他在地上那块木板子边上捡起油刷,转头问沈朝文:“我们缺个名字,你有什么建议吗?”

沈朝文:“……什么的名字?”

“这家店。”他说。

这怎么好说。沈朝文摇摇头:“我没有建议,你们开心就好。”

他点点头,在空中比划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然后弯下腰,在板子上一笔笔写出两个大字。

索菲亚在吧台够着看他的字,问:“什么杯……干还是千?千杯?干杯?”

那男人说:“感觉都行,看见是什么就是什么。”

沈朝文也低头看了看。写得确实挺好看的,字像是要从那木板子上飞出来砸人脸上,十分灵动飘逸。

“很好,我喜欢。”索菲亚从吧台里跳出来,刚用手机给那木板子拍了张照,有电话进来,她一边接一边往外走,“装空调的师傅来了,我出去接一下。”

她出去了,变成他们独处。

静了会儿。

歌放到下一首了。

男人突然说:“偶然。”

沈朝文一愣:“什么?”

“这首歌,叫《偶然》。”他说,“词是徐志摩的诗。”

偶然。

确实偶然。

他们都没说话,安静地坐着听那首歌。

这店确实要装空调,热得人头晕,沈朝文想着。而且这灯光太浮夸迷幻了,幽幽的蓝,待久了会让人不舒服。

歌声很美,悠扬,沉静,可沈朝文怎么都听不进去,只觉得越听越热,很想快点离开。当时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再不走,一定会发生一些无法控制的事情。

……姜默怎么还没来,沈朝文在心里抱怨。跟这个人单独相处,他感觉有点热。

沈朝文心烦意乱地拿起手机,在歌曲间奏的时间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姜默哥,你在路上了吗?”

发送。

接着右侧有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

沈朝文僵硬地扭过头……正好看见他掏手机出来。

对方打开短信读完,偏过头看他,笑了笑,低头打字。

几秒后,沈朝文手机震了下,他低头看,对方回复他:

“姜默哥就坐在你身边。”

后来某天深夜他去接喝醉的姜默,沈朝文在路上问过他为什么那天要骗自己,直接说自己是姜默很丢脸吗。姜默答他,我有时候是我,有时候不是,我思故我在,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你懂不懂啊,小朝文。

他就这样的……爱好胡说八道,什么都能乱扯。当时沈朝文无语极了,但还是小心地在旁边看着他,怕他喝醉不好好走路撞到树。

那一晚姜默穿了一件细条纹的长风衣,衬得人很瘦。那会儿他们还没有在一起,沈朝文跟在他身后,有点蠢蠢欲动,想趁姜默喝醉从后面抱他一下。可最后还是不敢抱,只能那样看着姜默慢悠悠往前走,脚步似乎都醉醺醺的,像他独有的舞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