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恶毒寡嫂今天洗白了吗 第4章 鸳鸯戏水

第4章 鸳鸯戏水

书名:恶毒寡嫂今天洗白了吗
作者:黑芝麻汤圆
更新时间:2023-07-20 11:24

顾今砚时常在想,时槿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说他坏,他又让沈姝华为顾容重新娶了个二房,他用意为何?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

经历过前世的一切,顾今砚本以为自己对时槿的脾性了如指掌,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不了解他。

“二少爷。”

门外响起下人的声音。

顾今砚回过神,“进。”

下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走了进来。

那是大夫人煲的汤,他现在在长身体的阶段,大夫人就每周都会亲自下厨为他煲一次汤,然后让下人送过来。

顾今砚和以往一样喝下。

不久后,他觉得有点燥热。

心烦气躁的,顾今砚决定走出门外透透气。

他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来顾家后花园这里逛逛,这里花团锦簇,有凉亭,有池塘,里面还养了一群锦鲤。

但是,现在他没有什么心情赏鱼。

下意识的走到温泉池旁。

顾今砚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大晚上的跑来这里,但现在他只想脱了衣服,一头扎进温泉里。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让他一愣。

“今砚。”

安禾的心砰砰跳着,明明很害怕,却仍然鼓起勇气,把头贴在顾今砚的后背上,抱着他的腰,大胆道:“今砚,让我来帮你好不好?”

顾今砚眉头一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都是安禾搞的鬼,她在汤里下了药。

他一把甩开安禾的手,看着地上的安禾,顾今砚呼吸粗重,眼中是想杀人的寒意,“安禾,你想找死吗?”

安禾从地上爬了起来,带着哭腔道:“今砚,我年龄与你相仿,长得又不差,你就算接受我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而且……难道现在你的身体不难受吗?”她诱哄着,“就不想,让我帮帮你吗?”

她不甘心的、像条蛇一样抱上顾今砚劲窄的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顾今砚额头已经流下了汗,眼神也深沉的吓人,声音嘶哑:“滚!”

“今砚,你接受我好不好?这事我不会和大夫人说的,除了我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啊!”

下一秒,她被顾今砚推开,重重扇了一巴掌。

嘴角多了一抹淤青,流出血迹。

“安禾,不想死的话最好现在就滚,这句话我不说第三遍!”

顾今砚浑身寒意蔓延,安禾被看的浑身发怵,再也不敢说什么,跌跌撞撞的慌忙跑了。

“…贱女人。”

顾今砚闭了闭眼,压制住内心的暴躁。

他脱掉自己的衣服,一头扎进了温泉池里。

水面泛开一圈涟漪,冰凉的池水漫过周身,但却犹如饮鸠止渴,让他怎么也不够。

“有什么想不开的……”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顾今砚睁开眼,这时自己的手臂突然被人抓住,用力往上拉。

顾今砚冷笑一声,反转住那人的手,一拽,那人瞬间被拉下了水池。

“咳……咳咳……”

在看清那张脸的一瞬间,顾今砚愣住了。

时槿从水底浮上来,抹干净脸上的水渍,与顾今砚对视上,也是身体一僵,瞬间感到一阵五雷轰顶。

“怎么是你?”

顾今砚眼眸深沉,嘴角笑意玩味。

“嫂嫂,你是夜里太无聊了,非要找点事干吗?我在池子里泡的好好的,你偏要凑过来,和我个玩鸳鸯戏水?”

月光倾斜打在他身上,衬得他的肌肤肌理细腻,臂膀线条紧实流畅。

水珠从顾今砚黑色发间滴落,顺着喉结滑到分明的锁骨处,最后嘀嗒一声,落入水面。

这张脸近看时,真是十分撩人,明明才十几岁的年纪,偏生长了一张妖孽的容貌,尤其是那双眼睛,狭长而锐利,犹如致命的毒药。

时槿有些尴尬,看了看四周,“温泉?我还以为……”

他还以为有人要跳水轻生,而且又没看清顾今砚的脸,要是看清是他,绝对不会救的!

现在的自己吃力不讨好,还弄了个一身遭,时槿暗道倒霉。

“以为我要干嘛?轻生?啧啧,嫂嫂,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啊,宁愿自己落水,也要来救我。”

时槿脸上有些挂不住,耳垂烧的微红,所幸是在夜晚,看不太清,他恼怒道:“你胡说什么呢,明明是你把我拽下来的。”

这顾今砚真是有病。

自己一片好心,反倒被咬一口。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因为池水的浸泡,贴在了身上,把身体的曲线全部展露了出来。

的亏是个男的,要是是个女的,他可就没清白了。

顾今砚的眼眸有些暗。

在他面前的时槿,就像是个勾死人的妖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致命的风情,这种湿身诱惑什么的,最是无形中挑逗人。

偏偏这个时候,时槿还觉得这衣服湿答答的贴在身上难受,想要把衣服脱下来,下一秒,他眼前突然一阵旋转,顾今砚贴了过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一手掐着他的腰,把他堵在温泉边。

时槿愣住了,反应过来后,瞳孔紧缩,“顾今砚,你神经病啊!”

顾今砚道:“嫂嫂,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

“很什么?快放开我!”

顾今砚咽了咽口水,嘴角突然绽开阴冷又猖獗的笑意,“平时你在大哥面前就是这副姿态吗?难怪能把他迷的找不着北呢。”

手指勾了勾时槿的脸,带着点暗示性意味。

“你放肆!”时槿气不过,想都没想一巴掌扇在了顾今砚的脸上。

“我可是你大嫂,你竟然敢对我说这种话,信不信我告诉你大哥?!让他知道你这个弟弟到底是个多龌蹉的人?”

顾今砚没想到时槿会打他,因此没躲开,在看到面前人怒火中烧的漂亮双眸,以及他因为过度激动而剧烈起伏的胸膛后,不怒反笑。

“你猜这句话说出去,大哥是信你还是信我?”

时槿急促的呼吸着,眼尾微红,像是喝醉了酒,然而事实是他因为太生气了,肾上腺素疯狂飙升。

“顾今砚,你有种。”

说完,瞪了顾今砚一眼。

“还不放开我?是想挨第二巴掌么?”

顾今砚摸了摸自己的脸,上面火辣辣的,这时槿还真是舍得下手,他舔了舔唇角,兴奋的笑。

“第二巴掌有什么不好的?被嫂嫂这么好看的人打,你难道不觉得是奖励吗?”

时槿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顾今砚唇角微微弯起,指尖摩挲着时槿的脸,在他震惊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满是戏谑的脸。

凑近几分,低声喃喃:

“嫂嫂,还请尽快回去吧,不然你再留下来,我不能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等着。”

时槿爬上岸,还不忘回头威胁。

“看以后我有机会了怎么收拾你。”

说完,飞速离开了。

盯着时槿月色下的背影,顾今砚低笑一声。

“时槿,我就是要恶心你,看到你那一副比吃了苍蝇还难看的表情,我真是爽死了。”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皱了皱眉。

“安禾这个小婊子,下的药还真是够猛。”

眼神满是暗色,顾今砚捏紧拳头,闭上眼。

看来,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身体的燥热还没褪去,顾今砚目测自己要在这里泡一晚上了。

回到房间,时槿快速脱掉衣服,洗了个澡。

躺在床上后,他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仍是觉得心里恶心的慌,比吃了屎还难受。

他长教训了,以后不能这么好心了,太乐于助人也不是什么好事,今天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顾今砚……”

时槿咬紧后槽牙,似乎要将这个名字嚼碎吞进肚子里。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小叔是个深藏不露的流氓啊。

而且还很像是那种男女通吃的,与他作对也就算了,千万别盯上他了。

不过时槿也觉得大概率不可能,顾今砚估计就是为了恶心他才这样的。

时槿开始回想原主是不是和顾今砚有仇,但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对,现在的剧情才刚发展到他嫁过来这会儿,怎么着也不能这么快就开始被顾今砚惦记上。

而且他们两个素来没交往,又怎么会结仇呢。

时槿烦躁的挠了挠头,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

不过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以后看到顾今砚,就绕着走,这样总不会出错了。

第二天,顾今砚发烧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槿有些好笑。

活该!

这叫什么?这就叫做报应!

这天气,大晚上的去泡温泉,你顾今砚不生病谁生病?

不过听到另外一个消息后,时槿笑不出来了。

安禾被赶出了顾家。

听说她一大早就收拾包袱走人了,东西全被清走了,连她房间睡过的那些被单被套,也全被烧了。

具体原因大夫人没声张,只说是安禾心术不正,品德败坏,有损顾家风气。

时槿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安禾这是惹怒谁了?

她的确不是什么善茬,但自己还指望着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呢,没想到孩子都还没出生,就被赶走了。时槿叹了口气,看来,他要想想其他办法了。

“阿槿,我手头要管着顾家和一堆别的麻烦事,抽不开身,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今砚了。”

“啊???”

时槿看着眼前的沈姝华,有些懵。

越不想什么,越是要来什么,他觉得老天爷在跟他作对。

但没办法,顾今砚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小叔,他没有理由拒绝,只好答应了。

走到顾今砚的房间门口,时槿站了好一会儿,才推开了门。

房间内,顾今砚躺在床上,闭着眼。

或许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他没有什么精气神,双目紧紧的闭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看到这样的顾今砚,时槿想,怎么不把你烧傻了呢。

他冷哼一声,走了过去。

察觉到动静,顾今砚睁开了眼。

看到时槿,他有些意外,接着皱了皱眉,“是妈让你来照顾我的?”

时槿瞥了他一眼,“不然呢,我是犯什么错了,要主动来照顾你,用这个来惩罚我自己?”

“……”顾今砚抿了下唇,突然,又幽幽冷笑了一声。

“既然要照顾我,你就要尽到你的职责。”

“嫂嫂,我渴了。”

时槿把顾今砚的水杯递过去,“里面还有水,喝吧。”

“我要喝热的。”

时槿看了他一眼,“麻烦事真多。”

说着,去给他接热水了。

接好后,时槿再度把水杯伸过去,“给,热的。”

顾今砚只是伸出手碰了碰,感知了一下温度,然后就道:“太热了,加点冷水进去。”

时槿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照做了,随后,顾今砚又道:“喂我喝。”

“你三岁小孩啊?喝水还要人喂?”

顾今砚盯着他,眼神凉飕飕的,里面却有着某种得意的神情,“嫂嫂,我可是病号,你该不会连这一点要求都做不到吧?”

时槿忍着,坐到顾今砚旁边,然后把水杯喂到他旁边。

顾今砚不紧不慢的喝完水,又对时槿道:“嫂嫂,我饿了,去给我做饭。”

时槿算是明白了,这顾今砚故意找茬呢。

不过,要他做饭是吧,行,看他不咸死他。

时槿竟然很一反常态的没说什么,转头就出去了。

厨房,时槿快速炒好饭,然后,拿起一包盐。

哗啦一下,半包盐下了进去。

一旁的下人看了目瞪口呆,“太……太太……您这盐下的是不是有点多啊?真的是人吃的吗?”

时槿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放心,喂狗的。”

“哦……”

等等。

顾家哪来的狗?

等时槿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碗蛋炒饭。

顾今砚闻到饭香,睁开眼,有些诧异,这时槿竟然真的会这么乖乖的给他做饭?

不对劲。

“饭做好了,吃吧。”

顾今砚却没这么老实,而是一副看穿一切的神情,“你先吃。”

时槿皱眉,“这饭是做给你吃的。”

“饭前你总要帮我尝一下味道吧?万一盐放多了,或者酱油放少了呢?”

“你说是吗?嫂嫂。”

被顾今砚这么盯着,时槿只好硬着头皮吃了一口。

啊啊啊,好特么的咸!

内心惊涛骇浪,时槿表面上却风平浪静,强忍着想吐的冲动把那一口饭咽下,把碗递过去,“味道很合适,吃吧。”

顾今砚扫了一眼,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嫂嫂,忘了和你说,我不吃葱的。”

轰隆一声——

时槿仿佛能看到自己龟裂的表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