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超时空渔场 第二章来到2018的初冬

第二章来到2018的初冬

书名:超时空渔场
作者:干钩
更新时间:2023-07-19 11:32

杨建设待在这个闪烁着无尽光点的地方,感觉自己好像待在——广播里说过的宇宙中。

他环首四顾是星光,低头看去是无垠的黑暗:

自己仿佛踩在了虚空中。

他如是的想。

就在他遐想的时候,突兀之间有好些光影信息灌入他的脑海:

时空远征舰队穿越黑洞遭遇宇宙高能粒子乱流……

乱流中暗能量磅礴,飞船解体,落入本颗星球上……

这里是飞船时间舱,拥有穿梭时间的能力,但因飞船解体大量部件丢失导致功能锐减,另外只能固定一个时空作为锚点来穿梭……

时间舱所选择的锚点时空是在三十四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飞船所丢失的部件在这一年份开始全部被驱动起来,可以方便搜寻……

如果他在飞船里想要去往锚点所在年份,那只要一个想法就能驱动时间舱运转将他送过去……

……

类似的信息还有很多,杨建设感觉自己有的能大约理解、有的无法理解。

不管能否理解,每一条信息都让他感觉难以置信!

他下意识的想:自己现在一个念头就可以去到34年之后、去到2018年?

这不是胡扯吗?

然而随着他的想法生出,诸多夜星般的光点开始闪烁起来。

同时杨建设也感觉自己的身体剧烈抖动起来,吓得他赶紧攥紧了手中的网兜。

这两条大黄鱼是唯一能陪伴他的东西了。

还好身体抖动的过程很短暂。

接着星光黯然、光芒大亮!

他所处的环境由封闭的船舱变成了开放的海边!

杨建设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太阳高悬,阳光如金洒满近处的海面与土地。

往近处看,他处在海边一处礁石上。

时间舱将他投放在这里,在他前面是一片连绵平缓的岙口,有县城里都少见的平坦公路,有一辆辆反射了阳光的汽车呼啸着奔驰而过……

顺着公路往远处看去,远处有洋气结实的楼房此起彼伏,有好些人成群结队的吆喝,也有货车、推土机等大车在缓缓行驶……

他转过头去,身后是他熟悉的、广袤的海面。

远方海上飘飘洒洒分散着几艘机动船——他没有见过的机动船。

这些船的船体雪白,造型优美、曲线流畅,有的娇小却速度很快,像是广播里提到过的快艇……

更远方有大船拉响汽笛悠游而来,他遥望大船,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大家伙!

一切如梦似幻!

诸多陌生而新奇的场景让杨建设口干舌燥,忍不住的就去倒吸凉气!

他忍不住的想:时间舱灌入自己脑海中的信息都是真的?

自己现在是在未来的2018年?

这就是三十四年后的世界?

那现在国家发展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了吗?

乱七八糟的想法出现在他心头,他呆立在岸边礁石上犹豫了好一会,最终决定顺着公路去走走。

渔家子弟从来不缺勇气和冒险精神。

杨建设想既然自己的遭遇很离奇、既然自己难以置信,那就去找人问一问,去四处走走看一看,看看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不过他已经相信了自己的遭遇是真实的。

因为时间舱灌入他脑海中的信息中有最重要的一条,便是时空飞船可以隐形藏于海水中,如果他要回到时间舱、回到1984年,那只要回到它停靠的位置召唤它即可。

杨建设离开礁石之前召唤过它,隐形的飞船出现在他身边来着。

这东西看不见但摸得着!

这样他每次寻找飞船其实还挺费劲的,得像盲人一样摸索才能确定它的位置。

而且以后他使用飞船必须得很小心,不能让人看见,否则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在眼前,肯定会引得满城风雨。

所以他得想办法找到时空船遗失的船壳:

完整的时空船拥有他无法理解的诸多能力,其中船壳的能力之一是拟形。

它可以改变自己和时空船的形态,比如变成一艘普通渔船,或者是他刚刚看到的漂亮快艇。

杨建设琢磨着脑海中的信息,顺着公路快步走了起来。

2018年的道路走起来真舒坦,宽阔且平坦,初冬的阳光晒着人、晒着黑漆漆的马路,让人浑身从内到外的感觉舒坦。

2018年的环境也好,路边种的树木排列整齐,个头匀称,树与树之间还有花圃,即使初冬依然有花朵绽放。

最吸引他的还是跑在公路上的汽车。

这条路上的车比他在县城里看到的多,也更新颖好看,造型非常——高档、洋气。

又是一辆轿车从他身边开过去。

然后这辆轿车减速停下又给倒了回来。

车窗落下,露出前排坐着的一个戴着蛤蟆镜的汉子和一个姑娘,姑娘还亲昵的揽着汉子的胳膊,看年纪他觉得是兄妹。

汉子探头出来摘下了蛤蟆镜,杨建设忍不住往蛤蟆镜上多看了一眼。

他在县城里还有《电影画报》里看到过蛤蟆镜,城里人都把它叫麦克镜,因为前几年电视里播放了美帝国主义拍的一部电视剧,叫《大西洋底来的人》。

《大西洋底来的人》里头的主演叫麦克,他很喜欢戴蛤蟆镜,而且戴上后很帅气,现在城里的青年们热衷于戴蛤蟆镜便跟麦克有关。

杨建设也是个青年,他其实也想戴一副蛤蟆镜。

但这东西不便宜,他们县里只有百货大楼才有卖,最便宜的都要五块钱。

他买不起。

买得起也不太敢买,在他们渔村里戴蛤蟆镜有风险,因为这东西太酷了,容易被借、被抢甚至被打——一些盲流子青年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还酷。

另外,在老人、姑娘眼里戴这个不踏实、不正经,正经人谁戴蛤蟆镜?

他盯着汉子的蛤蟆镜看,而汉子则盯着他手里网兜看,看着看着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兄弟,你这两条大黄花哪里来的?”

来到个陌生的时空、陌生的地点,杨建设略有些紧张,便没有说话,只是举起网兜给汉子看了看。

汉子又盯着大黄花的鱼头、鱼鳍和鱼尾巴看了看,脸上笑意越发浓郁:“这是你在海里钓的?是两条野生家伙?”

杨建设疑惑了。

大黄花鱼肯定都是野生的,否则还能是养殖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显得友好又合适,便还是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汉子旁边座位上的姑娘坐直了身躯,好奇的看向杨建设问道:“帅哥,你是哑巴?”

杨建设挠挠头。

这个姑娘头发披散、脸雪白嘴唇通红,打扮的妖里妖气看起来不像个好人,不过很有眼力价,一眼看出他长得帅。

他不能让人误会自己是哑巴,便赶忙摇头说:“不是。”

见他开口。

开车的汉子更有兴趣了,问道:“这两条鱼你刚钓到?刚出水?”

杨建设合计了一下时间,说:“不是,出水得一个多钟头了。”

汉子点点头,问道:“你这鱼打算怎么处理?是准备自己吃还是卖掉?”

杨建设耿直的说道:“肯定是卖掉。”

大黄鱼有什么好吃的?

卖掉换钱去买大米白面和猪肉,这东西才好吃呢!

汉子顿时露出笑容,说道:“那真是缘分来了,你卖给我怎么样?价钱好商量。”

杨建设还未回答,旁边的姑娘拉了汉子一把娇滴滴的问:“哥,这真是野生大黄鱼?我看着怎么跟你渔场养的大黄鱼没什么区别?”

听着身边佳人的疑问,汉子起了卖弄的心思,说:“你外行人看起来一样,放内行人眼里区别很大,看鱼头鱼鳍和鱼尾巴,野生的和养殖的不一样。”

“简单来说就是,野生鱼头小而尖,养殖的看起来浮肿;野生鱼鳍和鱼尾都宽大有力,养殖的软塌塌的。”

“为什么?因为野生大黄鱼游动的多,要躲避天敌捕食、要自己捕食、要洄游,它们运动量大。”

“养殖的呢?就跟养殖的鸡一样,天天圈在个小地方不用动弹,所以它鱼鳍鱼尾巴没劲,这就叫用进废退。”

姑娘听的赞叹道:“哥你真有学问。”

汉子笑道:“其实分辨大黄鱼是野生还是养殖,有个最简单方法,就是看鱼鳔。”

“这鱼平时是深海鱼,要深潜要上浮,鱼鳔锻炼的肥厚结实,养殖的大黄鱼没有这些机会,鱼鳔轻飘飘的。”

姑娘说道:“这个可不好看,得剖开鱼肚子才能看到鱼鳔。”

“用不着。”汉子自信一笑。

他推开车门下来提了提腰带。

杨建设看着他身上笔挺的西服和脚上雪亮的皮鞋肃然起敬。

这是个大老板!

汉子上手在鱼肚子上捏了捏,姑娘赶忙抽出两张柔软的白纸递给他。

白纸软绵绵、松散散,像是裁剪的云彩。

杨建设今天真是小刀剌屁股——开眼了。

他见到了好些新奇的好东西。

汉子接过纸巾擦擦手随手扔掉。

风一吹,纸巾飘走了。

这让杨建设特别心疼。

多好的白纸怎么就这么扔了?

毛主席说过,贪污和浪费都是极大的犯罪。

这汉子在犯罪啊!

然而人家的注意力都在两条大黄鱼上。

这汉子颇为兴奋的说道:“很好,是两条野生货。”

“不过,”他话锋一转脸上又露出遗憾之色,“可惜它们是白天钓上来的,身体分泌的金黄色素都被紫外线和阳光给分解了,很影响它们价值。”

杨建设老实的点点头。

这个确实。

捕捞大黄鱼得晚上进行,大黄鱼晚上捞出来的金灿灿、很漂亮,白天特别是晴天时候一出水很快就会变得白惨惨、不好看。

汉子看到他点头后便知道自己掌控了局势,自如的说道:“我看你打扮是渔民,肯定懂行,那咱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叫姜成博,这是我的名片。”

说话之间汉子从车里摸出一张小纸片递给杨建设。

小纸片硬邦邦、很滑溜,通体金黄色,杨建设拿在手里一看,它在阳光照耀下能显示出一朵花来。

姜成博继续说道:“你这两条鱼个头不错,都得有两斤多,要是品相好的话在市场一斤能卖两千块、在码头能卖一千五。”

“可你这品相不行,咱这也不是在市场,所以我一斤只能给你一千块。”

“这样咱手头没有称,那我给你个痛快价,两条鱼合计算你五斤,给你五千块,怎么样?”

怎么样?!

杨建设直接吓得眼皮蹦了三蹦!

五千块?

两条大黄鱼给我五千块?

这价钱太吓人了,以至于他忍不住的反问了一句:“就这两条鱼,你给我五千块?同志,你在跟我开玩笑啊?!”

姜成博却误会了他的意思。

他的反应还有称呼都太反常了。

听在他和姑娘耳朵里反讽的味道很强烈。

姑娘这边乐了,说:“哥,他说你是同志,是不是啊?”

姜成博不理财她,冲杨建设恳切的说道:“小哥,这价钱真是公道价了。”

“你这是野生大黄鱼没错,但不是纯野生,钓上来的这些大黄鱼几乎都是从养殖场里跑出来的半野生大黄鱼,我给你已经是公道价了!”

他想了想,又叹了口气:“一斤我再加一百块,给你五千五百块——这价格你要是觉得不美丽,那你可以去码头栈道市场问问。”

“你们钓到石斑鱼、大黄花都是在栈道市场卖对吧?我在那片经常收鱼,你这种白天钓上来的大黄鱼真就是这个价,当然你要是有渠道送进酒店另说……”

“这大黄鱼你拎着没法保鲜,还是卖给我吧,我跟你说你卖给我亏不了,不信你去栈道市场打听打听,我做生意从来都是童叟无欺……”

喋喋不休中他转身进车里拿出个厚实的皮夹子,打开后里面是红艳艳的一扎纸币。

只见姜成博短胖的手指飞快的在纸币上滑翔,迅速清点出一沓子递给杨建设。

杨建设愣愣的接过来。

这些红彤彤的纸币——是钱?

他没有见过这种钱,但随即想到这是2018年,那这应该是新式的钱了。

杨建设文化水平不高,却不是没有见识的人。

他平日里喜欢念书读报听广播,知道84年代用的人民币已经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套钱币了,年初的时候国家央行还发布了一条新闻,说正在规划第四套人民币。

第四套人民币最大币值将变成100元!

所以哪怕没有见过这套纸币,他也知道这是真钱。

姜成博看着他接过了五千五百块,说道:“那咱交易就算成了,你看你把大黄花……”

杨建设不等他把话说完,痛快的将网兜递给了他。

五千五百块,两条大黄花鱼。

他不卖那是傻子!

姜成博拿到两条新鲜而肥硕的野生大黄花鱼后很高兴,上车后拉出个小箱子收拾出一些瓶瓶罐罐将鱼给放了进去。

车上的姑娘着急的凑到他跟前说:“哥,这冰箱很干净,装鱼多可惜……”

“可惜什么?”姜成博兴奋的嘿嘿笑,拉过姑娘就亲了一口。

杨建设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

什么情况?

这两人不是兄妹吗?

怎么亲嘴了?

而且、而且,那姑娘怎么还伸舌头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