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按需生长 第一章接管

第一章接管

书名:按需生长
作者:全糖
更新时间:2023-07-18 11:37

“叶惟——等等我!”

身后的脚步逼近,叶惟感到自己的吉他包被拽住,“啧”了声,不得不烦躁地停下来。

徐赫南放开叶惟的吉他,顺势拍了拍他的肩头,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下周才考试,周末再复习也来得及。今晚大家去聚聚,一起?”

叶惟压根没准备复习——他连书包都没带出教室。

“不去。”

徐赫南学得好也玩得好,人缘也不错,今晚应该会很热闹。可惜叶惟现在没心情。

后面嘈杂的人声渐近,徐赫南压低声音:“郝辰也去,回头别说兄弟不帮你。”

说话间,人群呼啦啦围上来。郝辰站在人群最外围,身形笔直,马尾高挑,并没有参与大声的讨论,只是淡淡地朝这边望过来。

叶惟被她这一眼望得乱了神,偏过头,无意识地弹了下手腕的小皮筋。

在这全市数一数二的私立学校里,郝辰也能算得上是尖子生的典范。成绩常年保持在年级前五,高一还没结束就已经参加两轮竞赛获奖,基本锁定被保送的资格。

更别说钢琴和书法都远超同龄人,是学校举办活动时的常驻嘉宾。大家有时话不说开,但对于郝辰,或多或少都有点可望而不可即那个意思。

叶惟不止一次地自个儿琢磨:养出这么根正苗红尖子生的家庭,得是啥样的啊?

叶惟自己就深有体会,叶振海用各种手段逼他弹钢琴的时候,他都在想,要么天降陨石砸死对方,要么自己从二楼跳下去摔个脑震荡。

当然计划未得以实施的原因主要是摔下去的力度不太好控制。

徐赫南神秘兮兮,一脸我懂的:“本来郝辰是不来的,我说你也去,人家二话不说就跟来了。你这还不去,我下不来台啊。”

叶惟点点头,随即扫视一圈人群,问道:“去哪?”

“我办事你放心,位置都订好了,跟我走就行。”

叶惟朝他一伸手:“跟我爸吵架了手机没带出来。你手机借我,我吉他课请个假。”

徐赫南把手机给他,同时很感慨:“世界上你记得最牢的东西,可能就是你上课工作室的前台号码了。”

叶惟请好假,在腰间搂住徐赫南,在徐赫南外套口袋上方捏住手机轻轻一放,心情莫名好了许多,意有所指地挑起尾音:“可能马上得多背一个号码。”

徐赫南挑地方的眼光一向不错。

古南都饭店,这地方他爸叶振海常来,叶惟被迫来过一两次,别的不说,菜品味道确实非常好。大堂经理认出徐赫南,殷勤笑着,一路领着一行人进了包厢。

来这儿的人吃的就是一个讲究,走到后面完全就是另一番天地,小桥假山流水雅乐应有尽有。包厢不大,但是装修精致,隔音也很好,正好容得下十一个人。

郝辰坐在西南方的角落里,几个知情的男生女生你推我挤地让出了边上的位置,叶惟几乎是不多费力就坐在了郝辰的旁边。

叶惟也不知道自己和郝辰算不算得上正式确立关系。

与其说他喜欢郝辰,不如说他被郝辰身上那种干净、美好的特质所吸引,总会不由自主看向她。

上个周日的晚自习,叶惟因为作业没交被留下来做值日,拖拖拉拉地留到了最后。本来是准备直接走的,但因为不想连累大家一起被扣分,到底是不情不愿地打了一桶水开始拖地。

他头发很久没去剪,天气又闷热,脖间的碎发黏糊糊地粘在一起,十分不舒服,抬手拨弄了好几下。

郝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蹲下在自己座位上找到要拿的资料后,在叶惟面前站定,递过来一根棕色的皮筋。

叶惟愣了下,没接。

“头发稍微扎下,”郝辰解释道,“天太热了。”

普通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衬出一种别样的温柔,没有人能拒绝这合理的邀请。

叶惟伸手拿过那根皮筋,心猿意马地随意在脑后绑了几下,看着郝辰不走反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写试卷,也不知道该不该搭话,只能埋头拖地。

认真起来这活干得很快,叶惟洗完拖把回教室时,发现郝辰还没走。情理之外但隐约在意料之中,他一边惶惶一边收拾书包,终于鼓足勇气问:“一起走吗?”

叶惟和郝辰路过篮球场,靠着灌木丛走。他望见西边灿烂的晚霞,平日里不曾注意到的风景此刻突然美丽极了,晚风掀起郝辰的裙角,叶惟闻到女孩身上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觉得自己可能是做了一个从未触及过的美梦。

可惜校门总是要走到的,叶惟很识趣地把皮筋拽下来还给她。

却不想女孩笑意盈盈,挥挥手准备离开:“这还要还我吗?”

叶惟不太明白地小声“啊”了下。

晚风把郝辰的声音吹远,但叶惟还是听清了她的话:

“别人都戴在手上的呀。”

在郝辰旁边坐下,叶惟不知道说什么,又扒拉了下小皮筋。

郝辰递过来一部手机,小声问他要喝什么。

原来是有几个人喊着要喝奶茶,大家商量了一圈索性每个人都点一杯,要喝什么自己选。

叶惟不太想喝,他下个月要准备一场演出,虽然只出场一小会,但也足够叶惟期待了。青春期的男孩身体代谢快,照理无需担心,但工作室的老师还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控制饮食,保持状态。

于是叶惟摇了摇头,把手机递给了下一个人。

奶茶到的时候大家正好吃完,餐具已经被撤下,灯光调暗,桌上换上了剧本杀。

徐赫南把奶茶拿进来的时候,神秘兮兮地卖了个关子:“你们猜我路上看到谁了?”

“谁啊?”

“难道遇到你爸了吗?”

“谁啊谁啊,快说呀!”

剧本杀还没正式开始,正在抽选人物阶段,听到徐赫南这么说,七嘴八舌纷纷逼问他。

“我们待会出去可得小心点,我看见老蒋了!”

老蒋,大名蒋奇轩,是叶惟学校高一的年级主任。虽然叫得亲切,实际上大家私底下早已对他怨声载道,因为他实在管得太严厉,稍微有点小错就紧紧揪住不放,如果学生认错态度不好,闹到公开读检讨书、请家长、吃处分都是常事。

叶惟学习成绩差到令人咋舌,他能进这所学校完全是因为有个有钱的爹。迟到、上课睡觉、动不动旷课都是常有的事。叶振海一开始还耐着性子来过学校两次,后来找了点关系,确保叶惟只要做事不太离谱就不会被处分,也就懒得来学校了。

于是一沓沓的检讨书不间断地交上去,除此之外,老蒋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徐赫南经常打趣说叶惟坐的位置是“三不管”地带——老师不管、老蒋不管、老爸不管。

叶惟心里清楚,老蒋看他绝对是不顺眼的。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动摇了年级主任的威望。

说话间,奶茶已经被一抢而空。有人喊起来:“徐赫南!你是不是漏拿一杯啊!”

坐定后大家左右环望一圈,果然发现除了开始就说不喝奶茶的叶惟之外,郝辰也没有拿到奶茶。

徐赫南大喊冤枉,于是有人提出看下当时的订单。

“啊,只点了九杯!”

点奶茶的是一个叫阮欣雨的女生,她满脸抱歉:“不好意思,当时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经点好了,也没有看数量就直接下单了。”

但郝辰当时确实是点了一杯的。

徐赫南打圆场:“可能是后面传手机的时候有人误删了,人多嘛,难免的。”

郝辰也摇摇手说没关系。

于是大家继续抽人物分配剧本,该干嘛干嘛。叶惟没什么兴趣,翻出钱包,站起身打了个招呼:“我出去一下。”

郝辰紧跟着他起身:“我也去。”

郝辰一定猜到他要干什么了。

叶惟之前来过古南都,他知道这家饭店还有一个小门。出门左拐后,不远处就有一家奶茶店。

两人穿过假山和小桥,沿着经理带他们进来的路走出去。

“谢谢你愿意出来帮我买奶茶。”

叶惟走在女该旁边有些不自在,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反正我也不想玩剧本杀,我不怎么……擅长这个。”

叶惟是说自己不擅长在人多的场合无所顾忌地说笑玩闹,郝辰大概率会理解为自己不擅长玩剧本杀,不过这不重要。

“我也是。这个时候,我家司机应该马上就会到。”郝辰的声音很好听,发音清脆,语调轻柔,“可能来不及喝到了,不过真的很谢谢你。”

“喝得到。”

叶惟说得斩钉截铁。

他让女孩在侧门等他,丢下这句话就径自跑开了。

隔着杯套握住杯子,冰凉的触感稍稍祛除了叶惟周身的燥热,他的目光望向灯光昏暗的偏门,下意识寻找女孩的身影。

郝辰仍然在侧门等他,叶惟还在懊悔当时点奶茶时糖度是不是应该再低些,视线之中却突然闯入了另一个人,男的,看着身影还挺眼熟。

隔着太远,叶惟看不清两人的具体动作,只能看出两个人并肩站着。随着叶惟逐渐走近,两个人也似乎起了争执。

叶惟的视线定格在男人的手上,刚被压下去的燥热再度翻涌上来,大脑被愤怒完全占据,分不出任何其他思绪去考虑后果。奶茶被随手塞给一个不认识的路人,环顾四周,叶惟掂量着拎起了一块分量不小的石砖——

等徐赫南和其他人赶到时,只看到满头是血的蒋奇轩,和在旁边同样挂彩的叶惟。

地上有带着血的石块,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能看出来两个人打了非常惨烈的一架,尤其是叶惟,仍不准备罢休,无奈被人死死扣住了手腕,没有继续发挥的余地。

看起来是路过劝架的热心市民。

大家知道叶惟有时候不太听话,也不怎么合群,做事无所顾忌我行我素。但因为叶惟不会无缘无故发怒,属于能够正常沟通的那一类,相貌也算佼佼,有几个女生不免萌发朦胧的情愫,再加上徐赫南的关系,大团体总不算排斥他。

第一次知道他能这么凶。

慌乱间没有人思考郝辰为什么不在场。

徐赫南第一反应就是要叫救护车,被同样赶来的大堂经理匆匆拦下。

徐赫南正欲理论,却被一旁的陌生男人插了话:“他的伤情况不算严重,没必要叫救护车,医院不远,让吴经理开车送过去就行了。”

经理对他一点头,言听计从的样子,转身就进去安排。

不算严重?叶惟挑衅似地看他一眼,眼神和打架时一样凶。

陌生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宽肩窄腰,肤色白皙,五官和谐地揉出一团明晃晃的帅气,连带着映射在他周围的路灯光线都变亮了些。

他右手扣住叶惟手腕,左手滑稽地握着一杯没开封的奶茶。站在后面的几个女生甚至咬起耳朵,开始议论这位帅哥是不是来接女朋友。

“还有你们这群大半夜在外面晃荡的小孩,现在赶紧回家,当作没看见这件事情,”男人望向站在最前面的徐赫南,“你能负责好,对吗?”

徐赫南一向是把别人安排得妥妥帖帖,这一下子被别人安排了,还没太反应得过来,只凭本能点了点头。

“至于这位同学,”他抬起叶惟的手腕,语气明明是严肃的,眉眼却温柔地弯了起来,“现在被我接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