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把你当兄弟 第三章xxr

第三章xxr

书名:我把你当兄弟
作者:桃白百
更新时间:2023-07-18 11:40

方默距离原地死亡只差半口气。

整个对话框安静了几秒,期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完全僵硬梗死几乎一动不动。正当他不知所措之际,对面发来了新的消息。

“???”

人在危机关头,往往能爆发出远超平日的智慧。

方默灵光一闪,急速输入。

“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经常遇到这类骚扰?”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了动静,发来了一段超长省略号。

方默硬着头皮给自己的行为打补丁。

“我就经常遇到这种的。真是受不了,当别人和他们一样变态吗?”

非常幸运,他的这位天菜先生被这番话彻底给唬过去了。新发来的回复颇有那么点的惺惺相惜的意思。

“果然是同病相怜啊……”

方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

他们就这么在私信里聊了好一会儿,气氛友好且热烈。可惜大约半个小时后,对方表示还有事得先下线了。方默意犹未尽,主动询问能不能交换个联络方式,比如微信什么的。

“这种事说出去也尴尬,好不容易能有个能体会的人互相树洞不容易,对吧?”

他说得冠冕堂皇,对方不疑有他,立刻把自己的微信账号发了过来。

方默大喜过望,但并没有迫不及待添加好友。

他立刻去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好友圈。先改成仅三天可见,又把剩下的那些里可能会引起对方疑窦的内容设置了分组。他甚至还改掉了原本有些骚气的自拍头像换成了卡通图案。确保万无一失后,才向对方发去了好友申请。

之前这人在那个网站上,用的ID是三个小写字母,xxr。看起来很随便,像是随手乱按的。等方默加上了好友,立刻了然。

许熙然。这个人的微信用的竟是真名。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滤镜,方默觉得这名字怎么念怎么舒服。不仅名字好听,人也不错。会这么起网名,必然没什么花花肠子,一点也不难懂,给人一种十分靠谱又踏实的感觉。

方默自己的微信名字叫“一只小小默”。一半是为了拉近关系一半是为了找机会搭腔,他在许熙然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后立刻发去了一条消息。

“礼尚往来,我真名叫方默。”

很快,许熙然回复了他一个“OK”的手势。

这一次方默没急着再次打开话题。一来是他做贼心虚,怕太积极了引起对方警觉。二来是,他忙着看许熙然的好友圈。

许熙然设置了一个月内可见,内容不多,可瞧着还挺让人迷惑。

最近的一条,是一张照片。照片里一只灰扑扑的小奶猫正在低头吃洒在地上的猫粮。猫咪后脑壳圆滚滚,小尾巴朝天竖着,浑身毛茸茸,可爱极了。看起来,许熙然应该是正在给流浪猫喂食。这原本该是非常温馨的一个画面,可照片上方配的文字却令方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要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美少女来报答我?”

什么鬼啊。

接下来的一条,也挺不知所谓。

一张晚霞的照片,拍得相当漂亮。远处天空橙红色的云霞层层叠叠,看着隐约有几分奇幻的美感。若非照片经过了特殊的后期处理,就是拍摄当天出现了特殊天象。

原本这张摄影作品是非常值得一个点赞的。可上面配的词依旧令方默茫然。

“异世界的大门要打开了?!”

最后那张倒是挺正常。一只手,拿着一杯奶茶。杯子上似乎画着个卡通人物,方默对这些不太了解,没细看。配词很简单,只有一颗红色的爱心。

方默觉得这大概是表示奶茶非常好喝的意思。

比起那杯颜色略显浮夸的奶茶,他更在意的是同时出镜的许熙然的手。

以杯子作为参照,显得他的手掌很大,手指不粗不细但很修长,骨节根根分明。指甲剪得很短,边缘整齐且干净。这人身上简直每一个细节都能要了方默的命。

若是别人,朋友圈的内容如此不知所谓,方默也许会觉得这人古怪。但放在许熙然身上,那叫神秘,特别,与众不同,引人遐思。

方默对他的好感已然破表。

.

他当晚过于荡漾,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他因为前一夜的精神亢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而一觉睡到了中午。醒来后看了眼手机,发现有好几条来自邹瞬的留言。

“你还没忙完啊?”

“我艹你不会是是睡了吧!”

“……喂你还没醒吗?”

方默赶紧给他拨了个电话。却不想铃声才刚响起,竟被对方按掉了。那之后他等了好一会儿,既没有收到消息也没接到回电。想着邹瞬也许正在忙着做些无法分神的事,便也不再打扰了。

等起床洗漱完毕,他又觉得不太对劲。

如今正值假期,邹瞬肯定不在上课。若是正在开车,那这么点时间也够挨着个红灯回个消息了。所以方默原本以为邹瞬在开的是另一种车。

但转念一想,不合理。这小子如今心有所属,整个人变得纯情到不可思议,一丁点儿玩心都不剩了。而他和那人正处在一个互相试探的微妙阶段,应该也不至于有那么快的进展。

方默难免担忧了起来,进而产生了一丝自责。他昨晚的行为,说出来完全是见色忘义。

正想着等吃过早饭再发条消息去问问,手机突然振了一下。

方默赶紧拿起来,接着在短短半秒内心情九转十八弯。

是邹瞬发来了消息,和他说晚点会给他打电话。这原本该让他放下心来,但方默在看到的一瞬间内心竟隐隐有几分失落。

这要是许熙然发来的消息该多好啊。

惆怅过后,他开始自我唾弃。

邹瞬可是他最好的朋友。这种想法是不是也太薄情了一点。

.

许熙然没有主动给他发消息,邹瞬也没有来联系他。

无所事事的方默花了半天时间,把自己的行李整理了一遍。再过一阵就要开学了,升上大三后换了新的校区,一切都将变得陌生,他打算提前几天返校先熟悉一下环境。

最终随身行李倒是不多,快递包裹却是打包了两大箱。

里面的内容很纯粹,全是各式衣物。方默在这方面是一个非常有追求的人,每天出门前都要确保自己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完美无瑕。他虽对外表颇有自信,但也懂得人靠衣装的道理,且不允许自己一周内出现同样的服饰。只打扮还不行,就算不出门窝在寝室穿T恤,他也必须每天更换保证清洁。大学前两年,四人寝室他一个人的衣服就占了两人半的柜子。好在舍友原本东西就不多又大大咧咧,才没引发战争。

希望新舍友也都是好相处的人。如若不然,方默只能搬出去住了。

等到了晚上,才终于接到了邹瞬打来的电话。这人的语气和昨天已是截然不同,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直男真是让人又爱又恨,”他在电话那一头长吁短叹,“好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觉得我已经表现得挺明白了,天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

细问之下,方默很快弄明白了来龙去脉。

邹瞬性格外放,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性向,是个透明柜。他心动的对象自然也知道这些,可一直以来都没有表现出任何要避嫌的意思。昨天邹瞬如此兴奋扭捏,是因为人家约他去自己家做客,还明说了家里没别人。

以邹瞬一贯的思路,四舍五入就是要偷鸡摸狗了。

万万没想到,对方真的就只是邀他做客罢了。他给他做了顿饭,一起吃过了以后又拉着他打了一下午的联机对战游戏,整个过程纯洁无瑕。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到他家,还以为会发生什么好事,”邹瞬语气颓丧像一条死鱼,“你说他是不是耍我?”

“他约你的时候怎么说的?”

“他说,亲戚从老家带的蔬菜特别新鲜,但放久了就不好吃了,他一个人又吃不了那么多,让我过去帮他一起消灭点,”邹瞬说,“还问我对游戏感不感兴趣,他新买的游戏一个人玩有点寂寞想找人对战。那我当然说感兴趣啊!”

“……这严格来说,还真不能说在耍你。”方默说,“他做菜好吃吗?”

邹瞬沉默了一会儿:“倒是不错。”

“那不是挺好吗,”方默说,“也许他是想和你慢慢培养感情呢!”

“是这样吗?”邹瞬又活过来了,“你的意思觉得我有戏?”

“这我就不好给你打包票了……”

邹瞬闻言,缓缓叹了口气:“好烦啊。我和你说,血泪教训,你以后绝对绝对离直男远一点。折腾人。”

方默刚想开口,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

他微微拉开距离瞥了一眼,接着猛然屏主了呼吸。

“我我我有事,”他对着手机大喊,“先挂了!”

“啊?你怎么又……”

邹瞬话音未落,通话就被方默切断了。

许熙然居然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