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废帝就废帝 第二章他疯了还是我疯了

第二章他疯了还是我疯了

书名:废帝就废帝
作者:师灵柩
更新时间:2023-07-21 11:25

纱帐外,小太监看着显然已经迫不及待的萧明矜,脸色有些难看,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萧明矜自顾自穿好里衣,见小太监还站在原地没动静,蹙眉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给朕更衣?”

“啊?是,陛下。”小太监不敢多言,忙上前伺候,只是神色依旧惶恐,更衣的手也微微颤抖。

萧明矜皱眉,今天伺候的宫人怎么笨手笨脚的,明天得让刘春贤换个机灵点的。

他挥挥手:“行了行了,就这样。”说罢顺手披上一件大氅,转身快步往外走。

小太监大惊失色,忙追上去喊:“陛下!”

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萧明矜推开殿门,半只脚才踏出门槛,忽见眼前白光一闪,下一瞬,耳边传来利剑出鞘的争鸣声。

彼时月上中天,洒下万里清光一片。

锋利且冰冷的剑刃紧紧的贴在萧明矜白皙的颈脖上,距离他颈下命脉,仅有半寸。

萧明矜就着脖颈处的冰凉,扭头看着站在门边的男人,先是一愣,而后蹙眉,想起不久前的事情,他不由的有些头疼,“你还真的阴魂不散。”

不久前还只是扬言要取自己的脑袋,现在倒好,直接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了。

谁不夸他一句够胆。

“赵易然。”他自幼被娇宠着长大,脾气委实不算好,又怕自己去迟一步来不及救燕聆,此时心绪焦躁难安,几乎要咬牙切齿了,“你是造反上瘾了吗?”

赵易然左耳进右耳出,面无表情地收剑入鞘,他拱手行礼,礼貌有余,恭谨不足:“不敢,卑职只是奉命替陛下守好殿门,好让陛下可以安心养病。”

“养病?”萧明矜愣了下,下意识问了句,“养什么病?朕又没病……”

说着忽然顿住,他皱了皱眉,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今晚寝宫里守夜的宫人不对,赵易然作为禁军统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更不对。

萧明矜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慌乱,胸腔里的心脏没由来的开始加速跳动,一下又一下地撞在胸口,像是下一瞬就要从里面跳出来,萧明矜不自觉攥紧了掌心。

他回过头来,黑沉的一双眸子泛着冷冽的寒芒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面前的赵易然,“你刚才说奉命,奉谁的命?”停了一下,又问:“是燕聆吗?”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赵易然面无表情地扶着腰间剑柄,挺直了腰板,闻言看也不看他一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今天玩明知故问这出是吧?

他祖籍在北方,生的高大魁梧,身高直逼八尺八,站在谁身边,都能衬得对方三分小巧玲珑七分小鸟依人,往门前一站,便是一座小山。

——把萧明矜的去路挡了个结结实实。

生怕这小昏君一言不合又要闹幺蛾子,赵易然虽一言不发,却也不动声色地防备着,哪成想,一垂眸,好巧不巧的和萧明矜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他登时怔住,那双宛若黑曜石一般的瞳仁如同浸在水中,若不是看自己的眼神过分冰冷,带着某种上位者的审视,他几乎要以为小昏君哭了。

被这么一打岔,那些到嘴边的讽刺之言也说不出口了,赵易然被生生噎住,不好说是,也不好说不是,只得别开脸去,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对面。

萧明矜见状,一颗心往下沉了沉,赵易然这个反应,说明自己猜对了。

其实也不算意外,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能胆大包天到敢软禁当朝天子呢?

也就他燕聆了。

不过,他比较在意的是,五年前的这个时候,燕聆不是应该在天牢里吗?怎么现在燕聆不仅没有被自己下狱,反而转过来把自己给软禁了?

上一次明明不是这样的,是自己的重生影响了什么,导致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吗?还是燕聆那边发生了什么?

萧明矜蹙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电光火石间,一个荒谬至极的想法不受控制的跳了出来,既然自己这样罪孽深重的人都可以重来一次,那燕聆为什么不行?

萧明矜怔住,对啊,燕聆为什么不行?

赵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看着萧明矜的表情从疑惑不解到震惊再到最后的茫然无措,不由得皱起了眉,总觉得小昏君今天好像有点奇怪。

他上下扫人一眼,明明哪里都没变,连衣服都还是那一套,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甚至还能隐隐瞧出几分天子威严来。

白天的时候别说天子威严了,那简直就是个小疯子,又哭又闹,不让他出门还就地撒泼打滚,哪有半点九五之尊的模样。

这都算了,他居然还咬丞相!那么大一个牙印啊,再深点都要咬出血了,又不是狗!再怎么说,好歹也是一国天子,竟然动嘴咬人!说出去都丢脸。

一想到这,赵易然就感觉牙疼,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在丞相彻底把持住朝政之前,还不能动这个昏君。

等平静下来,他垂首,双手抱拳,语气还算恭敬,说:“陛下,时候也不早了,还是请回去好好休息吧。”

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又给在萧明矜身后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

小太监不敢不从,颤颤巍巍走上前来,朝萧明矜行了个礼,抖着声音道:“陛、陛下,奴才伺候您就寝吧。”

萧明矜并不理会,他将所有杂乱无章的思绪统统压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着面前的赵易然,沉声说:“朕要见燕聆,你让他来见朕。”

赵易然充耳不闻,态度不冷不热,“卑职会代为转达的,请陛下回去就寝。”

“你……”萧明矜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强硬态度,尽管着急,但也知道今晚是没办法见到燕聆了,好在燕聆现在并没有性命危险,自己还有时间。

他深呼一口气,点点头说好:“那烦请赵统领明天让燕丞相过来见朕。”怕赵易然阳奉阴违,又补充,“朕有要事要同他商议,请他一定过来。”

然后转身进屋。

赵易然都做好了自己拒绝后,这人又和以前一样哭闹着要强闯的准备了,却没想到这次竟然意外的安静和乖顺,倒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看着萧明矜的背影,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眼花后忍不住想:是他疯了还是我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