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声坠落 第一章七年

第一章七年

书名:无声坠落
作者:Leexunhe
更新时间:2023-07-20 11:23

再次回到这里,陈落看着眼前陌生的街景,有些唏嘘。他已经七年没有回来过了,七年时间,让这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破败的城镇,变得繁华起来,街道两边点着艳红的灯笼,昏黄的灯光暧昧地撒在地上。陈落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曾经发誓再也不要回来这里,但是命运的捉弄让他无可奈何。

干燥寒冷的冬季风驱赶走了最后一批迁徙的候鸟,明明落了雪,可他却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一场潮湿的暴雨,黏黏糊糊,闷得让人上不来气。

雪纷纷扬扬,陈落快走几步想要赶上前面的绿灯去街对面的酒店,他这次回来并不是为了感春伤秋,这边最近要修度假村,公司有投资意向,但却又不太放心,所以就让他先过来接触一下。

陈落吸了吸鼻子,寒气顺进鼻腔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在还有十米的距离,绿灯转红,陈落卸了劲,无奈地笑了笑,很多事都是这样,明明再近一点就可以赶上,但也正是因为那一点点而错过。但是还好,有些事不能重头再来,但红绿灯却可以。

又等了一分半,陈落过了路口。酒店是公司提前订好的,原本这项工作是另一个同事的,但是对方的妻子临产,这项工作便落在了他头上,酒店离要建度假村的工地很近,走路只需要二十分钟,坐车会更快。陈落拿了房卡,一边想着明天的工作一边上了电梯。

据说开放商那边的人也住在这家酒店,陈落看了眼显示屏上停下来的数字,电梯门打开,他下了电梯,而门外的几个人走了进去。

陈落背对着电梯离开,没有注意到电梯里那一道灼灼的视线。

打开房门,陈落绷了一天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下来,他长舒了口气,把行李箱放在床边,在床上躺了下来。他不喜欢回到这里,在这里总会让他无可抑制地想起那些明明快要忘记了的往事。

如果可以,那些事情他一辈子也不想再想起来,这个地方他也一辈子不会想回来。

陈落揉了揉头发,从包里拿出了一颗糖,半年前公司体检,医生劝他把烟戒了,他的肺已经有些发黑,陈落看了拍的片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抽过烟。

一开始戒烟确实很难,他在床上坐立难安,实在忍不了了他就咬自己的胳膊,疼得狠了就什么也不想了。过了段时间再去医院,医生看见他满是疤痕的胳膊,又骂了他一顿,然后让他吃糖试试,他这样才不再那么伤害自己。

他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也许是第一次搬出那个家的时候,也许是对方后来穷追不舍的时候,但是他却永远记得,在很久以前的那个夏天,巷子里搬来了新邻居,领居家有一个总爱逗他玩的哥哥。

他们家当时开了家杂货店,妈妈经常打牌,所以放暑假的时候通常只有他在店里。那天很热,风扇在头顶上摇摇欲坠地吹着,那种老式吊扇声音总是很大,让原本燥热的夏天更加令人觉得烦闷。

他趴在柜台上玩手里的玻璃球,门口的铃铛忽然响了一声,他抬起眼,是邻居家的哥哥。他坐了起来笑着和对方打招呼,又问他什么时候能来自己家吃饭。

对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过两天,然后又让他拿一包烟。他想了想,把柜台上摆着的「禁止向未成年人兜售卷烟」的牌子给对方看。

对方忍俊不禁,笑着说他怎么这么可爱,又解释说自己是给家里来的客人买的。陈落还是有点不相信,但是比自己大的人,总会带有一点威严感,他从柜台里拿出一包烟,接过对方的钱,想了想又警告他:“你不许骗人啊!”

对方笑着点点头,陈落噘着嘴看他离开,随即又想想起了什么似的,他跑到阁楼上打开窗户,他盯着对方的背影,看到他在巷子末尾点上了烟。

陈落皱起眉头,从阁楼上下来继续趴在柜台上,吊扇嗡嗡的声音让他心烦意乱,对方抽烟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陈落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追了出去。

陈落惊醒,他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今天太累,他刚刚躺在床上不小心睡着了。此刻已经四点,陈落叹了口气,去浴室洗漱,再睡他也已经睡不着了。他捧了一捧水泼在脸上,因为没有睡好,他的脸色有些发白,陈落又用自己带的毛巾擦了擦脸,酒店的毛巾质量不好,一擦总会掉一手毛,所以他从来只用自己带的毛巾。

陈落把毛巾挂起来,刷过牙之后坐在床边规划今天的工作。他今天要去工地考察,还要去考察周边的环境,然后再回来写报告。陈落拿起电话叫了早餐,然后对着窗外发呆。才四点,窗外只有路灯的光亮,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地面上盖着薄薄的一层雪,这边天气不算冷,所以大概早上的时候雪就会化掉,任何美好的东西都具有时限性。

早餐送上来的很快,解决了早餐之后他开始打开电视看今天的当地新闻。这是他工作几年来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总要先看看这里的地方新闻来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新闻播完之后已经是将近八点,陈落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出门去考察。

开发商来接应他的是那边的工程师,他来的不算晚,但是工地已经开工了很久了。他等在小亭子里,雪早就化完了,地上湿漉漉的,工地再过几天天更冷一些就不能再继续施工了,因为担心建筑材料之类的冻住。

一阵寒风吹过来,陈落冷得缩了缩脖子,他搓了搓手,一抬眸看见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他站了起来,心里猜测这大概就是对方的工程师。

过来的那人看上去很高挑,即使是工地上的蓝色工装也让他穿得很好看,那人逐渐走得近了,陈落脸上的笑意随着对方渐近的脚步慢慢僵硬在脸上,像是被风冻住了一样。

那人终于走到他面前,冲他一笑,说:“你好,我是这次项目的总工程师,我叫孟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