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爷今天也没有被气死 第二章臣不知

第二章臣不知

书名:王爷今天也没有被气死
作者:古今
更新时间:2023-07-20 11:26

次日退朝后皇上将老丞相留下去书房议事,任植坐在书房开口询问:“不知皇上留臣所为何事?”

皇上目光灼灼地看着丞相道:“丞相可知这几日民间关于湛王的传言?”

任植仍是一脸正气,可脸颊却微微抽动,咬牙道:“臣不知。”

皇上呷了一口茶:“小安子,说予丞相听听。”

“嗻。”小安子躬身行礼,“丞相大人,奴才听闻湛王和任柒公子两小无猜,少年时便互定终身;又听闻湛王以前救过任柒公子,于是任柒公子心许湛王,二人相处下来便发觉彼此是一生所爱;还有传闻是任柒公子救过湛王,二人情投意合。”

任植嗤笑:“就这?”

小安子继续道:“还有些不靠谱的版本,什么任柒公子为爱去战场援助湛王,湛王为爱救下任柒公子,导致腿疾;任柒公子其实一直跟在湛王身边,二人早已如同成婚一直住在湛王府,奈何丞相上门夺子……”

任植气得差点拍桌,碍于皇上颜面,冷哼:“一派胡言!”

皇上抬手让小安子退下:“丞相莫气,都是些传言罢了,我们自是知道,任柒从未离开京安,也不存在两小无猜。”

“皇上既然知道是传言为何还这般?”

“无风不起浪,那些故事是假,可情感是真。”

“皇上怎知情感是真?”

“自是问过湛王。”

“皇上怕是会错意了,臣昨日也问过任柒,绝无此事。”

皇上很自信:“明日带任柒过来,朕要亲自问问。”

任植:“……是。”

——

昨日皇上亲自前往湛王府,柯熠湛气质阴沉,仍旧半躺在床上,见皇上来了也未做表示,只是淡淡地道:“皇兄。”

皇上名为柯熠克,是柯熠湛的一母同胞的哥哥,大了柯熠湛十二岁,于柯熠湛而言,亦父亦兄,二人感情很好,柯熠克虽前年就已继承了皇位,而柯熠湛依旧叫他皇兄:“湛湛近来可好?”

柯熠湛眼皮微动,声音终于带些活力:“都说了不要叫我湛湛。”

柯熠克假装咳嗽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你可听到什么传言?”

“乱说话的都被我赶出去了。”

柯熠克又假装咳嗽掩饰尴尬,义正言辞:“乱说话就该赶出去!”

“嗯。”

“为兄听说你和丞相家的小儿子好像……有什么?”

柯熠湛继续皱眉:“有什么?”

柯熠克两手将四指握住,大拇指相对动了动:“就是这种关系啊。”

柯熠湛皱起的眉头就未舒展过:“胡说八道!”

柯熠克充耳不闻:“管家说任柒前段时间总过来看你。”

“嗯,十次有八次被我轰出去了。”

“为什么轰出去?”

“烦人。”

“他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烦?”

“总是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一些废话,扰乱我清净的生活,实在是烦人的很。”

“哦。”

“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柯熠克脸上挂着笑容:“嗯,我懂我懂。”是爱情!

柯熠湛转头看向自己的皇兄:“真的懂了?”

柯熠克神色严峻地点头:“当然。”真的是爱情!

翌日任柒随着他爹一起去见皇上,你来我往一番敲打后,皇上终于道出了主旨:“任柒啊,你可愿嫁于湛王啊?”

任柒似是受惊,拱手作揖,再抬头时眼眶微红,眸中含泪:“臣不愿。”

任植眼中的任柒,是被皇上吓到的乖巧儿子,皇上眼中的任柒,是被丞相压迫不敢说出真心话的苦命人,而任柒纯粹是离家时用辣椒水涂手上,趁着作揖时偷偷摸了一下眼。

皇上一副看未来弟媳的神情:“朕懂。”

任植以为皇上终于看开,放下心来:“谢皇上。”

任柒也放下心来:“谢皇上。”

任植和任柒前脚刚回府,后脚圣旨就到了,还是小安子亲自前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丞相之子任柒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湛王年已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子与配。值任柒亦无婚配,与湛王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湛王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工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任柒内心无数小人在乱跳,恨不得立刻接旨,面上却要保持沉痛,一副千言万语无处诉说的模样看着他爹,随即“忍辱负重”地接过圣旨,声音苍凉:“谢主隆恩。”

小安子刚走,任植就气得破口大骂:“这个小皇帝居然还真把我儿子嫁给湛王那个瘫子,我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觉得我是前朝老臣,几次三番想压我一头……”

任植话没说完,就被任柒的娘任夫人截住话头:“老爷,慎言。”

任柒也安慰道:“爹,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任植摸了摸任柒的头:“苦了我们小柒了。”

任柒乖巧:“爹,我无碍的。”我真的不苦!

任夫人拉过任柒的手:“行了,你先回房吧,我同你爹聊聊。”

任柒满面担心地离开正厅,而后想了下他爹身体一向硬朗,应该不会气出什么毛病出来,而且有娘在,再大的火气也抵不过他娘的三言两语,于是放宽心回自己院子,刚进院子便开心地蹦起来:“多福!”

“少爷你回来啦!听说刚刚宫里来人了?”多福跑到任柒身边

“对啊,皇上来赐婚了。”

“恭喜少爷!”

“我也要恭喜你啊。”

多福挠头:“少爷恭喜我作甚?”

“笨,”任柒进屋坐下,“我进湛王府,你肯定也跟着我去,到时候你再找那湛王府的闲叶姑娘不就方便多了。”

多福脸红:“我……我和闲叶姑娘没什么的。”

任柒捏了下多福的脸:“谁都逃不过我的法眼。”

多福垂头丧气:“我只是一个小厮,闲叶姑娘定看不上我。”

“你可不要看轻自己,你只需要赢得闲叶姑娘的芳心,其他嫁娶之事交给我便可。”任柒倒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随即一口喝下,不知在说谁,“近水楼台先得月,来日方长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